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
初二 记叙文 5027字 1273人浏览 gwylhy

第一次滑雪 文|吴昀晗

人的一生中有许多第一次,在这许许多多的第一次中,第一次滑雪让我记忆深刻,一回忆起来好像就在昨天,那场景清晰地浮现在我眼前。

那是今年的春节,我们一家在杭州过完年,爸爸妈妈准备带我去爸爸读大学的地方——绍兴逛一逛。开在去绍兴的高速路上,一张张广告牌映入我眼帘,“乔波滑雪场”——当我看到这张时,眼睛就移不开了。我马上向老爸建议去滑雪,没想到老爸居然同意了。这可是我第一次滑雪,我既兴奋又紧张。

车开了没多久就到了滑雪场,我们直奔滑雪大厅,这里聚集了很多人,等着领取适合自己尺寸的滑雪鞋和滑雪板。我们排队交钱领了滑雪鞋和滑雪板。滑雪板细细的、长长的,前面还有一个向上翘起的小尖儿。

我们来到运动电梯上,一会儿就被传送到了山顶。到了山顶,我向下一看,山可真高,下面是非常宽阔陡峭的大雪坡,四周到处都是白雪茫茫。站在上面,我的腿直哆嗦,动也不敢动。而两旁的人不断向下滑,有的技术好,就直接滑到对面,一点事也没有,姿势太优美了,看得我心里直痒痒,也准备去试一试。

我按照教练的要求弯下腰,向山下滑去。我以为学滑雪很容易。但真滑起来才感觉到山很陡,没滑出多远,我就感到滑板有些东扭西歪的,心里有些害怕,索性闭上眼睛,快速地滑了下去,不出意料我摔了个四脚朝天,疼得我眼泪差点要掉下来。教练滑到我身边,扶我站起来,批评了我刚才闭眼的举动告诉我那是很危险的事,又把动作要领给我重新强调了一遍。

我不甘心就这么被打败,又坐电梯来到山顶,随后我接着滑,我用杖子撑一下,马上就下去了。我平安地滑过了前半段,就在我暗暗窃喜时,我偏离了“雪线”,来到了另一条道上。也不知道什么东西勾了我一下,整个人重心不稳又摔倒了。在我懊恼不已的时候,我忽然想起教练曾说过:如果要刹车,要把脚收成内八字,这样就能停下,防止摔倒,如果要向左,重心就放在左边,向右,就放在右边。我猛然开窍,马上站起来,试着接着往下滑,我用雪杖一撑,把脚站成内八字,我稳稳地往下滑。然后把重心放在左边,躲过了一个人。就这样,这一次我居然安全地到达了终点。太棒了,我居然成功了,我高兴极了,差点就要翻个跟头了。

有了成功的第一次,后面就没什么问题了,我在滑雪场上一次次地驰骋着。 我第一次滑雪的经历可谓是五味杂陈呀! 虽然摔得腰酸背痛,但我在一次次摔倒的过程中体验到了成功的喜悦与自豪,可真是“乐在其中”啊!

第一次滑雪 文|王淳清

每个人都有自己第一次干什么,我也不例外。可是我第一次滑雪这件事埋进我的心底,印下了深深的烙印。

“吱”随着小车一声响亮的刹车,我们来到了绍兴吉安的高级人工滑雪场。

下了车,眼前便是一座像雪山那么大的滑雪场。 进入滑雪场的服务大厅,服务员立刻微笑着迎了上来,马上拿出了我们滑雪所需要的“装备”。过了几分钟,我们“全副武装”站在了滑雪场的入口。前面是一个不大不上的斜坡,正好可以让人滑下去。我站在上面,看到两旁的人不断向下滑。有的技术好,在滑雪场眉飞色舞地往下滑,有的个来个花式跳跃„„跟在马戏团的人一样,浑身自在,全身轻松,没有丝毫畏惧。技术差的则一会儿屁股翻在雪地上。而我,很不幸,由于是第一次,我就被归到了后者了!

滑到“山脚”时,本以为要自已爬到“山顶”的我,不禁喜出望外。原来这里特别的“缆棍”会自动把你拉到“山上”。而中途你随时想下来都可以。我到了“半山腰”往下看,妈呀,这么高。我不禁一颤:这么高!这可咋办?我就呆在了那里,后面的人催我快滑,怎么办?心里一横,就不由自主的滑了下去。我闭上眼,浑然不知前面有一位小女孩在滑,我猛的撞了过去,前面正好有一个冰窟窿!当我睁开眼睛,那位小女孩已经沉陷在冰窟窿的“怀抱”之中了。正在涕泪沾襟地喊妈妈。我正想为她解围时,她的父亲来了,不知实情地对我破口怒骂,我坐在地上热泪盈眶。

我不断地努力,不断地挑战。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让我学会了站稳,左右移动„„嗬,只要迎难而上,这些事情在我们眼里真是小题大做了。失败是不可避免的,只要勇敢面对——失败也会屈服于我!

绍兴安吉,等着,有空我一定常来你们这“挑战”从稀客变成常客!

第一次滑旱冰 文|胡瑜

为了调节一下紧张的学习生活,爸爸妈妈答应星期天带我到旱冰场学滑旱冰,我高兴得一宿没睡好觉。

早上,一切准备完毕。我们就向目的地——旱冰场出发了。看着场上早已有许多人在滑旱冰了,看着他们滑旱冰时,那自由自在和兴高采烈的样子,我的脚也痒起来了,真不知道第一次滑旱冰是什么滋味呀?“妈妈,快教我学滑旱冰吧!”我央求道。“别急。”妈妈说,“学滑旱冰得慢慢来,首先要学会基本功—‘走路’。”“走路?走路还要学?这还不容易?”然而,我估计错了。

我刚穿上旱冰鞋,就迫不及待地迈开脚步。我刚抬起脚,整个身体就晃晃悠悠,赶紧扶住身边的铁栅栏,才算没有摔倒。唉!看来“走路”并非易事,还是从头学吧!在妈妈的指导下,我迈开脚步学“走路”。刚迈开脚,身体又摇晃起来。爸爸赶紧扶住我,温和地说:“走时要躬腰,蹭步,目视前方,身体尽量保持平衡。”我照爸爸妈妈说的去做,一步,两步,三步·„„不一会儿,我便掌握了“走路”的要领,学会了“走路”。

这样,学旱冰就容易多了,左脚往前推蹭,然后右脚跟上,再动左脚„„看着爸爸妈妈脚下旱冰轮子飞快地转着,我也照着爸爸的示范滑起来。左脚上,右脚跟。“啪!”我不小心摔倒了,屁股疼得热辣辣的。我心想:这要等到学会了得摔多少跤呀?我不想学了。爸爸看出了我的心思,一再鼓励我。

经过反复练习,我终于能在旱冰场上自由自在、忽左忽右地滑起来了。我的心充满了喜悦,忘记了屁股疼,忘记了膝盖上的青肿,向着前方飞速滑去。妈妈对我说:“功夫不负有心人,只要你愿意,就一定会成功。对吧,小雨?”

“对!”我开开心心地对妈妈说,心里比吃了蜜还甜。

第一次独自乘火车 文| 林子涵

伴着汽笛一声长鸣,火车启动了,站台远了,来送行的父母远了。看着渐渐远去的父母,我拼命向窗外挥手„„那是我第一次独自乘火车的情景,那年我11岁。以后我经常一个人坐火车,但在无数次的回忆中,却只有那一次的情景铭刻在我脑海里。

在火车上,我看着窗外飞逝的景物,脑海中由不得回想起临行前父母嘱咐的话——“在火车上要当心,现在坏人多。”“陌生人和你说话,你别理他,当心他是骗子。”“看好包,别让小偷偷走了。”“别吃陌生人的东西。”„„回想着,我还条件反射似的看看包。“还好,包还在。”我小声嘀咕着。

就这样,我时不时地看看包,想着父母的叮嘱,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我醒来了,一看表,12点了,该吃饭了。我站在椅子上去拿旅行包,可行李架太高。边上的中年人看到了,伸出手帮我拿,我刚想推辞,但还没等我开口拒绝,他已替我拿了下来,我只好说声“谢谢”,便开包取出面包大咬一口。我觉得太干,想喝水,可我没带杯子。坐在对面的一个中年人看到了,把他的杯子递给我,说:“喝吧!”我刚想接,但立即想起了妈妈的话,我马上瞪了他一眼说:“不用!”他一愣,莫名其妙地看着我,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但终究没有说出来。我以为他做贼心虚,也就没理他了。 过了一会儿,坐在对面的一个大婶笑眯眯地问我:“小姑娘,几岁了?一个人出门吧?”我只是“嗯”“哈”地敷衍着,只管啃我的面包。

吃了半个面包,我更渴了,想起包里还有苹果,便拿出一个,打开小水果刀,削起皮来。

突然,火车猛地刹车,水果刀向下一划,深深地刺进了我的食指。顿时,鲜血涌了出来,我吓得大哭起来。火车上的人纷纷围了过来,有的说:“快去叫列车员。”有的说:“快涂红药水。”还有人说:“小孩父母呢?”这是,我身边的男青年立刻穿过人群,去找列车员。

我曾白了他一眼的中年人,从口袋里掏出一盒火柴,急忙私下了两边的两块擦皮,递给我说:“快贴上,它能止血。”一个女青年把头上的牛皮筋用力一扯,挤上前来,把牛皮筋扎在我的手指上,曲卷的牛皮筋上还带着她的几根头发。

一会儿由于火柴擦皮的牛皮筋的作用,血渐渐止了。那个男青年也气喘吁吁地带着列车员来了。列车员又为我涂上了红药水,包了纱布,周围的人就渐渐散了。 也许因为哭累了,我靠在背椅上睡着了。一睁眼,我看到周围的人都看着我,善意地向我微笑。对面的土豪婶把削好的苹果递给我,说:“吃吧!手还疼吗?” 那个中年人则一边拿起火柴盒,想用火点烟,一边说:“这么小的孩子就一人出门,真不容易呀!”可他刚说完,发现火柴和上已经没有擦皮,只好自嘲笑笑。我也忍不住笑了,周围的人也都笑了起来。我吃这大婶给我的苹果,仔细咀嚼着。

一股温温的、甜甜的汁水直流向我的心田。

第一次失眠 文| 黄炜哲

那是我三年级时,我经历了我的第一次失眠。 终于一个双休日,我的哥哥姐姐从杭州回来了,我自然要把握这千载难逢的机会,和他们玩得不亦乐乎。可是,好花不常开,好景不常在。一转眼,周末即将过去了。于是,我就进入疯狂作业模式。经过一个下午的写,我终于把作业写好了,去了外婆家玩。 晚上了,妈妈有事情,我就住在了外婆家。

我躺在床上,整个人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我翻来覆去,可就是睡不着。我想到了老方法——数羊。我看着天花板,在心里默默地数:一只羊、二只羊、三只羊、 四只羊„„可是没用,还是睡不着觉。我突然一

抓棉被,想起来了,老师还有个手抄报作业没有完成。我的心里嘀咕开了:不用做,反正老师又不看,天这么晚了,外面又冷,不做了;不行,这是老师的作业,一定要完成。我做了很久的思想斗争,还是没有决定下来。整个人很烦,好像有一股气闷在心头。我遏斯底里地拿着枕头,乱打,恨不得把枕头打烂了,腿把棉被勾下去。我整个人趴在床上,不知所措。

终于,我下了决定。穿上衣服,跑到桌子前,拿出纸,用铅笔在上面画了个苹果,准备在上面写字。看看,又不像,擦了又画。眼慢慢下垂,我拧了自已一下,不行要做好。眼皮下垂了,我又拧了自已一下,让自已醒。突然,一阵冷风吹来,让我想起了被窝的温暖。我恨不得马上做好,躺在被窝暖暖的怀抱中。

外面有一丝光亮,我还在做。等到外面太阳升起,阳光跳进窗里,我终于做好了手抄报。我倒在床上睡着了。

哎,失眠的滋味可真不好受。

第一次走夜路 文| 苏德珏

“滴答——滴答——”2012年的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一位少年神色紧张,走在钱库一小厕所旁的小道里。

这位少年便是我——苏德珏。

由于刚刚从店里出来,着急回家,便抄了小路。这条路平时人来人往的,可一到晚上便空无一人。听说这里时常闹鬼,但家里还有堆积如山的作业,我索性一咬牙,硬着头皮走了进去。

刚进入小道时还有一两户人家,可他们早已睡去,低矮的房屋里透露着一丝恐怖的气息。这时,一辆三轮车从我身后驶过,拐进了旁边的大道里。看来,这条闹鬼小道连有“车”的成年人都不敢闯啊。算了,什么鬼神的,有本事出来啊。正所谓神挡杀神,鬼挡收鬼,谁也无法挡住我回家做作业的脚步!

我捡起早上小孩子打闹时丢下的木棍,大步流星地朝黑暗中走去。

“滴答——滴答——”路旁的厕所里传来一阵阵流水声,让我想到了《电梯惊魂》中的“自来血”。我紧张地盯着厕所的窗户,生怕里面会飘出一群恐怖至极的鬼,来将我拖入黑暗,制成“自来血”!我越发地抓紧木棍,头上的冷汗不停地冒出来,明明是寒冬腊月,可我的衣裳早已湿透。我忐忑不安地想:“怎么办呢?鬼可不是好惹的啊,等会被他们抓住可就不好了啊„„为什么这么安静啊„„算了,吼几嗓子壮壮胆吧!希望能吓跑鬼啊!想到这儿,我开始大喊大叫,高举起了木棍,以防鬼冲出来好防御一阵。

“啊!”我刚开始吼,前方就传来了一声惨叫。什么!鬼这么快就来了!还好我没有走快,不然被抓走的可是我啊!怎么办?跑啊!“鬼啊!鬼来了啊!快跑啊!鬼啊!”想到前方的同类被鬼给杀了,我的心里不由得发毛。为了减少伤亡,我有了做革命工作的精神——为后面的人报个信!咕噜咚,前面的人听见我报的信,连滚带爬地跑走了。这时,前面又传来了一阵惨叫。糟了鬼又来了,刚刚那一招是声东击西,而这招是前后夹击啊!脚步声越来越近了!我的心“砰砰砰”地直跳。我才只有10岁啊,可不能就这么死了!“杀啊!”我大叫着,一边挥舞着木棍一边往后面冲去。

有亮光了!有希望了!不知跑了多久,我看到了工人的住处,可能是鬼变得!不能相信他们,所以,我只

在那边叫了几声“鬼来了”,便没有停下脚步,一直跑回家。

这事虽然已经过去了3年,可每当回想起来,我都会直冒冷汗,毛骨悚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