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此岸(600字)作文
初一 散文 6770字 1417人浏览 琴香欣蓝

精选作文:彼岸、此岸(600字) 作文 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这句诗恐怕是大家最为熟悉的吧!不仅因为她出自于李白大诗人只手,还因为它只用寥寥几字就表达出无可比拟的思乡之情。 那一年,我站立在平沙岛的沙滩边,隔着滔滔江水,眺望那繁荣的现代城市。可以这样说,平沙岛犹如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宁静而舒适,民心淳朴,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小时候的我总认为这里是一个枯燥的笼子,多么渴望能像天空中展翅的小鸟那样飞越江水。我常常来到江边,那儿杂草丛生,野花遍地,时不时有牛儿在水洼里嬉戏。可我在意的并不是这些,江那边的景象次才是我心底地追求一栋栋高楼大厦拔地而起,急速的车飞驰而过&& 这一年,我已经飞出那被我喻为笼子的平沙岛。看着时间的新奇美好,时隔多年,我仿佛已经忘却平沙岛上那纯天然的景象,唯独还依稀记着我曾坐过的那片海滩。多久没有回去了?连我自己也不清楚。再次站在江的这边,望着隔江的平沙岛,我不禁落泪。这儿的夜晚十分漂亮,万家灯火映着头顶一轮亮月,众星围绕只为点缀那暗淡的黑夜。我倚在窗边,抬头望月,繁星点点,闪闪发光,在那遥远的对岸,曾经几何,在同样的夜晚,一个女孩躺在杂草上眯着眼睛望月。现在的我是多么想回去,回到那枯燥的笼子里,感受毫无压力,与世无争的田园气息。 还记得设有说过:以前从家出来找吃的,走路五六分钟就到了。现在出来找吃的,乘车还要十多分钟。以前一出家门,不远就是一片江水,现在也不知道要去哪里才找到江水、大海。 是啊!那片江水,那轮明月,那些花草,那群牛羊都记载着我的不变情怀,现在要去哪里寻回呢? 彼岸依旧,此岸思乡!初二:三芊年

篇一:2009青岛五月模拟考试作文(此岸与彼岸) 分析

2009青岛五月模拟考试作文(此岸与彼岸) 分析

请 以“此岸与彼岸”为题目,写一篇不少于800字文章。要求:自定立意;自选文体,且文体特征鲜明。

此题的构思行文应遵循“实题虚写”的原则。

“实题”若一味求“实”,直接而又具体地写,就会流于呆板,过于平面化,既不能“精骛八极,神驰千仞”地驰骋联想和想象,又不能写出有深度地思想和见解,使文章意蕴表面化。“实题”要“虚”写。“实题虚写”,即由此及彼,展开联想,分析诠释,拓展升华,将具体的事物转化为虚指的现实意义,让读者感悟或领悟你对题目的独到见解和思想。方法:

一、立足本意,把握特点,理解其基本含义。二、立足现实,联想拓展,赋予其现实意义。从“此岸”与“彼岸”的特点入手,快速定位,找出它的比喻义和象征的人生哲理。“此岸”即“江、河、湖、海”的这一边,比喻现在拥有的人生境界。“彼岸”指“江、河、湖、海”的那一边,比喻所向往的人生境界。“此岸”“彼岸”代表着两种人生观:①脚踏实地,立足现实。②追逐梦想,追求理想境界。

据此可立意为:①“此岸”尽管平凡甚或黯淡,却是现实的,实在的,人生的追求应立足实际,不能一心沉湎于对“彼岸”的梦幻之中。②“彼岸”虽然遥不可及,却是“美好的”“另人向往的”,人不应被平淡琐屑的生活所累,而应志向远大,目标高远,执着地追求人生的“彼岸”。③兼顾两方,取其所长。心向彼岸,立足此岸,铸就精彩人生。④批判或感叹一种“这山望着那山高”的人生心态:人生站在“此岸”却心系“彼岸”,到达后却发现一心所向的“彼岸”不过如此,最适合自己的还是以往的“此岸”。

还可以依据“此岸”与“彼岸”矛盾对立的特点,联系实际,合理想象,赋予“此岸”“彼岸”新的现实意义。

“此岸”是充满问题和矛盾的现实世界,彼岸则是和谐共处、其乐融融的理想乐土。有志之士应慷慨有为,拯救社会,心系民生,为祖国的繁荣富强、人民的幸福安康进一份责,出一份力。

“此岸”是平凡而普通的现实生活,彼岸则代表着金钱与物欲的人生享乐。一个人应该,淡泊名利,远离“彼岸”的诱惑,保持高洁的节操。

“此岸”代表着充实忙碌的学习生活,“彼岸”代表光怪陆离的虚拟的网络世界。青少年要远离网络的诱惑,在充实忙碌的学习中增长才干,储备人生。

“此岸”代表着真实而有个性的我的生活(富裕文明的强势群体),“彼岸”代表着同样

精彩而有意义的他人世界(贫穷落后的弱势民众——农民工、留守儿童、智障儿童等)。人与人之间要多沟通,多交流,(多关爱)在“此岸”与“彼岸”之间架起一座桥梁。

“此岸”代表着生命的现实生活,“彼岸”代表着逝去的死亡世界。主题是抒发对死去的亲人(先烈)(汶川大地震中逝去的国人或烈士)的思念哀悼之情。

“此岸”代表着祖国大陆,“彼岸”代表着宝岛台湾。主题是抒发加强交流,早日统一的爱国之情。

“此岸”代表着已知世界,“彼岸”代表着未知的领域。主题是勇于探索、开拓创新(保持敬畏)的科学精神。 „„

此岸与彼岸的风景 王紫坤

仲夏的傍晚,我与伙伴漫步在河边林阴处,婆裟的树影在晚霞的照耀下更显神秘。这是一条活水,在河的南岸可以依稀见到几簇已经绽放的花朵;郁郁葱葱的树木,如锦如缎的油菜花;若隐若现的房屋升起的袅袅炊烟,组成了一幅静谧而又生机盎然的美妙画卷,让我心驰神往。

于是,我与同伴牵手走进了那香格里拉般韵味的南岸。越过河滩上几块堆砌的乱石,开始的神秘幽静逐渐显现在眼前。白杨开始清晰了,房屋、菜地也成了近景,也许是太阳吝啬光芒吧,花儿看上去不是那样的娇人,小草也没有了先前的碧绿,几条石凳好象也年久失修。却是僻静,但也荒凉。眼前突显的差距顿时令人有些失落。

站在南岸,回望北岸,映入眼帘的是青翠茂密的竹林,错落有致的花树,迎风而舞的垂柳,造型优雅的凉亭,一应俱全的健身器材,或休憩或锻炼或拉曲唱戏或聊天谈笑的人们,一片祥和温馨。

这时我不禁感慨,难道是眼睛的虚伪蒙蔽了我的心灵?原来自己置身的世界竟是一片繁华似锦的世外桃源。走在回来的路上,此岸、彼岸的风景交错浮现在脑海,其实,生活何尝不是跟看风景一样呢?我总不满足于现实的生活状况,总想追求另外一种生活,但得到了就不觉得有原来想像的那么美好了。于是一颗心就会在追求———失望,再追求———再失望中变得躁动不安、疲惫不堪。这样的事情现实生活中还有很多,为什么现实总和想像的不一样?今天我终于找到了答

案。现实就是此岸的风景,因置身其中、习以为常而忽略了它的美丽;想像中的生活如同彼岸的风景,因有距离而变得神秘,令人向往。当它一旦成为现实,

就又变成了此岸的风景,你就会再向往另一个彼岸,而当你某一天回望你经过的所有此岸时,你会蓦然发现它们的美丽,你会因当初忽略它的美丽而后悔莫及。

一个看似平常的道理,往往要经历许多事情后才能忽然领悟。其实我们应该珍惜现在拥有的一切,把握现在,享受现实中所有的幸福,生活就会变得充实而美好。

此岸与彼岸 天籁张

山,还是那座山;河,也还是那条河。山依然纹丝不动的矗立在那里,河也依然在昼夜不息地呼啸着、流淌着。 山下,河边,一老一少站在那里,虽然他们的目光都在望着河的彼岸,但是他们的心境、心情以及心中所想所思却截然不同。

少年望着彼岸,心想:我一定要游到那边去,他不想老死在这边,他觉得他所梦想的,都在河的彼岸。

老者望着彼岸,缤纷酸楚的思绪随着哗哗的水声流向40年前——河那边,一个男孩独自在河边望着对岸——就是他们现在的这边。

男孩专注入神,思想的翅膀早已飞向彼岸:那边有什么呢?会是什么样子的呢?疑问、幻想、新地方使男孩无比神往,因为男孩厌倦了他生活着的熟悉的老地方。

然而,湍急的河流在昼夜不息地呼啸着、流淌着。

老辈的人们见他老是在河边呆呆地望着那边,都说他、劝他、安慰他:不要想入非非了,那边和这边没有什么两样,还是面对现实好好在这边生活吧!

可是,男孩心想:我一定要游到那边去,他不想老死在这边,他觉得他所梦想的,都在河的彼岸。

在一个月高星稀的宁静的夜晚,男孩抑制不住那边给他的诱惑,终于鼓足了勇气,不顾被湍急的河水吞噬生命的危险,悄悄地融入了河中。

男孩奋力地向那边——他心中美好的彼岸游过去,心底里充满着热情无比的喜悦和快乐。可是,河面很宽,他游啊,游啊!游得筋疲力尽时,他才发现:原来彼岸是那么的遥远,是那么的高不可攀,需要付出莫大的代价啊!而自己又是那么的微緲弱小??

他游啊,游啊!河心的水流更急,浪花更大,他已经基本上耗尽了再去挣扎和拼博的力气了,只好听天由命地随波逐流,这时他才明白了一个道理:任何事情都没有生命重要。

然而,他的神志早已被飞溅的浪花摩挲得昏昏沉沉了。这时的他,已经失去了左右自己

的能力。他左右不了自己。

潜意识合着水的混浊与苦涩告诉他:他会和无数的前辈一样,葬身在这通往彼岸的无情的河流之中了??

当他醒来时,他几乎不敢相信,他被河水流漂到了梦想的彼岸,他欢呼、雀跃,他走遍了所有的地方后,他才发现:其实,这边和那边,不,应该是原来那边的这边和那边,并没有什么不同。他并没有找到幸福和快乐。

于是,他安心地住了下来,娶妻生子,过起了平凡的日子。

这边也有烦恼和忧愁,这边也有快乐和满足,这边和那边,其实都一样。

蓦然回首,只有当时果断地下水的那一刻,他才是最惬意、最快乐、最幸福的,但那只是刹那间的一种感觉罢了。 渐渐地,随着岁月地不断流失,他的梦想、他的奢望都与河水一起流得很远、很远,再也找不回来了。 从此,他从这边再回到那边的念头与河水融在了一起,沉入了他那仿佛河床一样的心底。他就这样年复一年平凡地生活着,一个又一个的春夏秋冬,在他迷惘的眼神里,也一个又一个地被一去不回头的河水带走了。

虽然他并没有感觉到如是这样地生活着有什么不好,但他至少没有后悔,没有遗憾。因为他曾经快乐过、幸福过,哪怕是当初入水的一刹那??

“那边好吗?爷爷。”少年稚嫩地喊道。

“?? 那边?”老者的思绪忽然被少年的喊声扯了回来,他有些语无伦次:“?? 那边,这边?? ”

“爷爷,那边一定很美吧!”

“?? 啊,是的。”老者在孙子身上看到了他当年在那边呆呆地望着这边的影子,便脱口说道:“彼岸是美好的。彼岸是令人向往的啊!”

生命的此岸与彼岸 林文钦

十三年前,没有任何预兆,祖父永远合上了眼睛。他躺在床上,跟往常一样,只是古铜色的脸显出更多的安祥。一溜轻盈的风拂过素被面,像浅浅的呼吸。

我静立着,睁大着眼睛,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我的头晕晕的,似乎要把现实幻化成一场梦境,让所有的一切在醒来之后成过眼的云烟,回归往日的平淡祥和。

多想听到祖父对我这个小孙子的最后叮咛。可是,怎么才能将逝去的人唤回?我甚至也

巴望着能到达另一个世界,可以再听到祖父的笑声,可以和他拉些家常,不让他寂寞。 曾几何时,祖父的耕作生涯造就了了他的乐观豁达,使得他不经意把自然规律给忘却了。病痛将饱经沧桑的他压倒在床上,他总笑着说,他不会死的,因为他从未有过死的体验。他确信,死只是别人的事,他只需要医生的治疗和一根拐杖,那拐杖可以支撑他穿过医院的走廊到阳光里漫步。 无数次,我惊异于夕阳的美,美得壮丽,也美得苍茫。或许,老者较之年轻人更留恋生命,他有无尽的怀旧情绪,有更多的亲友让他忆念,老人们和尘世有着割舍不尽的血脉关连。 我不禁沉入冥想的空间:生命会不会进入另一个世界呢?生死的界限能否翻越?人死了之后是否化作了别的什么形态,升成了宇宙的永恒?

由此,我想到了一些人的死:海明威,川端康成,老舍?? 我以为,他视生命为大舞台,拥有过鲜花和掌声,在体验了生命的喧闹后,也渴望着生命的歇息。或许他们的潜意识里想,他们的死只是生命之河的一次跋涉。而由此留给尘世的反应,他们在彼岸是可以窥见的,甚至于有朝一日应了亲人的忆念会从彼岸返回。的确,我在心里一直是这么猜测他们的。 而逝去的祖父呢,他在那边过得还好吗?

那是一个冬日。南方的阳光软软地涂在水泥路上,光溜溜地挂在凌空的枝头,远处几只鸟儿在地上徜徉着。我骑着单车在路上,没有一丝寒意,冬天真好,让我的心“倏”地收紧,阳光是否会从彼岸的天空照下?当我悠然享受冬阳的暖意,祖父独自在另一个世界里,那里是否阴暗,潮湿、寒冷? 时光之水倒流回另一个夏日。白天,我挣扎在熙攘的人群里,困于炎热的天气和人生的失意中。我想起了天真的童年。夏夜乘凉的孩子们数着天上顽皮的星星,青天显得那么近,蓝蓝的梦幻也翩然而至,祖父娓娓地讲述着从银河里淘来的爱情故事?? 离我远去的祖父或许更自在了,可以不受炎夏的煎熬,没有悲伤,没有烦恼,他在那边静享着无人打扰的清梦和那份夏夜的清凉。

冬夏已经远走。记忆浅了,酣梦却多了。梦醒时分,总是一阵的心潮起伏,臆测种种。稍顷,慢慢地平静下来,直至清晰地浮现梦中和祖父一同走在田间的小路上。听着他老人家轻唤我的乳名。祖父在我感觉里一直是健在的,的确,梦境中的他和活着又有什么不同呢?他总是朗朗的笑,露着一脸的达观。

站在生命此岸的我和父亲,怀着心跳和梦想,我对祖父的每一刻思念,都是他在我心中的每一次复活。慈爱的祖父,我要用心中的爱,燃一盏心灯为你祝福。

下页篇二:此岸彼岸

此岸彼岸

我站在人生的渡口,此岸的边缘。满眼是彼岸山水的静谧,浸渍在风吹草低的呼吸;丝丝缕缕的梦幻,凄凄诉诉的百花留香;泠泠泉清,嘤嘤鸟鸣,芙蓉尚盈盈

我要去彼岸。 有时,现实如同一场迷雾,比梦更长,比风更短,执着的心情,为所求、为所得,掩盖了漫漫上浮起的黑暗。总有人,架起一只牛角的船,以牛角尖的方向,驶入梦魇深处的迷幻。

我还是要去彼岸。 为了那白鹭横江水光接天的彼岸,纵一苇之所如,凌万顷之茫然,我可以不怕一切的险阻与艰难。此岸此时已变得丑陋,在彼岸的反衬下显得如此迷乱不堪,我片刻难安,世界已被彼岸填满,足以扣住我脉搏的彼岸

我一定要去彼岸。 有时,世界像一口锅,人生与得失煮沸在其中。看不清方向的人们跌落进形形色色的诱惑的罅隙。人生像一壶烧开的水,沸腾着翻滚着燃烧着不停消耗着自己,在沸点的极限上耗尽成壶口百态的烟,使我们老来莫名的感慨万千。何为得,而何又为失呢?

我终于登上了彼岸。 如果说到达的所得能让我短暂欣喜,那么欲望冷却后的冰凉如在心底挖空一个长眠的洞。这空空如也的残缺是所得还是所失?我回首曾经的那个此岸,为何是翠竹摇风暄千林翠鸟的晨曲?又为何竟传来红梅映日吐万树红霞的晚钟?风雨交融,我又站在了人生的渡口,彼岸的边缘。当彼岸成为了此岸,此岸又成为了另一个彼岸时,怅然若失是怎样一个词?

我躺在此岸与彼岸的边缘,当我明白,这便是得与失的边缘。

有时,得与失似乎竟在一念之间,而它们却又是相互依存而在,这便如河的两岸,人生忙忙碌碌,始终都是在此岸眺望彼岸。这世上没有一味的得也没有一味的失,琉璃镜两边的世界如何能择选?岸之得失,且正是人生之得失,人应为该得而得为该失而失,莫在这无穷无尽的困扰上心机算尽劳烦一生。韶光飞逝,才是人生最大的失!

此岸是真实,彼岸是风景。我颓然一笑恍若隔世。且让子夜的音调洗净潮声,让薄雾欲坠的回响将飞走的月色反转,流进我梦的血管。浩浩乎如冯虚御风,而不知其所止;飘飘乎如遗世独立,羽化而登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