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枫树
初三 其它 611字 305人浏览 NPP淡

“无颜见江东父老”,难道如此便有颜见虞姬之魂?李易安自可以“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为项羽的赴死击掌赞叹,但虞姬呢?那一片红裳,算不算白白飘落在地? 浮想联翩,伴以风雨大作,了无睡意,就独自披衣临窗。夜如墨染,顷刻间我也融入这浓稠的夜色中了。惊奇地发现,天边竟有几颗寒星眨巴着瞌睡的眼!先前原是错觉,根本就没有下雨,只有风,粗暴狂虐的风。 我担心地看向不远处的那株枫树。只能依稀看到它黛青色的轮廓,承受着一份天边的苍凉。阵风过处,是叶叶枝枝互相簇拥颤起的呼号,时而像俄罗斯民谣,时而像若有若无的诗歌。 次日醒来,红日满窗,竟是大晴。 惦念的是那一树红叶。推开窗,面对的树,竟是一个显山露水的甲骨文。没有昨天的叶,剩下的是虬树挺干。我的心像是被谁搁上了一块沉重的冰。这一夜的风就凋零了满树的生命!而风又奈你其何,坠落的终要坠落,无须挽留,你还有一身傲骨与春天之前的整个冬季抗争! 于是,面对枫树,我明白了寂寞,不是慨叹韶华流逝的漠然,不是哀怨人潮人海中的孤寂,而是一种禅意,一种宁静和虚空的玄奥,服从自然又抗衡自然,洞悉自然又糊涂自然。 任风雕雨蚀,四季轮回,日月如晦,花开花落,好一种从容淡泊的大度! 不禁又感慨起,虞姬的那夜红衣红颜的生离死别,悲哀起她屈从天命的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