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头”让考场作文生“看头”
初三 记叙文 1818字 249人浏览 萧郎路人1994

编者按:写议论文时,同学们常常讲一些尽人皆知的“公理”“常理”“大道理”,往往是千人一面,众口一腔,缺少冲击力。怎么办呢?学习杂文的手法,找一个比较巧妙、抢眼的“由头”来让考场作文顿生“看头”,倒是一个可望(切合阅卷者的阅卷心理)亦可及(提高写作者的写作能力)的办法。

杂文的话题,起头时常常是以举事例为由,杂文写作中称这种事例为“由头”。即话题的“由头”,议论的“由头”。从写作原理来说,它可以使读者知晓你的议论缘何而来,从而回避了“凭空立论”;从写作技巧来说,它可以使杂文开篇就顿生“事趣”,从而牵引着读者追随你的议论。下面我们通过品读一篇作文,一起来解读操作“由头”的两个要领。

[例文]

我选择向你致敬

刘坤

几年前,我在一本杂志上读到一篇让我感慨良多的文章。说的是瑞典首都著名的“街头一景”,一位目光呆滞的老人每天凌晨都会准时来到街头做“立正、稍息”的动作,态度认真,表情肃穆,寒来暑往,风雨无阻。后来作者在与社区警察的一次聚餐中得知,那位老人原来是皇家骑兵队的一员,在一次演习中,马儿受惊,为了保护在场的其他人,他死死地拽住缰绳,被马拖了三百多米„„醒来后,他忘记了一切,唯一没有忘记的是“为国王守街”。面对着这样一位执着的老人,任何人都不能不肃然起敬。

也许有人会为他保护他人的壮举所感动,然而我更看重的是他醒来后唯一记得的事――他的职责。一个人要怎样才能做到这一点? 很简单,只要将他的职责放到心的最高处即可,然而这又是无比艰难的。一个人为了自己的职责而死是伟大的,然而倘若他的意识已死去,而他的精神却因放不下他的职责而不愿死去,这又是一种怎样的伟大啊!

现如今,社会上弥漫着一股金钱至上、物欲横流的邪风,人们忠于职守的意识正在日趋淡薄。

有些从事社会底层工作的人在内心里压根就瞧不起自己的职业,他们自然也不会懂得职责的意义;而有些身居高位的人只看到了“职”和它带来的各种“利”,早就将“责”忘得一干二净了。商人看不到职责,所以才有“苏丹红一号”“三鹿奶粉”之类事件的发生;政府官员看不到职责,所以贪官纷纷落马。其给社会带来的危害又如何呢? 老百姓买东西时,品牌货只剩下“牌”,“品”没有了;官与民的关系也由“鱼水关系”变成了“油水关系”,老百姓成了一道最有营养的菜。如果一个民族中不再有人牢记“职责”,那么这个民族离灭亡也就不远了。

“职责”是每个人心中的一杆秤,每个人都应该守住这杆秤。而现在,有的人却将它丢弃了,有的秤缺斤短两„„我想那位瑞典老人的故事一定会给你以深刻的启迪,我也希望所有的人都能扪心自问:职责是否还在我心中? 它在我心中是否最高? 我今后是否应该把它放到心的最高处?

当我读完那篇文章时,我不禁默默地向大洋彼岸的他致敬。我希望能够让我致敬的人越来越多,这个人可以是你,是我,是他们„„

[深度剖析]

本文以“由头”发端,继之“说事”,既收放自如、首尾圆合,又笔力集中、不蔓不枝,让人读之别有一番风味。

一、引出议题,吊起胃口

文章第一段就举了瑞典首都著名的“街头一景”的例子,并由此引出了本文的议题――我选择向你(失去意识后却仍在为国王守街的老人) 致敬。你要钦佩这位学子的“慧眼”,这个例子不要说学生见所未见,恐怕就连老师也闻所未闻。此可谓“新”也。你更要叹服这位学

子的“慧心”,一个人敢于为自己的职责而死,其精神已经十分罕见了;然而他的意识已经死去,可他的精神却因放不下他的职责而不愿死去,这种精神又是何其罕见啊!此可谓“奇”也。有如此“新”而“奇”的“由头”开篇,怎能不把阅卷老师的胃口吊得高高的呢?

二、借题发挥,满口生津

“借题发挥”中的“题”就是文章开篇的那个“由头”,“发挥”就是对这个“由头”进行解剖和生发。而“解剖”则需揭示出“由头”所蕴涵的议题的最核心的内涵,“生发”则需由议题的最核心的内涵展开联想和观照。

文章第二段是“解剖”,揭示出了议题最核心的内涵――只有将自身的职责放到心的最高处,方能虽死(意识)犹践(职责)。

文章第三段是“生发”,它由这一议题最核心的内涵展开,用“心中什么最高”这杆秤对社会底层工作者与身居高位者,对商人、政府官员、老百姓及官民关系进行一一考量,并将此升华到了“民族”高度。愈观照愈触目惊心,愈生发愈振聋发聩。“借题发挥”的妙处在哪里?首先是使“立论有所依,议论有所附”,其次是使“生发有其源,昭理有其譬”。让阅卷者读之,先感“言之有理”,会心颔首,后感“事同其理”,满口生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