作文:叛逆与束缚
高三 记叙文 932字 238人浏览 土拨鼠装修门户

作文:叛逆与束缚(2013年3月厦门市高三质检作文题)阅读下面的材料,根据要求作文。有人说:真正成功的人,本质上流着叛逆的血,摆脱一切限制。

也有人说:一支笔,可以画,可以写,但必须让一只手握住。

对上述说法,你有何感悟和思考?请自选角度,自定立意,自拟题目,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议论文或记叙文。

要求:①必须符合文体要求;②不得抄袭,不得套作。

范文示例

叛逆不是狂欢

随着时代的变迁,随着越来越多呼吁言说的声音出现,人们不再屈从于懦弱,而是在叛逆中获取精神的满足于愉悦。于是有人说:“真正成功的人,本质上留着叛逆的血,摆脱一切限制。”然而,这般不受任何限制的叛逆真的对吗?克尔凯郭尔曾叹:“人们最大的悲哀不是软弱,而是过于强大,乃至于漠视上帝。”诚然,叛逆是一个时代进步的必须条件。正如《家》中觉慧的叛逆,让他走出封建礼教的罪恶,走向新生。社会更需要这样不合时宜的举措,来抨击那些隐藏在面具之下的罪恶。

只是,当叛逆之声愈演愈烈,演变成全民的狂欢盛宴,当摆脱限制被当成漠视一切秩序,这样的叛逆,便偏离了社会需要的轨迹,倒成了一场空喊口号的闹剧。

叛逆少年们自认为活得精彩而轻视法律,落得终生悔恨的下场;网络愤青们自视时代的新声音,毫无理智只知以为抨击,当期待异声成了只余骂声,把叛逆当做狂欢的人们,正如伏尔泰所言,“手持圣旗,满面红光走向罪恶。”相比之下,新诺奖得主莫言,便获得了一场“沉默着的胜利”,许多人不满他的极少反抗,不似鲁迅等所谓爱国志士们在世界面前扬眉吐气。但难道莫言不是叛逆的吗?他的作品中充斥着太多对社会现象的无情揭露,而在生活中却谨遵叛逆精神的实质吗,不让其失去控制,只剩下狂欢般热闹过后的一片空白。因此,于我,叛逆是可以的,甚至是必须的,但不受限制、漠视秩序的一类却不再有益。“一支笔,可以画,可以写,但必须让一只手握住。”我们可以言说己见,可以身体力行斥责不公,但这一切都应有理智,有公德,而不是一味随波逐流,而不是一味哗众取宠。

面对国王的仪仗队,贝多芬站在路边不屑一顾,歌德却毕恭毕敬施礼。叛逆者们自是无尽推崇贝多芬,咬牙切齿对歌德,却未曾想过全社会都无视礼法只知忤逆,那么倒真是天下大乱一片灾祸了。从这个层面来说,时代需要贝多芬,时代更需要歌德。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