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有诗书气自华(校报投稿)
初一 散文 1977字 700人浏览 安生961

腹有诗书气自华

文法学院 谭家宝

严格说起来,我初入大学时是不会读书的。明明看到书脊上印刷着世界××名著的字样,而我却偏读不进去;那时,不会读书的我,在图书馆里只是胡乱地借些书,有的根本没怎么读就还了回去,不是不想读,而是实在读不下去。所有这些困惑,在“遇到”了一个人后戛然而止,他就是林语堂先生。

林语堂先生在他的书房“有不为斋”里挂有一副对联“两脚踏东西文化,一心评宇宙文章”,有非常大的气魄。他的“性灵读书法”最为我称道,他说:“读书有两方面,一是作者,一是读者。北宋理学家程颐说《论语》的读者,有读了全然无事者;亦有读了手舞足蹈者。所以读书须找到一位气质性灵与你相近的作家,找到文学上之情人。谁是气质与你相近的先贤,只有你自己知道,也无需人家指导,更无人能勉强,你找到这样一位作家,自会一见如故。一人必有一人中意的作家,各人自己去找去。读书若无爱情,如强迫婚姻,终究无效。他自会有魔力吸引你,而你也乐自为所吸,甚至声音相貌,一颦一笑,亦渐与相似,这样浸润其中,自然获益不少,将来年事渐长,厌此情人,再找别的情人,到了经过两三个情人,或是四五个情人,大概你自己也已受了熏陶不浅,思想已经成熟,自己也就成了一位作家。若找不到情人,东览西阅,所读的未必能沁入魂灵深处,便是逢场作戏,逢场作戏,不会有心得,学问不会有成就。”

自从知道世界上还有这样的读书法后,我便开始专心寻找那位与我气质性灵相近的作家。非常幸运的是,我在图书馆的书架上找到了他——上海社会科学院的赵鑫珊教授,赵老师的文笔优美,涉猎广泛,思想壮阔。有人称赵老师是百科全书式作家,他的著作内容涵盖哲学、文化史、音乐、建筑、文学、战争、性、量子物理学、生物学、数学等诸多领域。每读一本赵老师的书,于我而言都是“得到了一个新生命、进入了一个新世界”。那时读到他的第一本书是《科学艺术哲学断想》,记得那本书,总也读不够,续借了好几次。大规模的读赵老师的作品,是在读研究生时期,那时有时间了,理解力也强了。《哲学与当代世界》、《哲学与人类文化》、《建筑是首哲理诗》、《建筑:不可抗拒的艺术》、《贝多芬之魂》、《莫扎特之魂》、《人类文明之旅》、《人类文明的功过》等作品都是那时候读的,书页间透射出的尽是赵老师的才情和大气魄,给当时的我以十足的震撼与迷醉。赵老师目前出版的70本书,我几乎全有购买收藏,他的作品已经成为我工作之余最为主要的阅读阵地。

今年自从钓鱼岛事件发生后,我又疯狂地迷上了戴旭老师(空军上校,国防大学教授,战略家)的作品。他的《海图腾》、《盛世狼烟》、《C 形包围》、《不战之困》,给我打开了一片

瑰丽的国际现实研究风景线。他的文笔优美,思想深邃,看问题入木三分,我几乎每天都去阅读他的博客。他关于当代中美、中日、中俄之间关系的观点及论证,让人看后不由心生佩服。按林语堂先生的说法,他是我的第二个情人。我曾经问过他做学问的心得,他跟我说学问之道“始于学术,终于国家。只说实话,禁止八股”,于我如何治学有了更高层次的指导。

以上所说的都是一些所谓“闲书”的读书方法,其实于我们每个人的专业书也是一样的读法。我现在教授的是《刑法学》,刑法学的著作者国内有几十位之多,但唯有清华大学张明楷老师的刑法著作最得我心,也是我用功最多、受益最多的专业书籍;张明楷老师的其他书籍,我也多有收藏并予精心的研读。对于同学们也是一样,如果你拿到的教材不适合你的口味,你尽可以去图书馆里找寻那些与你口味相近的书籍作为你的辅助学习资料,从而达到愉快阅读、高效率学习的目的。

前两天,我在新浪博客里读到一篇名曰“一个伟大的‘读书人’的文章,很受感动。文章里这么写道:

毛主席在延安的时候说过一句话:“如果再过10年我就死了,那么我就一定要学习9年零359天。”1975年他82岁了,眼睛不好,还专门请一位大学老师给他读书。1976年9月8日那天,他全身都插满了管子,时而昏迷,时而清醒,清醒过来就看书、看文件,共11次,2小时50分钟。这当中,他已说不出话来,敲了三下木制床头,工作人员开始不知道他要看什么,有人想到,当时日本正在大选,毛主席或许是要看日本首相三木武夫的材料,就用手托着三木的材料给他看。最后一次看文件是下午4时37分,此后再也没有醒过来,7个多小时后便逝世了。这样的情况很感人,可以说已经不是活到老,读到老,而是读到死。

最后,我想说,我们在读书时要有自己的判断力,不能人家说是好书,你也跟着说好并去作非常痛苦、非常低效率的阅读,那是“皇帝的新装”里的故事,我们不要跟故事里的大人学,我们要做那个说真话的小孩子,要学会倾听自己内心的声音、对自己诚实、为自己负责!中国有一句古训,叫作“腹有诗书气自华”,真诚地祝福每一位同学都能找到自己心仪的作家,在读心爱作家作品的过程中升华自己的气质、铸就自己的阅读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