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一作文:死,也是一种幸福
初二 散文 1982字 201人浏览 默默成长鹿

高一作文:死," 也是一种幸福"

高一作文:死, 也是一种幸福

我是一只刚学会飞的小鸟.

孩子, 外面冷, 快进来吧. 母亲那沙哑却依旧动人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不用你管! 我抖了翅膀, 摇摇晃晃的飞走了. 因为刚学会飞没多久, 所以样子有点笨拙, 可笑, 让人觉得我随时都可能掉下来或者一不小心撞上树干之类而一命呜呼.

快下雨了, 小心点啊! 母亲的声音被风吹得支离破碎.

我至今仍旧恨母亲. 是她亲手结束了姐姐的生命, 是的, 她是个凶手, 若不是我亲眼所见, 我也不愿相信这是个事实. 因为我曾认为母亲是用生命来爱护我们, 保护我们. 那件事永远是我记忆中的一场噩梦, 可是它却是真实的.

那是姐姐突然失踪的第二天的早上. 睡眼惺忪的我看见母亲一脸疲惫的回来了, 便急忙问:找到姐姐了吗母亲摇了摇头, 又点了点头, 便又飞走了.

母亲回来时, 已是中午了. 她口中叼了一枝及其娇艳的花, 那娇艳的花在阳光下透着一丝诡媚. 不知为何, 我心中有种不祥的预感.

母亲再次出去时已是黄昏了. 而我心中的好奇与不安促使我冒着飞不好, 一不小心就会撞到树干的危险, 悄悄地跟在母亲的后面.

母亲在一座漂亮的房子上的一个平台上停了下来. 而我则停在离那平台不远的树丛中.

只见母亲走向一个铁笼子. 而我那最可爱的, 漂亮的姐姐就在这笼子中. 姐姐, 正当我想要欢呼着飞过去时, 看见妈妈正在喂姐姐一团食物, 紫红色的, 和那朵花的颜色颜色是一样的.

真偏心. 好东西也不给我和妹妹吃. 我小声的嘀咕.

正在这时, 我竟然看见姐姐在笼子里痛苦的挣扎着, 不久, 便不再动弹了! 姐姐, 你怎么了我冲到笼子前, 声嘶力竭的呼喊着, 可是, 姐姐她扭曲的身躯抖动着, 美丽的眼睛深深的注视着我, 投射着宁静与解脱, 然后, 我可爱的姐姐闭上了美丽的眼睛, 不再动弹我最爱的姐姐永远的离我而去!

醒来时, 已在家中了, 母亲和妹妹焦急的守在床边.

那紫红色的东西是不是有毒我含着泪问母亲, 我听到我颤抖的声音. 是的. 母亲的泪打湿了她胸前的羽毛. 羽毛早已交结在一起, 凌乱不堪. 为什么你太狠了! 我吼道.

不, 我是爱她的, 才这么做的! 母亲的身体抖动着, 无奈的眼里泪如雨下. 虚伪, 我恨你! 我一字一顿的说道.

从那时起, 我便憎恨母亲, 憎恨这个亲手毒死自己女儿的母亲. 我一次次的梦到姐姐惨死的情景, 一次次从噩梦中惊醒, 每回忆一次, 我便憎恨母亲一层. 可是, 这一切, 包括姐姐的死都没有告诉过妹妹. 因为我不希望它活在恐惧与怨恨中. 保护妹妹, 不让母亲伤害她. 这是我在姐姐死后做的决定, 也是我留下的原因. 并且我想等到妹妹能飞时, 带着它一起离开, 离开一个狠毒的母亲.

啊! 我只觉得翅膀好像被什么打中了似的. 眼前一阵晕眩.

醒来时, 我发现我在一个笼子里, 一个与姐姐呆过的很像的铁笼子里. 我身边有水和小米, 我吃了点, 但翅膀依旧很疼. 这时, 走来一个小男孩. 你比上次的那只好看多了, 他说, 一定能卖个好价钱.

原来, 我被人类抓到了!

我哭了. 我再也不能在广袤的蓝天里翱翔; 再也不能栖息在摇曳的枝头; 再也不能引吭高歌; 再也不能沐浴晨光; 再也不能饮清晨闪耀光辉的露珠; 再也不能和妹妹一起在林中嬉戏, 啼啭; 再也不能哦, 从此我没有了自由, 没有了蓝天. 我的家是绿林, 蓝天是我生活的舞台, 没有的翱翔的天空, 那我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我吃力的撞击着关我的笼子; 我试图从铁缝中缩身而出笼子无动于衷; 我开始绝食但一切都是徒劳. 那个可恶男孩硬是扒开我的嘴, 把食物塞到我嘴里. 我噎着了, 我咳嗽着, 喘息着. 泪, 从我的心底涌出. 我扯着我的强壮的翅膀, 我想把羽毛啄断没有了蓝天, 我便没有活着的意义.

笼子外的蓝天, 不知什么时候下起了淅淅沥沥的雨. 我开始想念妹妹, 想念姐姐.

姐姐, 也是在这个笼子里死去的! 我的心念一闪而过. 我理解了姐姐死前那种平静而饱含深意的眼神那是解脱之后的满足, 是得到自由的幸福. 我想起了妈妈面对我的质问时那无奈的眼神, 颤抖的身躯. 我开始深深的自责.

妈妈, 来吧, 妈妈, 救我! 我轻声的呼唤着

孩子, 吃了它吧! 我回头, 看见了母亲. 母亲的眼里依旧写满了苦楚与绝望. 她的羽毛不再鲜亮, 很多地方没有的羽毛, 才两天不见, 妈妈变得如此苍老.

妈妈, 我呼喊着:妈妈, 请你原谅我的无知, 妈妈, 我爱你, 你是我永远的母亲, 伟大的母亲. 我微笑着吞下那团紫红色的东西, 妈妈, 谢谢你! 请不要伤心, 女儿的梦想在蓝天.

我最后看了一眼母亲, 母亲含着泪笑了.

我闭上了眼睛. 我飞走了, 飞出禁锢我的笼子, 我在淅淅沥沥的雨中飞翔. 阳光出来的时候, 我越飞越高, 越飞越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