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来了
初二 散文 798字 207人浏览 wenwenlingyun

天空有意地将人们禁锢或是束缚在某个逼狭的境地,脸色晦暗的阴沉下来。

路上的行人仿佛在畏惧着什么,越走越快,并不抬头,却不谋而合地都拿出伞。当天际的土灰与房舍的哑暗混成一体时,一株不食人间烟火的新绿,在浑然一体的涩黑晕出了娇嫩欲滴。也许,它很无奈,或是很无助,也很无措吧。但谁也顾不着了。因为谁都知道,一场风雨要来了。

几个妇人原来在书房内说说笑笑。但一出了房间,就局促不安地开始嘀咕着什么,后来索性不说话,慌忙地将被褥,晾晒的衣服抱进屋内,晒过几天的干被套,此时摩挲起来已有湿意。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天空被披上了夜的嫁衣。屋内的煤油灯一忽一闪,隔着纱和纸窗透着越发明亮的光。那株植物仍旧站在那儿,期盼着什么。挺着纤细的身子,靠在旁边半人高的矮桌。他在等什么?是一场雨的约会?也许,他只是在等一场风雨到来。

咯吱!没关上的窗被劲风吹得死死钉在窗棂上,矮桌上的菜篮被吹翻,几个滚就撞碎在地上,消失在街道上。雨猝不及防地助长了风的嚣张气焰,像碎银一样砸向窗户,焰火晃动着……

风雨,随着疯狂的雷电来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坚固的土层迎风雨而入呻吟,塔塔地发着喘息。齐屋高的树木被拦腰压倒,扯断,地面被雨水侵蚀,一层层被剥开皮肤。那株植物孤立在那儿,很快站不住脚,双臂被风雨肢解,掉在同样被蹂躏的地上。

一个小孩惊奇的从门缝观看着这一切。却没发现,小凳像喝醉酒似的东倒西侧,最后被拖到门前,腾地被呼呼狂风摔在门上,小孩惊慌地关上门,木门吱地碰在墙上。发出惨叫。

为什么只有一株植物在那活下来,为什么只有他等到了这场浩劫是因为太倔强,宁折不弯吗?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而后,风雨满意地停息了,狼狈的地上,就只剩下一截小小的绿茎涌着血水。

一个红马甲的老人拄着拐杖,一瘸一拐的走着,把缺了一个口的陶瓷花盆拾起。费力地走到植株前,一捧捧把须根埋好,盖实。

那是个七旬的革命战士,他用鱼尾纹遍布的快睁不开的眼,许久望向天际。他知道,前方,未来,他和植物都有下一个考验。他们都在等下一场风雨。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