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践出真知:高考我为什么会失败
高二 记叙文 2232字 88人浏览 小麦M清风

实践出真知:高考我为什么会失败 黑色七月大战,我似强弩之末,身心俱疲,因为作为备考重点大学种子选手的我,承载了太多来自四周的期望与压力。我甚至搞不清楚高考究竟会对我一生产生多大的影响,一切便稀里糊涂地结束了。 结果可想而知:作为校园“三朵金花”之首的我却意外地只上了省专,其他俩个以我为“假想敌”,一个考上清华,一个考上北大。更不幸的是,与人攀比一向以我为荣的爷爷比我更难接受事实,突发脑溢血,撒手人寰时给我留下一句意味深长的话:“你怎么就思想大退步,大滑坡了呢?” 在莫名的委屈与内疚中,我终于崩溃病倒,躺在医院洁白的病床上,看着生理盐水一滴一滴进入血管,脑海中仍苦苦追索着爷爷遗言的要义,却总是满脑空白一片茫然。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想起九泉之下难以含笑的爷爷,想起身边焦急关爱的父母,更有如万蚁噬心,一刻也不得安生。我知道自己已背上一身痛苦、后悔与唏嘘,可谓“心中自有千千结,此恨绵绵无绝期”。辗转难眠中,我突然萌生了单独出去远行的念头。 一个清晨,我留下便条说要去同学家散散心,然后漫无目的搭上一辆不知去向的便车。在昏昏沉沉睡了几个小时之后,我看到窗外有座山,山上开满了不知名的野花,景色美丽怡人。于是我叫停车,顺着弯曲的羊肠小道一路攀援,尽头竟是一座雅致的小庙,题匾上书“存心自有天知”。 我信步进去,见一老者正面向菩萨打坐参禅,我学着他的样子静坐蒲团,只是心如死灰。一柱香燃完,老者的声音徐徐传来:“请问施主是来烧香许愿,还是占卜前程?”我一睁眼,看清楚了他的样子:仙风道骨、和蔼可亲,却目光如炬、直透人心。“孩子,你好像心事重重啊,你能说给我听听吗?”他换了一种更为舒缓的口气。我知道自己是遇上高人了,却依然缄默不语。他给我端了一盘油炸果子并沏了一壶茶。大概是饿了一上午,我也顾不上客气,风卷残云一扫而光。末了,我舔舔嘴唇,感激地说:“果酥茶香,你待我就和我爷爷一样。”潜意识中,挚爱的爷爷仿佛就伫立在眼前,我不禁潸然泪下。于是一种压抑多日需要倾诉的欲望被唤起,我把前因后果及对人生的种种不解与困惑统统如竹筒倒豆子般,真心交给这位耐心倾听、值得信赖的长辈。 痛定思痛,我整个身心逐渐平静下来。老者给我打来一盆冷水,帮我擦去满脸的热泪,然后循循善诱地帮我指点迷津。他问:“你在班里真的是很优秀吗?”我老实回答:“是的,我从小学一年级到高三都是班长,都是重点班上尖子生中的尖子生。平时父母宠着,老师爱着,什么校园活动都要我去挑大梁,什么学习竞赛都要我去拼第一。有时候,我常感觉自己的智商比别的同学胜出一大截。„‘你的优越感确实很强,可你觉得自己的精力够用吗?偶尔会不会有活得好累的感觉?”“好累啊!我表面上很坚强,其实心里乱得一团糟”,我坦承。“你喜欢田径项目的长跑比赛吗?„‘喜欢,校运动会我是当仁不让的主力选手。„‘那好。”老者开始借题发挥了。 “你知道吗?长跑比赛中前半程时时领先的人,往往并不是最后的冠军获得者。假设你是领跑者,根据物理学原理,顶风消耗的能量要比紧贴其后者多出10%-30%,另外面对观众的聚焦,你的心理压力将增大一倍以上;这仅仅是外因,还有决定性的内因:因为你前面长期没有“参照物”,难免沾沾自喜而忘记了最终目标,而以你为假想敌的选手却锁定你为清晰而具体的“参照物”,顺势跑得轻松而自然,一旦最终目标出现,便趁你麻痹大意之时发起最后冲刺,等你明白过来,你已经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听了老者一席话,我仿佛坐在人生的物理课堂上如沐春风,直至醍醐灌顶、茅塞顿开、大彻大悟。我突然明白了爷爷临终遗言的要义,也深深体味了什么叫“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的至理名言。 “当然,”老者微笑着补充到:“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也许你的对手暂时超越了你,但是他们并没有总结经验,以后定会遇到类似的挫折;而你由于有了切身体会,在今后事业和爱情的道路上,如果运用得好,你可以比他们走得更顺、跑得更远。人生漫漫,万事万物皆同理啊„„” 从小庙出来,我感到心中的阴霾一扫而光,天空依然明媚,阳光下依然有小鸟在飞。回到家里,我隐匿了这次不平凡的经历,但却恢复了以往的自信、乐观和开朗,这让父母宽慰很多。 大专三年,我谨记着老者的忠告:韬光养晦、养精蓄锐、厚积薄发、致远笃行。毕业之际,当

同学还忙于专升本的考试时,我已同时取得自考本科文凭;当同学还忙于找工作的艰难时,

我已提前半年“锁定”公务员考试,并顺利考取首批地委组织部下派农村基层锻炼公务员。 在下派锻炼期间,我继续保持着谦虚谨慎、不骄不躁、平易近人的作风,勤勤恳恳做人,踏踏实实做事,并理论结合实际,充分发挥自己能说会写的特长,长篇短沦频频见诸于省地党政报刊。 正所谓“居高声自远,非是藉秋风。”三年锻炼期间,我被选调进市委工作。而同批下派的学生,有的因锋芒太露、矛盾激化而被迫辞职打工;有的因丧失追求、无所事事而“泯然众人矣”。 光阴似箭,不知不觉十年过去,每当临近高考日,我常常耿耿于怀,我想我所取得的成绩,暂时可以告慰爷爷的在天之灵了。从过去失败得莫名其妙到如今在成功间游刃有余,我经历了漫长的心路和不懈的奋斗。我不知道那位老者是否依然健在,但感激之情一直萦绕心头;也不知道那位老者那些指导人生言行的哲理是否是最好的办法,但我可以确信那是一种很实惠的选择。 毕竟,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