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会了亲爱的无缘的人作文
初三 散文 2092字 108人浏览 BabyGirlRan

又要聚会,容儿接着电话心里嘀咕了一声,不知为什么,婚后的她对聚会总有些莫名的抵触,尽管心里清楚的很内心自己是多么渴望交流。

电话那端的毅却依然热情:“晖也去的。”

晖也去! 容儿有些恍惚了起来。

“我们等你。”毅热切的挂断了电话。

晖也去 ! 容儿发现了自己的身子有些的颤栗,脑海里反反复复的只是这几个字。 十几年了,准确的来说该是十二年了,十二年,多么不可思议的遥远,却又仿佛近在咫尺。记忆原也是有灵性的残忍,它总固守着、封存着、甚至有时是泛滥着那些愧疚的不安的情怀。

终于到了下班的时间了,容儿轻吐了一口气,从手袋里拿出了那面化妆镜,细细的瞧了眼自己,那不再年轻的自己,容儿努力的对着它笑笑,笑容却分明写着太多的勉强。 来到了相约的酒楼,穿过那长长的廖廖几人的大堂,黄昏时节的灯光显出了一派让人喘不过气来的昏黄。心里不由的一阵迷离和恍惚,她有些的后悔,后悔这样突兀的让心着慌的相聚。

包间的桌上已是一片狼藉了,在抬眼流转间,没有见到记忆中的晖。

“怎么才来?等你很久了。”打电话的毅大声说着朝我走来,一身的酒气,毅在学校时就是晖的死党了。

“怎么吃成这样了?”容儿微微的皱起了眉。

“呵呵,中午就开始喝酒了。晖在那,已经醉了。”毅指了指角落里的沙发。 容儿这才发现角落里躺着的晖,身上盖着件西装上衣。整个屋子里只有自己一个女客,除了毅和另一个男同学,其余竟都是些不认识的老乡。容儿犹豫再犹豫,还是倒了杯水,向晖走去。

晖显然睡着了。那张刚毅的棱角分明的脸已经很是成熟男人的模样了。容儿将杯子轻轻的放在地上,身子随之就势坐了下来,静静的看着这个让自己多年来很是抱歉的男人,她这才发现原来自己竟不曾这样近的看过他。

认识晖的那年,容儿是高二的女生。那时的容儿就知道自己不美,除了母亲,听到的赞美的词总是清一色的乖巧和可爱。一双大大的眼,一头齐耳的发,一脸灿烂的笑,走路总是蹦蹦跳跳的,学习成绩却总是很好,是班里垄断前四名里的四人帮之一。容儿是很有些傲气的,除了学习好的或是邻座几个男生外,其余的男生她全都未正眼瞧看,当然不仅只是傲气,还有一份青春期女生的羞涩。

要不是有一天抽屉里突然多了一封洁白的信封,信中署名为晖的恳请容儿给一道物理题做详细的解答,容儿这才偷偷的看了晖几眼。这之前,容儿对晖的了解只是班里人人皆知的传闻:原是高一届的同学,因身体原因休学一年,今年才刚复学。

那一天容儿想了又想,偷瞧了复偷瞧,还是决定回个简短的信。放了学,她磨蹭着,直到同学们走光,才在自己抽屉的最角落里留下了一封信,用的便是晖那洁白的信封。 从那以后,每个星期三容儿总是早早到了教室,在抽屉的角落里总可以看见那个白色的信封。而第二天放学后,容儿总在自己的抽屉里留下那个装了复信的信封。信的内容从物理题到化学题到数学题,最后渐渐多了一些题外话,关于理想关于未来和当前的一些委屈一些快乐,心因着这样的小秘密惶惶和雀跃。

有谁会相信这样的秘密竟维持了一年多,有谁会相信一年多的信笺里没有喜欢和爱这样的字眼, 又有谁会相信写信的两个人近在咫尺却从未敢开口交谈。直到那一天,容儿惊慌失措的看见了晖那灼人的信:我喜欢你,真的很喜欢。 她真的慌了,红云从耳根烧至脸庞,这样的信笺她是断然不敢放在抽屉里的,这样的信笺她决计不敢带回家的。绕着校园走了又走,她停在了一棵小树边,将信取出,慌慌张的撕个粉碎,再挖了个坑,将那些碎屑掩

埋了。当晚,容儿写了封简短的信笺给晖,告诉晖不再写信的决定,希望晖可以用功学习,为高考做准备。

那以后,抽屉里真的不再出现那白色的信封,容儿有些失落的情怀也渐渐的被高考前紧张的题海所淹没,只是每每听到晖的名字,容儿就会用心倾听,远远见到晖时,容儿便早早的低下了头。

容儿考上了省城的一所大学,晖以几分之差无缘于大学梦。刚开始考上大学的她常会去信给复读的晖鼓励。晖告诉她,考上和她一样的学校是他的心愿。她只是笑笑,上了大学的容儿,社交生活慢慢的多了起来,给晖回信也就常常被拖延被遗忘了。

现在的容儿,怎样都无法原谅自己后来的幼稚,在晖再次高考的前几个月,她去信告诉晖自己有了个喜欢的人。那以后,晖就再也没有了音信。所有关于晖的消息都是同学中的传闻 :独子的晖不顾家人的反对,考取了离家几千里的大西北。

十年了,十年都不再有晖的消息了。而十年后的现在,晖却出现在她的眼前,就躺在她的脚下沉沉的睡着。容儿眼里有些酸了 :你好么?这些年你好么?

晖的一缕头发垂在了眼敛上,容儿想拨开那发的手停在了半空中。她用缩回的手拉了拉晖身上盖着的大衣。

看着熟睡的晖,容儿突然有个要逃离的念头,就在晖醒之前逃离吧,就让晖永远都留存着自己在他心里的可爱的模样吧:一双大大的眼、一头齐耳的发、一脸灿烂的笑。很飘逸的一个女生,晖曾在信里这样称赞。

在满是行色匆匆的人群中走着,回头望着那和自己擦肩而过的人,和晖的缘分只是这样就好了, 这样就不会因着自己而心伤。容儿有些难过,回头再看了一眼,擦肩而过的人已然淹没在人群中了, 有些冷冷的空气中,一片秋叶随风舞着。

再会了亲爱的无缘的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