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我们的曾经
初二 其它 998字 342人浏览 逸云20129

2015年12月31日,元旦前夕那天。同样的一天,同样的时间,只是换了不同的地点和主角。记得2015年六年级的时候,我们都在补习班里,放着震天响的音乐,可乐摇一摇拧开,喷出的泡沫渲染了那天的气氛,恍惚中好像看见了安子夏,顾忆北,夏唯依她们笑着跟我说“2014年的最后一个拥抱”然后我们都笑了,在播放器里插着的U盘后像卡了壳似的,音乐戛然而止,满是人的房间里只剩下我们刻意的笑声。热热闹闹的人群忽然沉寂下来,但又沸腾起来,企图弥补这一瞬间的安静,好像只要乱一点,在乱一点,就可以不用活得那么累,活得那么艰辛。只是,周围的空气更加稀薄了一些,景物也变得朦胧,我只记得那天我们都在笑着,笑得眼泪都奔涌而出,塑料袋的撕裂声,汽水喷溅的声音,满屋的狼藉宣告着我们的明天,宣告着我们的未来。水雾弥漫在眼眶里,却只是在用仰头假装喝饮料的招数来欺骗自己。

顾忆北没心没肺的笑着,用粉笔在黑板上写着大大的”明年见“,没有抑扬顿挫的情感,也没有撕心裂肺的感情,我们就这样互相举杯道一声晚安,然后,转头,回首,再也不见。好像一转眼就走到了尽头,回头却只是一路迷茫。灰白色的路在长长的延伸着,前面却一片白茫茫,一点都看不见,我们根本就不知道,哪一脚会踩上地狱,哪一脚会升往天堂。就好像是小时候特别喜欢看的旧版《西游记》里面的仙宫一样,又好像是天气污染时,产生的、让人厌恶的雾霾。就像一条通往死亡的不归路,可是我们还是踏着这条横跨在生死线上的、灰白色的、长长的路一直向前,前方还有那么多的障碍,一不小心,就是生与死的较量。

每个人都在沉沦着,灯红酒绿,纸醉金迷。顾忆北,夏唯依,安子夏,她们每个人都在冲我笑,笑的那么快乐,而我在她们中间的桌子上坐着,仰头喝水,我想和她们说话,可是很奇怪,我也在笑,笑得那么纯粹,笑得那么真,满屋子的人都在制造巨大的噪音,仿佛只有这样,才能证明自己还活着,还活在这个巨大的星球上,还活在这群尔虞我诈,分辨不出真假的人群中,麻木的、像个僵尸一样活着,无论生活是好是坏,我们都还活着,活得辛苦与否,这就是我们唯一的证据。昏黄的灯光照下来,照到我们的面具上。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前方的路能有多坏,我们猜不到,也不想去猜。那天晚上幸苦笑着的我们,散失在风中了,无论时间过得多么艰辛,那个白色的跑道上再没有挥洒着汗水的我们了,而那些曾在我记忆深处的人,也磨灭掉刻在血液深处的痕迹,一去不复返了。

道一声再见,就真的再也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