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记得那把剪刀,那些年
初二 记叙文 2576字 52人浏览 lisaliuhehe

还记得那把剪刀,那些年

贵州省习水县东皇镇第二小学 袁春燕

前一段时间,回了一趟老家。

我喜欢回老家的感觉,每次回来,不仅可以看到父母充满活力的笑容,可以吃到香喷喷的蕨粑炒腊肉,还可以享受一下乡下盎然的绿意和新鲜的空气。只是有点不习惯的,即便你再三强调,父母还是会弄一桌子好吃的菜,仿佛欢迎一个许久不来的客人,这种感觉又让我有一点点小内疚。

这次回来,却让我碰见一个人——唐理发——一个小时候记忆中的人。

唐理发,是老家一个剃头匠,也就是俗称的“剃头挑子”,只因为一直以来人们都叫他“唐理发”,所以我也无从知道他的真名,甚至他到底是哪里人我也不知道。微秃的头顶,精干的身材,也许是经常走路的原因,人看着特别的有精神。他长年带着一个和公文包大小的黑袋子,里面装着他吃饭的家当:一把剪刀、一块围布、一把梳子、一把剃刀、和几个理头用的小样用具。

我们老家没有专门的理发店,感觉不需要,因为有唐理发,他会一个村子一个队地走,每天或者每几天走一个村子,好像等我们的头发需要再次整理的时候,他就神奇地出现了。我记得每次他来,大舅公家的坝子上都会围满了人,剪头发的等着剪头发,不剪头发的等着和他调侃几个,找几个乐子。唐理发是一个很活络的人,也可能是出于生意人的本性,他和每个人都可以很开心的唠嗑上。这个说“唐理发,你剪过头怕是你自己都数不清了吧,到底有多少个了?”他会说“我剪的头,那少说也是千儿八百个,没有一万个,也有八千个!”那个说说“唐理发,你剪头发会不会把人的脑壳当成球了?”他会说“不会!我会把它当作一个圆~圆~的西瓜!”说的时候手还会故意晃一下,吓得剪头的人僵直了脖子不敢动,引得旁人又是大笑一阵。这个又说“喂!唐理发,你这手艺这么好,可不可以教我儿子?”他会说“不行~我这手艺可是传家手艺,我只传我儿子呢!” 那个又说“唐理发,你走这么多地方,有没有漂亮的姑娘,给我介绍一个?”他会说“没问题!我昨天才看见一个姑娘,长得那叫一个水灵~”又引得人们一片唏嘘。

他还会唱戏,经常是一边剪头一边唱着戏,遇到剪头发爱哭的孩子,唱得就更生动了。口中唱着,手上的动作却一点不含糊,剪刀随着梳子咔咔咔动的飞快,一会儿功夫,哭的娃儿还没哭上几声他就围布一抖:“好喽~”如果有人说:“唐理发,再唱一个别的戏来听听嘛!”于是他张口又来了一个:“想当年~”,转转饶饶的嗓音打在人们微笑着的脸庞上,特别的舒服。

有时候,除了他那小小的黑袋子,他还会带上一把二胡,头发剪完之后,坐在人群中,晃着脑袋精神抖擞地“咿咿呀呀”地边唱边拉,我已经忘记他都拉了些什么曲子,只记得那时候总是喜欢和在人群里静静地听他拉着唱着,感觉那时候的午后是最快乐的。

突然见着他,仿佛所有的记忆又都回来。

他好像都没怎么变,还是那微秃的头顶,身材还是很健硕,精神还是很饱满。几十年了,他还和以前一样,一把剪刀一把梳子走一方,走到哪里黑就在那里歇,家里的人还是像以前一样一月一次等到他的到来,如今他走的路都不知道走了多少里,他剪的头早已不知道有多少万个,怕是真想数也数不清了。

趁着他给父亲剪头发的时候,我们也侃上了。

我笑说:“唐师傅,你的这种手艺这种精神,都可以拍成专题片了!”

他笑说:“专题片?那好啊,那样我就可以上电视了!”

我问他是否还会像以前一样,带着二胡走村串户,他笑着说:“会啊!偶尔会带着给大

家唱上两曲的!只是今天没带!”

在父亲的要求下,他又开始唱起:“自从我…”

我看着他边唱边干净利落地为父亲剃头修面,觉得这样的画面太美好,心里温暖得有一种想流泪的冲动。

我不知道唐理发的手艺是不是真的传给他儿子了,只是听父亲说,几十年了,一直走在路上的只有他一个人,我想,比起门面光鲜的美发店,他的儿子可能也不愿意做这样风吹日晒的又不体面的工作吧,像他一样走在乡村的“剃头挑子”又还能给我们带来多少便利和快乐呢?

我只知道,当我谈论起这些事时,就会忍不住地隐隐激动,会有一丝丝久违的温暖在心中泛起,仿佛远去的童年又回到眼前,仿佛一切都还没有变化:那熟悉的坎坝,那围坐着等待排队剪头的人们的笑声,那嚓嚓的剪刀声和伊吾的二胡声,那坝子边上微风拂过的轻杨柳和小虫爬过的嫩青苔,甚至我还记得自己身上那件皱巴巴脏兮兮的红毛衣……一切都是那么亲切。

然而,我在这些久违的亲切中又会生发出一种难以避免的伤感,因为,我们在回忆那些美好岁月的同时也清楚地明白——他们已经离我们远去。我们努力地在回忆中找寻那曾经的味道,追忆那曾经的欢乐,都好似缅怀,带有丝丝苦涩。也不知这份感伤具体是因为什么,说不清道不明,只是隐隐作疼,或许是为那早已不再的美好童年,或许是为那已被人们渐渐遗忘的乡村技艺,也或许是为这世上已流逝的即将流逝的一切。

人们都知道生活要越过越好,总想着前进,在前进的过程中我们来不及思考从身边溜过的事物对自己的重要性。生活的快节奏已经让我们已经静不下心,无法沉淀下来思考那些已经过往的。然而等到有一天我们闲下来时,却发现自己的心总是空空的。

为什么我们的生活越过越好了,我们却觉得越来越空虚了?为什么我们总会在某个时刻被某个场景深深地触伤到?

我们追求的东西太多,需要思考的未来太多,我们需要丢去的也太多。佛语有言,得失,有得有失。新时代在进步的同时,旧时代的许多标志就会被渐渐取代。那些曾经在我们的生命中出现过的事物,那些被遗忘的被取代的或者被丢弃的,有许多是美好的,它们承载着我们的过去,上面烙着我们存在过的生命轨迹,它们是一种标志,一种符号,它们代表的是一个时代,一种记忆,一种情感。丢失了它们,我们丢失的是自己的曾经,丢失的是情感的寄托。

然而我又突然想通一个道理,其实我们感伤的,不仅仅是丢失的过去,我们感伤的,还有现在。现在,我们的生活好了,可我们的情感却不完整了,那过去的快乐时光为什么能轻易地让我们感伤,那是因为我们在前进的步伐中丢失了自己丢失了初心,忘记了生活幸福的标准不仅仅是物质上富足,更重要的是情感上的愉悦。那些年,那些人,他们值得我们去怀恋,这些事,这些情,也值得我去珍惜。

《华严经》中说到:“不忘初心, 方得始终。”不管任何时候,我们都要认真去体会生活,等到它过去的一天,我们才不会那么痛心那么遗憾。

(地址:贵州省习水县东皇镇第二小学 邮编:564600 联系电话:1366852880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