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回首,泪不流
高一 记叙文 1199字 34人浏览 JOJO媛媛91

有一个人,我认识她九年,再过一段时间,就十年了。

她是我的朋友吗?我怕是常常这样问自己。或许不是吧。我又否定了自己这个荒谬的念头。是敌人。我认真地点点头,是了,我最了解的朋友,现在是我的敌人。

我可以告诉你们,她的名字叫刘奕,是我在这世上,最最讨厌的人。或许现在,就不讨厌了,讨厌过了头,就可以变得漠视,就当,我不认识她。

我讨厌刘奕,也讨厌对别人低声下气,所以,我讨厌别人,不,是任何人,对刘奕低声下气。凡见此类情况,立马出声呵斥,我只是想让她难堪,知道自己的身份有多低贱。不得不说,我对以前的出身是很在乎的,我的外公外婆和爷爷,无一不出身名门显贵,甚至祖上还赞助了徐悲鸿,但后来因为某种原因,那些农民出身的分了我们的财产。以至于现在,我对那些人的嫌恶。

我曾经无数次地压在刘奕的头上。因为我从小到大,总是习惯跟人问好以后,背过身去,听他们对我无数的夸奖。而刘奕,那个来自乡下的,却没得到过几句,很少。

所以再后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她总是以一种极其卑鄙的手段,想要我身败名裂,一败涂地。但总是事与愿为。比如说把我身边的好友拉过去,说我几句坏话给他们听,或是列举一些根本莫须有的“污点”给我。

左不过是我从不在意,因为什么呢?因为本大小姐是本大小姐,青山都没了又能怎么样呢?大不了再找一座。天塌了又能怎么样呢?大不了东山再起。

很多次,每一次,我都不曾泪流,因为没有必要,因为我知道,无论如何,我都会赢。我甚至从来都没有觉得委屈,因为没必要,这是必然的。她不过是想翻身,不过,只要我踩在她头上一日,我就能踩一辈子。她总是把自己看得很高,很自以为是。但是她却忘了自己最最卑贱的基础。

我很了解她,非常了解她,甚至可以不非吹灰之力打败她。我曾经是多么傻啊,我甚至以为,我和她曾是最好的朋友。而她却在暗地里,明刀暗刀插了不少。话说我曾经,也是那种提起鞭子就抽,看不顺眼就打的那种火爆脾气。说起来,我还应该感谢她,磨没了我的火爆脾气,坐下来,一边看着怡然的小说,一边盘算着怎么不被伤得伤痕累累,还能反将她一军。

再后来,我发现我身边有越来越多的心机婊。她们明面上是我的朋友,却无时无刻不在想,怎么从我这里最大限度地捞到好处。我曾经的好朋友,长相是蛮好看,但却是个塌鼻子。被誉为所谓的“女神”。很久才洗一次澡,很久才换一次衣服。其他的就不说了,穿衣服也很没品位。这便是心机婊一,表面上的人畜无害,只是为了掩饰她内心深处那些恶心、卑鄙、而且讨厌的想法和念头。好吧,被出卖了无数次以后,我终于学乖了。我甚至不再同往的,用无数美好的言语称赞她,我开始讥讽她,无限表示出我对她的厌恶。——你以为,别人夸你几句漂亮,你就真的是女神了?而且最最无语的是,她一考好就羞辱我,拜托,我考一百的时候,您老人家还不知道在几十分混呢。

其实还后很多很多,以刘奕为首的一众心机婊蜜糖婊绿茶婊„„围着我,所以,眼泪不能流,只能在心里流。

再回首,泪不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