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的家规(李梅文)
初三 记叙文 1811字 821人浏览 佳恋淇

“好家风好家训”家庭故事

奶奶的家规

澄江县右所镇小西小学李梅文

参加工作第二年的一天下午,姐姐跑到学校找我,说弟弟触犯家规,被罚跪一天,实行“三禁”(禁食、禁言、禁喝),眼看就要撑不住了,让我赶紧回家劝劝奶奶。回家才知,弟弟被损友裹挟,去了麻将馆。我傻眼了,未敢求情,只能“曲线救国”,哄着奶奶去大伯家待会儿,让姐姐偷偷给弟弟送了点儿水,润了润干渴的喉咙。

“锄头底下出黄金 不赌不吹能持家”。这是我奶奶常挂在嘴边的话。

父亲很小时,奶奶就立下一条规矩:不得参与任何形式的赌博,若有违背必跪于堂前向祖宗谢罪。严重者可削去一指,以示惩戒。

扑克麻将成为全民性娱乐活动已经好多年,可印象中我那当了二十多年村官的父亲,却从没在扑克、麻将桌旁逗留过,严训之下,我们兄妹也不敢越雷池半步,弟弟这回算是“触雷”了。

我的奶奶令我们一家人又爱又怕。她为人泼辣,村里人送了个雅号——“耙子手”,意思是什么都会干,会抓收入,巧算计,出口成诗。老一辈们都赞她“嘴有一张,手有一双”。奶奶极具权威,对我们的家教要求极严。吃饭时不准讲话,不准吧唧嘴,常提醒我们兄妹几个,“男人吃饭如虎(有男人的刚性与速度),女人吃饭如数”(必须有淑女样),“勤脚快手懒眼睛”;做事要勤快,“不要屙金溺银,只求见景生情”;起床要早,“起早三光(颜面洗净----面光,地面扫净----地光,窗明几净----房光),起晚了散慌”;为人

要善良:“平时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不盘是非,不乱串门:“人串门子是非多,鸡串门子进炖锅“„„我们兄妹,做事从不敢偷懒,不敢逾越家规,这全归功于奶奶的耳濡目染。

家规的出炉得追溯到我祖辈。奶奶初嫁时,爷爷家底殷实,拥有良田百顷,牛羊无数。成亲那天,奶奶头戴朱钗,身裹绫罗,乐队吹吹打打,热闹风光。颤悠悠的软布小轿中,奶奶心内窃喜,对未来充满了希望。可她绝没想到,风光的背后,已危机暗伏。那时爷爷家种了不少大烟(鸦片),收入可观、令乡邻艳羡。谁知爷爷在损友的撺掇之下,不仅染上了大烟瘾。还掉进了赌博的泥沼。

进门的当天晚上,奶奶独守一夜空房,爷爷在烟床上过的夜。此时奶奶才后悔万分,不该听信媒人的三寸不烂之舌,心里也暗自责怪父母不多打听打听,就让自己落入火坑。要知道,拜堂之前爷爷奶奶从未见过面,怎生了解对方,一切全凭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奶奶当时就预感到了,今后的日子,前途堪忧。要想过好日子,必须帮爷爷戒赌、戒毒。

从此奶奶开始了她的抓赌生活。年轻时的奶奶虽性子刚烈,做事雷厉风行,却并非有勇无谋之辈。先是怀柔,好言劝诫,设法分化爷爷和那群狐朋狗党的的密切往来;后见相劝无效,就实行武力威吓。带着自家姊妹,雇佣包打听,发动亲朋,实施抓赌战术。刚开始,袭击是百发百中,抓个正着,奶奶指着鼻子,大骂爷爷的赌友,警告他们不得再引诱爷爷,愤怒中几次掀翻牌桌,打碎烟灯,

让这群损友有一阵子都没敢勾引爷爷。无奈后来,沾上毒瘾的爷爷,损友不招自到,且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爷爷和死党巧用游击战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并雇佣专人放哨,奶奶抓赌好多次都扑了个空。见屡劝无效,奶奶赌气回了娘家。

奶奶的父母是老实巴交的小生意人,思想老套、固执,秉承嫁鸡随鸡的旧习。迫于父母压力,加上爷爷登门谢罪,奶奶被父母劝回夫家,继续她的禁赌战争。

吹大烟加赌博似两只巨大的黑手,终把人拽如无底深渊。很快爷爷殷实的家底就被掏空,身体也每况愈下,奶奶几次怀孕均遭流产。我的父亲是好不容易获得存留的遗腹子(那时家道业已中落,爷爷没钱再抽鸦片,身体略有好转,但在父亲降生前一个多月还是撒手尘寰了)。

奶奶一人历尽辛苦带大了父亲。祸兮福相依,家产败光耗尽,却也免了奶奶日后被打成地主婆的厄运。多年的孀居生活,奶奶苦不堪言,个中滋味,寂寞、孤独、无助„„千言万语难以道尽。那段辛酸往事,奶奶每次提起,总是伤心不已,千叮万嘱家人莫蹈爷爷覆辙。她这辈子最痛恨的恶行就是赌博、吸毒。因此才促成了我们家的家规,对弟弟的小惩大诫时刻提醒着我们,必须固守洁净的精神家园。

因为固守奶奶的家规,才有了兄弟姐妹几家人良好的家风。我们今后也会将奶奶的家规传承下去,使之成为家庭之魂。

作者:李梅文

联系电话:13887768538 QQ:411131025 E-mail:l13887768538@163.com 地址:云南省澄江县右所镇小西小学 邮编652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