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子吟
六年级 记叙文 554字 1358人浏览 点横横

夜已深了,在一间小房子里还闪着昏暗的油光……

孟郊坐在桌子前借助这昏暗的油光正在全神贯注地看书,他那慈祥的母亲手里正把着针线,在为儿子赶制衣裳。

母亲一只手拿着针,另一只手拿着线,在这昏暗的微光下,困难地穿针引线。她穿了一次又一次,儿子已经看了一页又一页,但还是没有把线穿入那细小的针眼。儿子看见母亲如此困难,便说:“娘,您就别做了,您眼睛不好,屋里的光又那么微弱,您还是早点歇息吧。我的衣服还能穿,您不用再做衣裳了。”“儿啊,你难得回来一次,明天就要走了,让我这个做娘的好好尽一下母亲的职责吧!”母亲说。孟郊摇摇头,仍然继续看书,虽然表面他在看书,可心里却在责备自己:“孟郊啊孟郊,你可真没用啊,母亲这把年纪了,你,你还让她给你做衣服,你的良心呢?”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母亲担心孟郊这次出去,可能要过许久才能回来,便把衣服的针脚缝得密密的,使它更结实,更耐久,能穿更久。在缝的时候,她不小心被针扎了一下,但她忍着,心想:“为了儿子,这点小伤怕什么。”

孟郊瞄了母亲一眼,那满头的白发,满脸的皱纹,长满茧子的手,还在缝衣服。孟郊恨自己是一个浪子,不能好好照顾母亲。灯光越来越弱,屋子显得昏暗了许多。

是啊,那一针一线,代表着母亲对儿子的一份爱呀。但正像小草难以报答春天的阳光一样,儿子的那点孝心怎能报答得了母亲那深重的恩情呢?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游子吟10篇同标题作文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