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声音,在记忆深处
初一 散文 675字 311人浏览 丑就罢了还穷8

林家妮

有一种声音,在记忆深处

五月初夏,阳光微灼,一条名不见经传的小巷,青白的墙铺成岁月的模样,这,是我的故乡。

两个盘,两碗绿豆,两双木筷,我与妈妈,在老屋外比赛夹豆豆,看谁夹得多。

“叮—叮—”豆子砸在瓷盘中蹦跶着,清脆的声音沿着蜿蜒的小巷,传入记忆的深处,我夹着,夹着,陷入一场本能的回忆。

“妈,夹豆!”这是幼时虎头虎脑的我。

“来啦!”妈握着两双筷子走来。

尚且年幼的我笨拙地捏着筷子,左夹夹,右夹夹,绿豆在盘里撒了欢,妈妈只笑不语,仍夹着绿豆,“叮—”。我急了,脸上也是汗水晶莹,妈妈笑得愈欢了,手上的速度却愈缓了:等我夹了一颗绿豆放进碗里,妈妈才夹一颗放在碗里。“叮叮—叮叮—”,一前一后,奏着一曲别样的歌。

我渐渐地熟练起来,动作也快了起来,一心追赶妈妈。妈妈却始终不快于我,她在等着,等着,等着女儿超过她,等着女儿胜利的欢呼。“叮叮—叮叮—”,响得乐此不彼。

“还不夹啊,我要超过你了哦!”轻柔的女声,领回我游荡的思绪。我深深地凝视着对面的妈妈,然后心事重重地夹着,越夹,速度越快,“叮叮叮——”。

偶然抬头,咦?我诧异地发现妈妈早已追赶不上我的速度,

林家妮

尽管她努力着。心中一阵痛,不由地放慢速度,我也想像小时候妈妈等我一样等着妈妈。

妈妈似乎有所察觉,手中夹得更慢了。

“叮叮—叮叮—”,这一前一后的声响,是妈妈对我的等待,等我健康成长,等我展翅高飞,用等待,对我倾注全部的爱。

我无法偿还,但我也将等待妈妈,陪伴着她老去,用时间去等爱。

五月初夏,一条名不见经传的小巷,“叮叮—叮叮—”。清脆的声音顺着记忆,响彻在深巷。

阳光微灼,那是一种平实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