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筝与风
初一 记叙文 759字 39人浏览 O珍珠美人品牌O

风筝与风

我爱放风筝,但不希望给人看见,看见了就如同梦裸给别人看了。

一根细细的线,牵引着我的梦想那是我一首诗里的句子,简单但却真实。刚开始学放风筝时,是坐在地上等着风吹过,风把风筝卷起,我只是一个拉线的人,而别人说我懂得把握时机。正当窃笑之际,一转身,飞得好高的风筝重重地栽了下来,上得快,跌得重,是风在作祟。

后来学会慢慢地倒退,手臂一上一下地拉线,和着点微风让风筝平稳的升到一定的高度。但慢慢发现我要的不止是这个高度,于是开始加线,1500米、2000米、2500米风筝从大变小,最后变成一个点,而手被线勒出道道红条,那是高的代价,然后又开始担心它会断线吗?

渐渐知道那是很空的东西,那么高有意思吗?于是我开始在没有风的时候小跑,让风筝真正地从手中飞起来,线也只用200米左右,找块石头压着线盘,自己静静倾听天空里的大蝴蝶和云朵的呢喃,想着天后面的另一个世界。 最终我选择在春天放风筝,在没有风的日子里放风筝,穿上一件单薄的衬衫,在绿荫下任风灌满衣袖,鼓鼓囊囊。全靠自己的双脚跑出一阵风,带着我的梦,飞,飞,飞奔跑的汗液中,酝酿着真实的自己。

后来的后来,我不再去放风筝了,只是当我在那些稚气的脸上看到我似曾相似表情,我会想,有一天他们又会站到我的位置上,看着另一些被我称做的他们。

其实这只是一个蜕变的过程,渐渐明白那些天外来风不足以承载起心的重量,风筝只是从我的视线里暂时消失了,被我把它藏到了心里。我怕梦因为待在心里的时间太长,翅膀退化,无力再飞,亦被或虚荣或浮华的东西压得透不过气来,成了姥姥的木头箱底的嫁妆,美丽而无力。

茫然之际,看见一个霜扑两鬓的老人拉着一根短短的线在天空中细数青春的纹路,大脑拼命地捡起那些梦的断壁残痕,凭着记忆想恢复一张时光的地图。老人突然抬起头来,轻轻地问我;小姑娘,你是来放风筝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