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不觉
五年级 散文 748字 92人浏览 小风铃12

关于油坊的那些事儿

兰彦文 不知不觉,又一个中秋节已悄然来到,街上到处都是打月饼的人们。今天早上突然闻到了一股麻油香味,不是炒菜的香味,是那种淡淡的,却又是浓浓的,带着烘炒气息香味,循着这股香味,原来是邻居家趁中秋打月饼之际新开一小油坊,今天榨第一榨油。看着慢慢流入油桶的油,闻着醉人的香味,我的思绪被拉回到多年前。

小时候,常在外婆家住,外婆家门口紧邻着村里的油坊。当时油坊榨油量也不大,榨油次数也不多,榨油的情景已不记清了,只记得那长长的笨重粗壮的榨起油来嘎吱嘎吱响油梁,油黑发亮大口径的烘炒菜籽的铁锅,蒙着眼睛不知疲倦转圈的毛驴,两个用来碾碎菜籽的石制大碾滚,圆饼状带有绳子印的麻生和盛油的大瓮,还有榨油工人满身油污发亮的衣服、油篓和打起油来咕噜咕噜作响的油黑楼子。

多年以后,再一次见到榨油,设备却与先前千差万别,取而代之的是具有现代气息的自动烘炒机,电动榨油机,电动搅拌机,抽油泵,盛油铁桶,以及装成品油的塑料桶和工人们干干净净的衣服,还有成卷成片的麻生,厂房面积更是小了很多,榨油效率也高了许多。

从古至今,榨油原料一样,成品一样,废渣也一样。榨油的原理一样,决定油品质量的是选用原料的种类、品种、质量,榨油师傅的手艺和经验,卖油人的良心和诚信。

社会在发展,人类在进步,人力终究会被机器所取代,古老的技艺终究会成为历史的记忆。随着科技的进步,人们发明了许多更为先进的设备和技术,榨出的油也都打着健康、养生的口号,但总感觉没有小作坊榨出的油香,更没有小时候用古老技艺榨出的油香。小时候,外婆给我舀上一碗煮山药稀饭中的山药,滴几滴油,撒点盐,那叫一个香,是世上少有的美味。如今市场上售卖的各种食用油林林总总,家里吃油也不再节省,但总也找不到小时候外婆的油调山药的味道了。

( 作者系上明中学校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