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欲养愿亲待
初一 议论文 1009字 335人浏览 sherryranve

子欲养愿亲待

送给高考完,要填志愿的每一个人。

我在火车站送父亲回家,那时我表现出前所未有的拿不在乎,抬头偷偷地看了看父亲,岁月似乎在一夜间爬上了他的眼角,他的眼睛看起来很不自然。看见我正在看他,他下意识的转过了头,说:“火车来了吗?”火车终于来了,他嘱咐了我几句,也无非就是好好照顾自己,没钱就打电话„„我仿佛若无其事的答应着。他快步跨进车厢,头也没回。我低着头,默默地走开,好孤单。

在公交车上,终于抑制不住自己的感情,抽抽泣泣的哭着,不敢出声。那时我认为最好的办法,就是让我的袖子喝干我的眼泪。浸湿的袖子里是一片黑暗,而刚才离别的情形却清晰地出现脑海中。父亲的身影不断浮现在脑海中,他正坐在柔和的灯光下,认真的看着《报考指南》,比对任何事情都认真,他嘴里嘟囔着:“不要报的太远,回家都不方便。”我没说什么,依旧坐在那里看电视。

第二天,要报名了,我坐在电脑前,独自、大胆的、失心疯般的填上一个外省的院校,过后仿佛很满足的出去了。父亲回来后并没有多说什么,反而比以前的话更少。“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命,做好自己要做的,剩下在听老天的”。父亲并没有多少知识,但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这样说。

公交车到站了,每个人都下车了,我在最后。吃晚饭,回到旅社后已经很晚了,独自坐在床上,听着mp3. “都说养儿能防老,可山高水远他乡留,都说养儿能防老,可再苦再累不张口„„”眼泪,终于再也抑制不住了,趴在桌上歇斯底里的哭了起来,父亲影像在脑海中倒带,在火车上、在家中、再等下„„种种种种,我哭得更大声了,隐约像是长号,象一只受伤的家犬。不知不觉的就睡着了。

在梦中,父亲的身影分外清晰,他每一次给我生活费,每次开车送我去学校,每一次的每一次。我也曾叛逆过。高考完后,我疯狂地疯,离家几天杳无音信,他肯定急疯了吧,而我却不知情的乐着;报名时,我曾说要到外省去,他手先是一怔,然后是暴风骤雨的怒。我父亲是狠心的,好像不愿为我做一点事。在我的记忆力,他没又到学校里看过我,没说过安慰我的话„„他总是要强调独立,所以很小的时候九层提着行李挤火车。也是由于这样,我可以独立。

父亲工作很辛苦,为一家的生计操劳着,他不曾有过什么怨言,在他的脸上,我没看到过愁苦的,他一直把它压在心里。梦愈深,父亲的形象就越清晰,我可以触摸它。

等我醒来后,天已经亮了,再听一遍«父亲»,“父亲是那登天的梯,父亲是那拉车的牛„„”

我疾笔写下:“我父母是好人,请岁月不要伤害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