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末路
高一 散文 744字 229人浏览 5564947

楚狂声,英雄赞,末路曲。

风景苍苍多少恨。他,屹立于乌江之畔。坚毅的脸庞上散布着浓浓的愁绪,奈何伊人在旁,却难以掩平。他败了,败得彻彻底底,江水浩荡,却也无力改写现实的残酷,战袍在刺骨的寒风中鼓起,发丝飞扬,他,长叹一声,举剑,仰天,长眠于此.

想当年,他乃西楚一霸,叱咤风云,飒爽英姿,何等威风。可最终,难免英雄末路,空留后人感伤。那浩浩荡荡的乌江成了他生命的归宿。英雄已逝,感慨长存,昔日,破釜沉舟,背水一战,仿若仍在眼前演绎,滔滔江水弥漫了千年的悲叹,承载着他跨越了千年的悲叹。英雄末路,成就的是千年的神话。站在乌江边上,极目远眺,阳光照耀的东去大江虽已远走,依旧执意为英雄吟唱。在拐弯处猛的回眸,远远抛来浮光跃金,隐隐送来江声浩荡,赞歌从云层弥漫而来。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项羽败了,败得轰轰烈烈,败得顶天立地,败得气势恢宏。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伫立于赤壁矶头,站在苏东坡曾经登临的高处,俯视和远眺,仍可以看到他吟唱昔日英雄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的神采飞扬。赤壁矶,乱石穿空,惊涛拍岸,浪花翻腾着昔人的绝唱。可惜,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东坡如遗世独立,在暮色苍茫中,在温暖的海南静静地踏上了末路。一代才人在经历了数不尽的宦海浮沉,终是挥挥衣袖,淡然踏上陌路。海南的三年,他的生命已进入了冬日,却仍然像巉耳山一样傲然挺立,文情诗思像万泉河水一样浩荡奔流,真是运至苍苍,江水泱泱。孑然一身的孤独,恶壤穷乡的艰苦,他又怎会放在眼里。吟唱赤壁的豪情伴随着他的一生,漫漫末路上仍流淌着他不羁的情思。恍惚中,他手持书卷,大袖宽袍,屹立在椰风蕉雨中。

苏轼走了,走得坦坦荡荡,走得遗世独立,走得淡然静默。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英雄末路未必是一场悲剧,末路也可以演绎别样的风景,无论是惨烈,亦或是静默,都超越于尘嚣世俗之上,照耀万载千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