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我影响最大的一个人
初三 记叙文 2154字 4173人浏览 植应姬

对我影响最大的一个人

薛法根

有人说,人的一生有“三幸”:出生时有个好母亲,上学时有个好老师,工作时有个好领导。在成长的道路上,能遇到庄杏珍老师,是我最大的幸运。庄老师曾经三次到人民教育出版社参加小学语文教材编写,与叶圣陶等老一辈教育家一起研究,对语文教学情有独钟,见解独到,用她的话说那真是“爱也难,不爱更难”!由是,她以自己严格的爱,纯粹了我的课品,引领我走上了语文教学的正道。

走语文教学的正道

在新苏师范上学的时候,我就听说了“庄杏珍”这个名字,苏州女子师范毕业的,是我们的校友,更是学校的光荣。第一次听庄老师上课是在学校的礼堂里,只觉得她浑身都是劲,说话干脆利落,像竹筒撒豆子,句句精神。可惜那时的我不太用功,及至93年春天庄老师应邀到我校指导,要听我的语文课了,我才后悔当初没有好好揣摩其中的诀窍。

依稀记得那次我上的是《十六年前的回忆》,讲述的是李大钊被捕及牺牲的故事。课文与学生的生活有距离,学生不太感兴趣,也很难真切地体会李大钊的大无畏精神。为了上得精彩一些,给特级教师留下一个好印象,我就提前让学生读熟了课文,并布置学生写了一段读后感,生怕学生在课堂上接不上嘴、说不出话。课自然上的比较流畅,自我感觉还很不错,便喜滋滋地等着庄老师评课。谁知,庄老师二话没说,一针见血地戳穿了这个课前的“小把戏”:这是在上课吗?上课不是表演,要走语文教学的正道!一瓢冷水羞得我无地自容,也浇得我如醍醐灌顶:真实,是课堂教学的生命!

面对形形式式的语文课堂,面对众说纷纭的各家言说,我始终记得庄老师的告诫:你要有自己的主心骨!这个主心骨就是实事求是的科学态度:从教与学的角度来说,教师要真心实意地教,学生要实实在在地学,教学要扎扎实实;从语文教学的本质来说,语文姓“语”,小语姓“小”,要把握好语文教学的“质”与“度”,不偏不倚。从此,我拒绝虚假,避免极端,走上了语文教学的正道。“简简单单教语文,扎扎实实促发展”,我对语文教学的基本观点,正是来自于自己对语文教学的深切认识。其实,根治自身教学顽症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在专家面前真实地展露你存在的问题,请他们毫不留情地给你做思想内源的“外科手

术”,让你在“痛苦”中脱胎换骨!遇到像庄老师那么一位“外科医生”,着实是一生的幸运。

课品即人品

庄老师一身正气,敢说敢做,她的眼里“不揉沙子”。98年,我成为当时江苏省最年轻的小学语文特级教师,一时颇为沾沾自喜,经常外出上公开课。一次,我在常州上《她是我的朋友》,课堂上一位女同学表现特别积极,每次提问都要抢着回答。一回,我的问题刚说完,其他同学正要读熟思考,她却抢着举手,嚷着:“我知道,我知道!”我随口说了句:“我知道,就你知道!”那位女生赶忙放下了手,低下了头,似乎偷偷地流泪了。我曾想弥补一下自己的过失,大概是顾着上课进程吧,直到下课都没有抚慰她。精彩的课堂教学似乎也让人容易忘却课堂上曾经发生的不快,我也很快就把这个课堂细节淡忘了。谁知,庄老师不知从哪儿知道了这个课堂上的“小插曲”,晚上突然打电话给我,询问我最近上课的情况,特别问了我那一个课堂细节。她严肃地对我说:“有的错可以改正,也可以原谅;有的错却不可以犯!课品如人品啊!”是啊,教学水平再高、教学能力再强,如果他失却了人文关怀,也就失却了人格魅力,那么,他的语文课堂将永远没有生命力、没有感染力。课堂无小事,事事育人;教师无小节,处处美德。一个语文教师,如果不把学生放在自己的心里,那么就难以做到“用心”教学。真正的语文课堂,应该让每一个学生如沐春风、如饮甘露;真正好的语文课,应该似润物无声的春雨一样。人,有人品;课,有课品。人品有高下,课品有好差。一个语文教师的人格魅力奠定了他的语文课堂的品位,课品即人品。而美德,是衡量人品、课品的基本准绳!我们语文教学磨砺的不仅仅是自己的教学技艺,更重要的是锻铸自己的人格品质。庄老师用她一生的语文教学生涯,给我诠释了这样一个朴素的真理。

严格的爱

俗话说,“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此话不假。在长期的课堂教学磨砺中,我逐渐形成了自然朴实、幽默大气的教学风格,庄老师也很为我的成长感到高兴。然而,谁又会想到,当初庄老师手把手教我备课、教我上课时,那种“煎熬”让人难以忘怀。每次备课,庄老师总让你详详细细地复述一遍教学过程,然后抓住你备课中的漏洞,一阵“穷追猛打”,问得你哑口无言,批得你体无完肤。所以,我们这些个弟子都“战战兢兢”,备每篇课文都不敢有丝毫的大意,一定要反复地琢磨每一个教学的细节,考虑课堂上可能发生的各种意外。

庄老师逼我们想得更复杂一些、准备得更充分一些,于是,在课堂上就更从容一些、更自如一些。课前的求全责备,正是为了课上的胸有成竹;课前的“煎熬”,正是为了课上的“轻松”。直到现在,我才领会庄老师那与众不同的带教方式,才明白庄老师的良苦用心。

小学语文教材中有一篇课文《“精彩极了”与“糟糕透了”》,说的是一个叫巴迪的小男孩,他每写一首诗,他的母亲总是说“精彩极了”,而他的父亲却总是说“糟糕透了”。其实,这是两种不同的力量,一种是鼓励和赞扬,一种是批评和鞭策。在我的成长道路上,庄老师以她严格的爱,让我始终谨慎而又充满自信地前行,最终走出了一条属于自己的语文教学之路。遇到这样的恩师,实乃大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