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里,我倾听逝去的时光
初一 记叙文 2664字 103人浏览 此夜和风弄弦月

又是一个春末夏初的时光,阳光开始变得温热。我喜欢躲在大树底下,偶尔抬起头,看见几缕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照下来,那空中飘荡的灰尘就像我们尘封的记忆,总在某个安静的时刻侵蚀我们的心。年华未老,辗转成殇,再次走过小道,那凹凸的路面,斑驳的石墙,变成了我们手中回忆的线。那满墙的爬山虎,那散落一地的奶茶杯,那用小刀刻在墙上的话语,那一个个熟悉的坑洼„„。„„。仿佛一张张老旧的照片,放映着我们的从前。苏沫,你还好吗?还记得你曾经的梦想吗?小时候,你总爱跟在我的身后,梳着两个羊角辫,扯着我的衣角,告诉我“小沫要吃糖”。你知道吗。当时我一周的零花钱才5块,大部分都给你买糖吃了。有时候我真的想狠下心不再理你,可一看见你那两个小酒窝心就软了,我想,也许我最大的快乐就是你也快乐吧。还记得那条街道,还想留在那个画面,我走在前面,你在我的身后。你拉着我的书包带,很认真的说“我以后一定要请你吃光世界上所有的糖!”我只是拉着你的手慢慢走回家。夕阳拉扯着我们的影子,然后我们开始长大。{从来不没有想过,小时候的话可以变成诺言}当我长成少年,当你变成少女,我们还是像从前一样。我在前你在后,偶尔扯动我的衣角,一颗糖果就会放在你的手上。有时候我希望我们就像一只乌龟,缓慢的向前爬行,那些美好的,忧伤的,难忘的,遗憾的,在我们转身之后就不在记起。还记得我生日的那个夜晚,只有你,只有我,当你慢慢揭开蛋糕盒的时候,我发誓,我的鼻子真的酸酸的,满满的都是糖果,各种颜色的,各种形状的,那一刻,我想明白了感动。而看见你阴谋得逞的脸,真想揍一顿。苏小沫(我一直觉得你叫这个名字比较好),是不是拥有真的就是失去的开始,我拥有的美好回忆,拥有的那糖果,是不是会随着你的离去而失去。有时候我也会问自己,是不是喜欢上了你,会傻傻的摘一朵花,撕下花瓣,“我爱你”' 我不爱你”。辗转反侧,我才知道,原来我不爱你。或许当初不给你买糖,我们就不会彼此纠缠了吧。我想,大概是这样的„„。。。两个人吃饭,两个人逛街,两个人逃课,两个人坐在桥上看江上的船,看夕阳拉扯我们的影子„„„„。。两个人的人生也许真的单调了,也或者是上帝嫉妒了,所以我们遇见了小枫,那个仿佛从童话里走出的男子,那个让你爱了,却没有说出口的人。“前生五百次的擦肩而过,换来今世的一次回眸”这是你第一次看见他说的。以前不知道有种爱叫作一见钟情,不知道有种爱叫作奋不顾身,不知道有种爱叫作默默的承受。在你的身上,谢谢!我都看见了。两个人的世界闯入第三个人,是更加辽阔还是支离破碎,就像一张双人床睡上去了三个人,那么,谁的脚谁的手,又何处去安放。小沫,看着你和他走在一起真的很般配,郎才女貌这是我最真心的评价,所以我开始习惯一个人吃早餐,一个人逛街,一个人坐在冷饮店。放心,我真的不寂寞孤单,从小就明白你的快乐就是我的快乐。所以,每次听到有关于你,他的消息,我都会微微一笑。为何那些忧伤的美好的总要在夕阳下发生,看着你手握一支绿萧,笨得连指法都不对。真的好认真的,就连我走进你的身旁都不曾发现,那呜呜。呼呼的声音真的很难听的。和你并肩坐在台阶上,似乎很久没有这样了吧。我问:“你怎么想起学吹箫了?”“因为枫很会弹钢琴,我就想学会吹箫,那么就可以琴瑟相合吧!”说完你自己先傻笑了起来,你告诉我你当时的梦想就是练好吹箫,然后向他表白,看着你紧紧握紧的拳头,加油吧,小沫,去追寻你的幸福吧!上帝真的是个混蛋,给了我们最美好的憧憬,却又在即将碰触的时候告诉我们,梦该醒了。生活就像一出话剧,要么以美好收场,要么以悲伤落幕,看着小枫把一个女生拥入怀抱,我听见了心碎的声音,看着你捂住自己的嘴,眼里装满了泪水,我的心开始有点疼了。我正想冲上去问个明白,却让你紧紧的拉住我的衣角。那天,天空是阴霾的,我们买了好多啤酒在校园的电教楼顶喝了一瓶又一瓶,你说你没有事,因为你们本就没有什么关系,既然没有开始,又怎么可能有结局?那晚你喝了很多,说了好多的话,有难过的,有悲伤的,有快乐的,有难忘的,可惜却没有关于我的。也许我们之间有了一条裂痕了吧,所以当你放声大哭的时候依靠的是栏杆,而不再是我的肩膀,所以当你把那支绿萧狠狠的敲断的时候,只是平静的说了

一句“迟来的梦想留着也会失去方向”。日子又回到了从前,两个人的早餐,两个人的旅途,两个人坐在咖啡屋,但却少了许多的话题,往往说了一句就没有了下一句,沉默,然后还是沉默,或许,我们的心里都有了一根刺,看着彼此越来越陌生的脸庞,让我想起那个一直跟在我身后的小女孩“小沫要吃糖!”当真的痛过,心碎过,才会知道青春一片开满鲜花滴着血的土地,那里安放着我们美好的梦想。你买了很多的笔,说要当一个小作家,写很多很多的故事,有爱情的,有友情的,有亲情的,有„„。。。。。你说当你写得很多了,下一次遇见哪种悲伤就不会那么痛彻心扉了。只是你不知道的,有的事不管经历了多少都是那么疼的,暗恋是一场迟来的凌迟,说出来,只会让彼此更加受伤害,好好当你的小作家吧,有一天,希望你真的快乐。七月,当一切繁华落地成殇,校园里响起悲伤的旋律,咔嚓咔嚓的相机声响个不停,我们又该何去何从,远方是否有我们的梦想,还是梦想造就被我们遗忘。安静的和你坐在小凳上,看别人哭得稀里哗啦,看别人互相拥抱,看别人在不同的笔记本上写了又写,我们放肆地大笑,只是,为何有一种眼泪的东西流出来。你告诉我,你要去远方追寻新的梦想,我亦回到,我会继续追寻从小的梦想。你坐上了南下的火车,我北上了。只怪你曾经说过“北国风光无限好,我想去看看”,只怪我曾经不注意提到“我喜欢江南,那个笼罩在烟雨蒙蒙的女子”,是彼此太信任对方,还是注定彼此要错过,让我们都有权利去回忆过去,却找不到机会重新做过。苏小沫,如果你看到了,以后就叫这个名字好吗?你最近还过得好吗?在这个夏初的日子里,你会不会想念起从前,那个叫做青春的墓地里,你的梦想是否已经被你安葬(让我吃遍全世界的糖果,好好的学会吹箫,努力的当个小作家),你应该还记得吧?而现在哪,你的梦想又在哪里哪?一直没有告诉你,我从小的梦想就是可以拉着你的手,一直静静的走下去,看夕阳西下,看日出升起。只是,很久以前我就埋葬了那个梦想,现在的我只是希望,经年而后,在某个十字路口遇见的你不要伤痕累累,还强装着问我“最近过得好吗?”请答应我。你、我,与爱情无关吧你知道的你该知道的不管你知道不知道,我知道我、你,与相关的只是那些梦想:吃光全世界的糖果,学会吹箫,当一个小作家,牵起小沫的手,想一直保护小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