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文
初一 散文 1364字 25人浏览 BR开膛王子

隐于世外的“幽菊”

披着熹微的晨光,伴着轻盈的朝露,荷锄清理荒秽。纵然“草盛豆苗稀”纵然“朝露沾衣,却只求不违本心。漫漫一生,有菊,有酒,有诗足矣。他是诗人,是隐士,是茫茫洪流中的一支逆流——陶渊明。

他像是浮躁社会中的一角冰山,高洁而又清凉。可能是因为与追名逐利的社会格格不入,他归隐田园的选择遭到人们的质疑。有人说他是消极避世,但我认为则不然。在宦海的十三年,他被官僚阶级的黑暗与腐败压迫,高洁的志向,伟大的报负无法施展。他只能看着百姓被压榨、欺侮,公平被肆意践踏。但他却无力反抗,改变这个世界。这是他只有两条路,要么与黑暗社会同流合污,被他腐蚀、同化;要么选择离开。他选择了后者,在污浊中保持自己的本心。

他宁可在清贫中站着死,也不在富贵中跪着生。他享受着“采菊东篱”的悠闲,在神秘的桃花源中修养心灵,“引壶觞自酌”“眄庭柯怡颜”慨叹人生,放浪形骸,可谁又知道他内心的孤寂,没有志同道合的朋友,虽有“亲戚之情话”却不能与其交流精神。

试问现代社会中有几个人有陶渊明的勇气,为了保持自己的节操,高尚的志向,毅然放弃所有,归隐林田的气概。又有谁有不为五斗米折腰的铮铮傲骨。适应社会固然重要,但不是失去本我,变成没有独立思想的行尸走肉。

陶渊明很了解自己“性本爱丘山”,他明白自己想要的,并且坚定不移的追求。现在也许多数人的“桃花源”都已被社会乱流湮没,连自己都找不到了吧。

铁血柔情——林冲

那一夜风雪交加,劲风压倒茅屋,雪花染白大地。在这白色世界里有一个身影挑着花枪向东而去,背后熊熊大火点明天际,仇敌的鲜血染红白雪。

有很多人批评他软弱隐忍,苟且偷安。高衙内欺侮贞娘时,他忍了;高俅陷害他,使他刺配沧州,他也忍了;董超,薛霸在押解路上对他的欺侮并想在途中杀死他,他也忍了。到军营中他逆来顺受,忍辱苟安,甚至想安身立命。他这种隐忍苟安在大英雄身上格格不入。但我认为这是他负责任的表现,是他善良本性的表现。他之所以不违背触怒高太尉,不惹是生非,是因为他还想着能回去与贞娘团聚,他对贞娘有责任。从他在走时给贞娘休书就可看出他作为男子的担当。正是这份牵挂令他处处忍让。而他不计较董超,薛霸对他的野蛮,是他明白他们也是被高太尉所指使,不杀他也无法回去交差甚至他们也可能受迫害,这便是他如大海般广阔的胸襟。

他的勇猛刚强自是人人称道,且不说上梁山后三打祝家庄,高唐州大战。单说风雪山神庙,他手刃仇敌,挖出心肝,割下头颅,祭奠山神。他虽然谦退隐忍,但他嫉恶如仇,长久以来压抑的怒火就在那一夜爆发出来,他性格中像冰一样冷酷的一面。也正是那几刀斩断了他心中对那黑暗社会的最后幻想与退路。这也足以现出社会之黑暗,连林冲这样忠厚老实的人都被逼上梁山,还有谁能苟且。

好一个“算得到,熬得住,把得牢,做得彻。”的铮铮男儿——林冲

游山小记

日暖余霜,燕啄春泥。山脚青草几簇细嫩,坡面绿叶数点欲滴。信步而上,清风顺势扑面而来,蟋蟀沿途擦耳而鸣。脚踩乱石几近倾倒,面迎曙光将达山顶。路虽崎岖,岂坠登临之志;石虽乱涌,不改坚持初心。云随风而转,树顺势而挂。山之顶,景之极。夕阳已而将逝,天地染红一片。极目远眺,平原流水,净收眼底。居高临下,意气风发。十五六年纪,岂无壮志凌云。如夕阳晚霞喷薄而出,如嫩草古树迎风而上,如赤鹰大鹏扶摇直上。迎风呼啸,余音嘹亮,展翅翱翔,我心飞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