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的神灯
初二 记叙文 1448字 19人浏览 暧昧已成殇free

双全是我哥哥,我叫双贵。我们是一对孪生兄弟。我们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工人家庭,家庭条件不太好。我父母文化程度都不高,但我们兄弟俩都很听话、争气,都双双考上了大学,也都有了一份不算太好的工作,就委曲生活吧。 我爷爷是前秀气才,当过教师。听父母说他的文章写得好,在当地很有名看,写对联、书信、诉状甚么的都会,乡里谁家有求,他必应。或许他老人家的文学细胞隔代遗传给了我们兄弟俩,我们都爱舞文弄墨,写点东西,但少有发表。我们实在不气馁,照旧苦读苦练,稿子投了退,退了投。父母看在眼里,急在心里,默默为我们操心。特别是母亲,常为我们叹息:“这俩孩子呀!老大不小了,也不思找个女朋友,就知敲敲打打,这能当饭吃?”这话不胫而走,不知甚么时候传到我姨妈耳里。一天,姨妈给我妈出主张,说她有一个亲戚在大学当教授,还是作家,熟悉的人特多,不如先容先容给你俩娃熟悉,拜他为师吧。母亲告知我们这一消息,我们自然求之不得。 哥哥比我来得快,他选定几篇自以为满意的稿子,由我姨妈领路来到了刘教授家。刘教授看在我姨妈的份上,很是客气,认真地帮我哥改了一稿,并称赞他文字功力还不错,并帮他推荐了这篇稿子。很快,我哥就有一稿见报了,因而更加勤奋了,一付未来作家的架式。 我也不甘落后,找了几篇自以为满意的稿子,来到刘教授家。敲了一遍,门未开,二遍未开。很久,刘教授才出来开门,看到我手里一撂稿子,不怎样热情和兴奋。我来到他的书桌前,看到他眼前放着一篇还没有写完的文章,他紧锁着眉头在寻思,我也不好开口说话,立在那里。好半天,他不耐烦地说:“小青年呀,不是我说你,你不是弄文学的料,你还是找找其他前途,别在这上面耗了。”我吃了一口闭门羹,悻悻地回了。 我辞了那不太好的工作,只身来到广州,我要实现我的人生价值。我和其他来此闯天下的打工者一样,好半年找不到满意的工作。吃的是饱一顿、饥一顿,住的是打游击,工棚、路边都躺过。我给人家在街上发了一个月传单,又给保险公司倾销业务二个月,做家教二个月。前半年基本上是流浪生活,猪狗不如。我被人家当面撕过传单,也被人家吐过口水,还被小孩戏弄过。特别是有一回,

我没看路,踩上了人家的宠物狗,遭到一顿毒打不算,还陪了二百块钱的医药费,方才脱身。 幸亏一个老乡先容我往一个建筑工地,我干小工,管吃管住,还有六百块。我硬挺了三个月,终究吃不消那个苦,只得走人。 我找啊找,找到了一家送水公司,老板好心留用我。天天我踩着三轮车来往于那几个小区,楼上楼下地每家每户送水。听说这老板最初也干过送水工,后来才开了这家送水公司。我以他为榜样,咬紧牙度过一个又一个难关。 一个星期天,我送水到一个客户家里,看到这家主人在训斥他女儿:“还差三个月就要高考了,你还打游戏,看你拿甚么往考?”“我这不是学累了吗,放松放松一下都不行。你不看看这些题目有多难,你来做做看!”女儿顶着。“我做,我做!是你考,还是我考?”父亲恨铁不成钢气得发颤。看到这场面,我灵机一动,说:“老板,我来帮她看看,她可能确切碰到困难了。”说完,我就主动拿起那几道题,好在我的高中基础较好,不一会儿就全解决了。老板很兴奋,女儿也兴奋不已:“他好利害耶,我想了一个上午也没想出来,他这么快就弄定了。”后来老板说:“你当她的家教行吗?白天你送水,晚上到我家睡,辅导她一个小时。一千元少很多?”我赶紧说:“很多,很多,可以。”因而,我在那家当了三个月的家教。我终究睡上了一个比较舒适的地方,而且,还有很多文学书籍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