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终人散,依人还在
初一 记叙文 1663字 51人浏览 McgradyWangty

中里巴人先生着的书,读了一本本,每一篇都来回地翻炒,想把它们读明读熟,却很少上过他的博客,即便偶尔进到了他的春来茶馆,也都匆匆一瞥,甚至来不及携上一缕茶香。虽没更多的时间穿越时空分享他予以大众的字字珠玑,却幸而总能在独自一人时,捧着他的书,好好地品着每一杯精心泡制的清茶。 先生是个医者,也是个文人,既大方地悉数拿手医道,更丝毫不掩地直白人情世故、生命情缘。医人者医心,先生的快乐、淡薄、宽谅与坦诚,折服了朋友,也打动了网友、书友们。每每读书,常有感慨,而其中那句关于朋友的话,更是萦绕心头,久挥不尽曲终人散,还坐在角落里看着你的人,才是朋友。 曲终人散,你可还在? 朋友转转只是个其貌不扬、身材又矮又胖的女孩,肉嘟嘟的脸蛋上,小眼睛被挤得只剩下两条细线,她乐呵呵无所谓的大大咧咧,让她身边老能聚上三五个哥们姐们,出发的手一挥,热情四射的身子们便油门一踩呼啸而去,留给她母亲的就只是假小子没心没肺的无奈了。转转风风火火地工作了五六年,人脉建设得风生水起,却愣是见不着她交男友。母亲急了:闺女眼瞅着就奔三了,长得又够不上水灵,再错过了青春年华,可就成了剩女。 好女不留。母亲梳理了所有能动起来的关系,淘了不少的型男酷哥、经适男、某二代,隔三差五地就让转转去相亲。深知慈母心,转转也笑眯眯地赴会,结果不是转身成陌路,就是又让她多了几个得意哥们。更让母亲急得慌的是每每夜深人静,假小子就会把自己锁在房里,不再理人。 然而,在一次远门后,假小子却彻头彻脑一改往日的疯乐,变得哀伤、静寂。母亲看不懂事端,也问不出原由,心急火燎地喊来了转转平日里的闺密也无济于事。那天,看着发呆的孩儿,母亲冲口而出:女儿,我再也不逼你去相亲了。转转怔住了,看着和她一样憔悴的母亲,绷不住的她终于哗哗地泪流满面。 那次远门,她是去看一个人,她的男友。 她和他是在网上认识的。她是个啃噬文字编织故事的女子,工作与聚会之后,静静的深夜是她飞扬人世间爱恨情仇的美妙时光;他是南方一报社编辑,只身一人打拼在异土他乡,苦闷孤寂中发现了她的文字,轻盈俏皮,旁若无人中携带着几分豪爽。喜欢上这些文字并爱文及人,他喜欢她平平的容貌中,那份淡定、快乐,还有掩藏不住的淘气。悄悄地,爱在升华。 本以为可以托付终身,可以相拥拜老谈婚论嫁之时,突如其来的一场车祸却在瞬间,抢走了她的知音。从此,阴阳相隔,生死各方。他留给她的只有包里她的那张相片溪流竹排,丫头傻笑和他不舍离去的字迹丫头,快乐每天。 送他的那天,人群终散,她总归可以与他独处了。她知道,他还想再看看她逗笑时的黠慧,听听她噼呖啪啦的并不纯正的连珠炮。她把他俩所有来往于时空中的语言全部打印出来,一字一句地念给他听,她要让他知道:她还在,她会替他快乐每一天。 曲终人散,依人仍在。 她是一个无法与长自己13岁贵为王子的丈夫进行心灵交流的女人,是一个匆匆走过爱情童话的灰姑娘,也是一个坚守和社会大众心心相通的奇特女子,她尤其能懂那些挣扎在贫穷疾苦中的人们。 她试图用自己的付出让他们多些快乐与信心,让社会多些流淌关怀与信任。在那场专为她设立的慈善捐助演出会结束后,当观众们都离席回去,演员们却意外地受到了她的接见与感激。历史可以见证:观众席里空空如也,舞台上灯光璀璨,身材高挑的她与演员围在一起,在场的每一位都快乐地笑得像孩子一般。 她用平和来诠释感谢的真诚,用弯下腰的笑靥、握手与拥抱来告诉全世界,人与人之间是可以真诚、平等和需要关怀的,她的一生,在渴望与追求着它们。人们喜欢她,英国首相布莱尔评价她为人民的王妃。 虽然她已长眠故园的湖心岛,但人们依然记着她戴安娜。 是宴终有散,是曲总归终。 不敢奢望永久与长存,只须还有丝丝缕缕偶尔的牵挂与被牵挂就很好,一如先生茶馆中友人杨树的眼睛所说把朋友放在心里,需要的时候会竭尽所能,但不是时刻的关怀;把朋友放在心里,偶尔想起,或者被想起,就是一种幸福;把朋友放在心里,如果没有接到求助电话,就知道过得很好。 幸福,需要淡然;记挂朋友,亦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