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梦娇《一棵开满花的树》
初三 散文 1404字 256人浏览 刘12345025

原文:一棵开满花的树

我不由得停住了脚步。

这是一棵怎样的树啊:几十条藤蔓弯弯曲曲的缠绕在斑驳的树干上,像天生的一般紧密贴合。树的冠是墨绿,已显风烛残年之态,可树干上的花蕊恣意地开放着,笑得一脸春光灿烂,开的旁若无人。

“花儿是粉的。”我安安静静的想,“那棵树上的花儿是桃花色的。”

“乖孙哟,来吃奶奶烙的糖饼啦!”一声绵长的召唤飘荡在村子上空。一个浑身是泥的小女孩像游鱼似的一下子钻进了那个温热的、带着好闻的糖饼味的怀抱中去。

“你这丫头,跑哪里疯去了,看看你这一身泥,这可是昨天刚给你做的新衣裳。”奶奶一边责怪着,一边拉着我去洗手。

“奶奶,奶奶,你说树会开花吗?”我天真的问。

“树啊,应该不会开花吧„„”奶奶停下了手中的活计,看着大口吃糖饼的我,很认真的回答。

“奶奶你骗人,村西头就有一棵开花的树!什么,你不信,好,我们走,这就走,看谁说得对,奶奶,快走快走。”

“哎哟哟,小祖宗,你慢点,慢点„„可算停下了,累死我了。”奶奶佝偻着腰,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奶奶直起腰,用手搓了搓眼,过了一会又搓了搓。看奶奶这表情,我暗自得意,终于又一次把奶奶给比下去了。

正对着人的是一挥橘红色的夕阳,那棵树在夕阳稍偏左处,原本桃红色的花儿被染上橘黄的光辉,真是活脱脱的一幅美丽的油画。

“乖孙,看看这花,这树,这还是你爸爸小时候种下的,现在都这么大了„„”奶奶用手抹了抹眼角的泪花。夕阳下,祖孙俩,说着暖心话。

“多么美好的日子啊!”我在心里默默感叹。

用手抹了抹眼角,重新迈开脚步,突然我想回老家,看看那一棵开满花的树。

修改文:一棵开满花的树

我不由得停住了脚步。

这是一棵怎样的树啊:几十条藤蔓弯弯曲曲地缠绕在斑驳的树干上,像天生的一般紧密贴合。墨绿的树冠已显风烛残年之态,树干上的白色花朵却开放得恣意,开放得旁若无人——多美的花的呀!

俯首嗅去,一股久违的清香扑鼻而来,带我回到过去的时光:

“乖孙哟,来吃奶奶烙的槐花饼啦!”随着一声绵长的召唤,一个浑身是泥的小女孩像游鱼似的,一下子钻进了那个温热的、带着清香味的怀抱中去。

“你这丫头,跑哪里疯去了,看看你这一身泥,这可是昨天刚给你做的新衣裳。”奶奶一边责怪着,一边拉着我去洗手。

“奶奶,奶奶,你说树会开花吗?”我憋着笑问。

“树啊,应该不会开花吧„„”奶奶停下了手中的活计,看着大口吃饼的我,很认真的回答。

“奶奶你骗人,咱们家就有一棵开花的树!什么,你不信,好,我们走,这就走,看谁说得对,奶奶,快走快走。”

“哎哟哟,小祖宗,你慢点,慢点„„可算停下了,累死我了。”奶奶费力直起腰,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跟着我来到大门外的槐树下。

西天正挂着一个硕大的的夕阳,是温热的橘红色。那棵树在夕阳稍偏左处,原本白色的花儿披着橘黄的光辉,活脱脱一幅美丽的油画。

“奶奶,槐花不是槐树的花吗?”不待她回答,我追上一句,“要不你咋老说槐花饼呢?”

“哟,机灵鬼,奶奶咋就没想到哟!嗯,这么说,我乖孙吃着奶奶做的槐花饼,是吃了槐树的花哟,怪不得长得越来越俊呢!”

“嘻嘻,嘻嘻„„”我笑了,有些不好意思,更多的是得意。

“呵呵,呵呵„„”奶奶笑了,有慈爱,也有娇宠。

夕阳下,祖孙俩,说着暖心的话儿,笑得好开心。

“多么美好的日子啊!”看着眼前这棵别样的树,我在心里默默感叹。 突然好想回老家,再看看那棵开满花的槐树,再品尝奶奶做的槐花饼子,更要陪一陪风烛残年的奶奶——爸爸说,她常常坐在树下,眺望着通向村外的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