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谁
初一 记叙文 1858字 143人浏览 天涯峰宁爱亦近

“雁过拔毛式”腐败较多,“无官无职”的人也可能会雁过拔毛“捞外快”。位高权重、树大根深的“老虎”不易抓,“雁过拔毛式”腐败的“苍蝇”更难缠, 治理也更见功夫。 下面是小编为大家整理的2016国家公务员考试申论范文:“雁过拔毛式”腐败,欢迎阅读与参考。祝大家一举成“公”!

“雁过拔毛”式腐败对群众利益损害最为直接,老百姓深恶痛绝。基层干部群众呼吁,扎牢制度篱笆,织密监督之网,避免权力末梢监管挂空挡。

所谓“雁过拔毛”式腐败,是指但凡经手资金、项目,都要从中捞取好处或利益。

在湖南省宁乡县采访时,多位干部向记者提到一位吃拿卡要出了名的村支书。当地纪委调查发现,这位名叫刘鑫高的资福乡河泉村原党支部书记,不仅在危房改造资金上打主意,向危房改造户索要好处费,甚至连贫困生微薄的助学金也不放过。

“经过刘鑫高的手,河泉村一位贫困生从团县委申请获得了1400元助学金,却被他抽走400元作为感谢费。一粒老鼠屎,坏了一仓谷,基层干部的形象就是被这样的人搞坏的。”宁乡县一位干部说。

在湖南长沙城区采访时,一些市民向记者抱怨,有些惠民政策明明白纸黑字,但就是落不到实处,尤其一些惠民资金的去向经常不明不白。开福区纪委就查处了一起截留困难群众补贴的典型案例,湘雅路文昌阁社区残疾人易某某的燃油补贴费共4.8万余元迟迟不到位,竟然是被社区党委原书记陈玉香、原居委会主任夏意玲私下截留,并挪作他用了。

一些基层干部甚至截留政府收入。在重庆市永川区双石镇复生桥村,村干部孔某在担任计生专干、党总支委员期间,就利用协助镇政府开展计生工作的职务便利,伙同时任村党总支书记龙某,将14户违法生育户缴纳的社会抚养费共计10.5万元截留私分。

半月谈记者调研发现,在征地拆迁、涉农惠民资金、医疗卫生、农村“三资”管理、村级工程建设等领域,“雁过拔毛”式腐败呈现出易发、多发的突出特点。仅在长沙市一个郊区县,2015年1月至10月,当地县纪委就立案查处此类腐败问题37件次,占全部案件数的35%,处分党员干部37人,其中,正科级干部2人,副科级干部5人。

“雁过拔毛”式腐败,本质也是老百姓身边的权力寻租、权力变现。长江上游一码头负责人抱怨说,建码头是一件耗财力、人力和精力的事情,他几年前申报建码头,资金已经花了几百万元,但项目可行性报告还没有拿到。

“涉及的部门众多,这些部门都需要去走动,一个环节处理不好,就会在申报环节被卡。甚至一些没有审批权的街道、社区,也会找上门来,以安全、稳定等理由制造麻烦,实际上就是让你去走动,你不去意思意思,就别想顺利开工。”这位负责人说。

“至少30%!没有这个数,你想都别想,项目再好也轮不到你。”在长沙一间茶楼内,一位与记者相熟的科技咨询公司老总竖起三个手指,他的意思是说,一家企业向相关行政管理部门申请各类补贴和扶持资金,至少要拿出3成资金当做打点成本。

也有村干部向记者吐槽,有时截留或者套取项目资金也是“无奈之举”。“村里没什么集体经济,每年运转经费极为有限。村里搞建设,我们只能向上级争取项目资金。请客吃饭、唱歌洗脚、送土特产,都是联络感情、争取支持的老套路,但这些花销都是没地方报的,只能在拿到项目资金以后,想方设法拿出一些补缺。”湘西一位村支书说。

湖南省华夏廉洁文化研究会会长傅学俭认为,在一些领域,“雁过拔毛”式腐败之所以易发、多发,主要有三个方面原因:一是基层“天高皇帝远”,很多群众对政策不熟悉,导致一些干部习惯肆意妄为; 二是基层监管力量薄弱,一些腐败苗头没有及时浇灭; 三是基层组织羸弱,往往“无米下炊”、没钱办事,一些基层干部“跑局钱进”的冲动强烈。

基层干部认为,“雁过拔毛”式腐败涉及金额虽然不大,但是由于其直接危害到党和国家的执政基础,贻害无穷,必须加大查处和打击力度。

记者在湖南浏阳市采访了解到,该市纪委正组织开展村级党风廉政建设专项巡查工作,

首次巡查在2015年11月20日至2016年1月期间集中进行,巡查对象为官桥镇新园村。 2016年开始,浏阳市纪委将针对信访总量较高、“四风”问题突出、财务管理混乱等村级党风廉政建设问题,更大范围地开展专项巡查。浏阳市一位乡镇党委书记告诉半月谈记者,在村一级,“上级监督太远,同级监督太软,群众监督太难”的现象非常严重。现在市委巡视组“进村入户”了,农村群众在家门口就可以反映问题,这对村干部的威慑力极大。

傅学俭认为,不管是基层行政部门,还是乡镇村组,权力暗箱操作、封闭运行都是滋生腐败的重要原因。因此,要提高信息公开力度,防止基层权力暗箱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