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一 散文 587字 3204人浏览 淼号当铺

车不是火车,不是卡车,不是轿车,不是……,只是一块木板。

农村人家,几乎每家都有这种木板。

农闲时,这木板便真是一块普通的木板,靠在墙上,经受着风吹,日晒,雨淋;农忙时,木板放在两个轮子上,便成了车,很是方便。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农闲时,车架在墙上,车下便是我们的乐园。有时,我们在那儿画画,用画笔勾勒出我们眼中的世界;有时,我们在那儿干坐着,比谁的定性好;有时,我们在那儿托着脑袋,想象着外星人的模样……车因为装过作物,很脏。所以往往半天下来,我们都会沾上农村那份特有的脏。回到家都免不了父母的警告,我们口头上虽然答应了,内心却渴望再次去。父母们虽然知道,但却希望警告会起一点效果,但结果总是让他们失望。

农忙时,我坐在车上,妈妈推着车,一起去田野。坐在车上的我往往拿下头上的凉帽当做方向盘,指挥着车子的进退,妈妈总是在后面微笑着配合我。到了田野上,我们坐在车上,望着田野里劳动的大人们,放声地歌唱着,总是引来大人们的注视,有了这份无言的鼓励,我们的声音更大了。

近几天回老家,刚赶上农忙时节,宽阔的柏油路上卡车、拖拉机来来往往,就是没再见到记忆中的车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和小时的玩伴谈论此事时,他们也有种落寞的感觉,有种对逝去的老车伤心地感觉。

或许那陪伴我走过童年的老车真的已经消失了,那段被友情,亲情充斥着的时光已经被时间埋葬了。

逝去的老车,你是否还会记得那段美妙的时光,是否还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会再次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