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世界互相遥望
初一 散文 891字 36人浏览 可爱的酷酷草

两个世界互相遥望

2003年3月, 潘石屹一行在卫星定位系统的指引下, 沿北纬40度, 西行25度, 从北京到新疆, 横穿中国中西部, 他们将记录“中西部人的真实表情, 真实生活, 以及让人敬畏的大自然”。潘在《西行

, 各行各业的人都说做事情难, 做女人难, 做企业家难, 这些都是装出来的情绪。他们才真是很苦, 比那些天天叫嚷做这个事情难, 做那个事情难的城里人, 他们要难上几十倍、几百倍, 但他们生活得很愉快。”

对此, 我基本上不同意, 我觉得苦和难不能用一个尺度衡量, 各有各的苦, 各有各的难。从照片上看, 那些人大多喜气洋洋, 用潘石屹的话说是“发自内心的高兴”,但对这种“高兴”我另有一种解释, 就是“村儿里来新人了”,潘一行风一般来了, 又风一般走了, 乡亲们应酬一番, 转过脸去还得面对自己的生活。在苦和难中, 他们恐怕愉快不起来。

那一路上, 有无数双眼睛, 纯洁的、热情的、温顺的、茫然的,

, 猎取那些目光。翻阅《西行25°》时,

, 他们大概不知道他叫潘石屹, 里, 们的目光与潘的目光相遇, 潘怎么想我们知道了, ? 正如潘石屹所说:“西部和北京、上海、香港这样的城市相比, 差距还是很大的, 不仅是物质的差距, 包括所有人的精神面貌也有很大的差距。我在行走的车上常常有一种感觉, 就像一个叫《黑客帝国》电影中两个世界的切换。”———这种差距并非始于今日, 在1903年或1933年, 你从上海西行, 也会同样尖锐地感受到差距, 这不仅是速度的, 也是方向的; 一个世界高歌猛进地认同于纽约、巴黎, 另一个世界则内向、阴郁地积压着风暴般的力量。贯穿现代中国的过去、现在和未来的一个隐秘关键就是这两个世界的关系:它们如何看待对方, 它们如何相处?

潘石屹在历史上的前辈对此并无意识, 就像城堡中人意识不到城堡下的沙滩, 关于自欺、关于世事无常的最浩大的演绎。很多年后, 华丽的世界归来时, 她为粗糙的人们提供了丰盛的感官和复杂的语调, 尖细的声音最终还是被宿命般地遗漏:凭着天才的直觉, 她意识到远方有某种事物正在运动, 它使眼前的一切变得不真实、不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