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江的纯真年代
初三 说明文 1627字 62人浏览 wsy501314

一条江的纯真年代

——读宋成君小说新作《大高粱》

在人的生命历程中,总会有一些值得珍藏的回忆伴随一生。与人的生存和成长有关的,多半是童年或少年时代的场景,带着自我的独特的痕迹,在岁月的轮回中去伪存真,去粗取精,然后慢慢地沉入血液,最终成为生命的一部分。当人的生存方式和价值观以一种前所未有的速度更迭着,当我们日复一日在忙碌而浮躁的生活中感知着现代文明的蓬勃与焦灼,来自生命源头的清澈就格外珍贵起来,它从岁月深处一点点渗透出来,似一汪清泉,映照着最初的纯净、和谐与安宁。带着这样的一种阅读感受和体验,我读完了宋成君的小说新作《大高粱》(发表于2004年第11期《北方文学》)。

从七十年代中期古老而又熟悉的嫩江开始,江岸一个叫做“大高粱”的地方,使两个未谙世事的中学生踏上了寻找父亲的行程。小说开头就没有刻意的铺陈,而是以简洁生动的笔法,平民化的,有北方地域风格的语言交待了故事的起因,短短的四百字就使情节直奔主题。这时,一个未知的地方,一个为了捕鱼而三天没回家的父亲,就成了读者心中想解开的迷。于是,我跟随着一个少年人的脚步,走进了那个远去了的时代,走进了他们远足的经历。

小说的主人公是“我”和小伙伴花奇,在作者轻松练达的文字下,无论是“我”的淘气、贪玩,花奇的义气、勇敢,还是小小少年在不可预知的处境中那种无知且无畏的懵懂,都被展现得格外真实。作者具有深厚的生活积淀,在小说中,多处细节的描写增加了作品的可信度和读者的认同感,比如,对于当时城乡结合部周围大车店、马掌铺、修车棚、供销社的描述,小伙伴玩跳格、追野兔、打黄鼠狼、制作柳笛的过程,达斡尔族少年乌赫在船上吼唱民歌,极具嫩江流域特色的“江水炖江鱼”等情节,使小说充满了生活和自然的气息。作者善于运用东北地方特色的语言准确地描述乡土风情,在诙谐幽默的笔下,一段带有探险意味的旅程变成了一次快乐的漫游。作者运用娴熟的写作技巧准确把握故事的脉络,因为突出了情境的描写,省略了生涩的对白,使整部作品在明快的节奏中不断引人入胜。

当然,仅有这些是不够的,作者对生活本质的洞察似乎更加深刻,虽然是以一个少年的口吻提到自己的父亲,但是,在寥寥数语中,一个过去的年代里失意、落魄、无所适从的知识分子形象跃然纸上。同时,“我”的成长历程也随着故事的展开一点点呈现。同那个时代大多数人的经历相似,人在成长过程中与生存的环境和氛围息息相关,成长中的烙印可以伴随人的一生„„

其实,整篇的故事都是以嫩江为线索展开的,与其说小说的主题是寻觅,不如说是回归更恰当些。因为随着情节的逐渐推进,一个个真实而丰满的人物次第登场,虽然大多是一带而过,却恰如其分地还原了那个民风淳朴年代里的世俗人情,而对嫩江两岸环境和生态的描述,贯穿在小说的始终。比如在小说的开头,作者写道:“沿着一段长长的陡坡奋力登上江坝,忽的就有种天高地远的感觉。长堤之外,江平野阔,草色葱茏。清风拂面而过,湿腥与草香滚滚涌动,在蜿蜒无尽的长堤远树上空升腾起朦胧的水汽,寂静而辽阔,笼罩着一种未知的神秘。”还有一段也颇为抒情:“江边的柳条和野草得水气之先,又高又密,足高出我们有半头,且极其柔韧,有如少女的腰肢,在猎猎江风抚慰下,极富弹性地跳着芭蕾舞,阳光普照中,摇曳的蒿草梦幻般明暗变化着,妩媚而迷人„„”

一条江曾经的风景在作者的文字间一次次点亮读者的眼睛,一次次带来旧时往日的气息,这样生机勃勃的嫩江水就这样一脉相传地从纯真的年代流淌过来,让人追忆并渴望在江水的记忆中返璞归真。

作为在嫩水之滨长大的孩子,我对那个年代的嫩江却是记忆模糊。但是,当我作为一个熟悉这片土地的读者,在阅读中置身于一个个亲切鲜活的画面时,与这江水血脉相连的归属感却使我无法克制内心隐隐的震动和共鸣。那些富有表现力的文字,仿佛积蓄了太多的热情,在被眼睛搜索的片刻也被渐次激活,丝丝缕缕地向人的内心深处发散,带来无限的审美愉悦和无尽的冥想空间。

至纯才能至美,我被这样的文字深深打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