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军节的联想
初一 其它 2077字 380人浏览 蓝焰v风铃

小时候,最喜欢穿的服装颜色是橄榄绿,这自然有时代条件所限,服装色彩比较单一。我的童年正值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那时候讲究家庭出身,有人对我的着装指指点点:你再穿绿军装,这辈子也当不了兵!

人家说的不错,我的家庭出身“不好”。曾祖父家业殷实,在当地很有名望。可惜老人家子息不盛,膝下只有一病弱小女,即我老姑;一个年轻的薛姓短工,被曾祖父看中,继为子嗣。短工养儿育女,为曾祖父续了香火,短工即是我的祖父。祖父没有享受到什么祖荫,社会的变革给这个家族带来了剧烈的动荡,其物质和精神的创痛是深远的。

在同龄人的讥诮和乡民的白眼中,我度过了人生的最初时光。父亲经常教导我要争口气,好好读书。每每谈及当年因家庭成分而被迫辍学的经历,父亲都疾首蹙额,无限酸楚。好在我不算太笨,学业方面差强人意。我们兄弟姐妹,或执教,或从医,或务农,但没有一个去当兵。成为一名军人,橄榄绿的梦想始终深藏在我的心底,军人梦好似千年的莲子,满怀期待地悄然酣眠。

其实,我对军人的渴望,是如此的朴素和热烈。幼小的心灵,早已镌刻下电影里英雄的光芒。军人的英武与坚强,军人的刚烈与荣光,让男孩子的我魂牵梦绕。与文字结缘后,四大名著里,我最先接触到《水浒传》。那本不知出处、卷首和封底缺损严重的大书,给了我童年丰厚的精神滋养。武松、林冲、李逵、鲁智深„„一个个高大的形象,令人神往。打虎英雄愤然为兄雪耻,禁军教头无奈逼上梁山;孝心李逵怒杀食母之虎,提辖鲁达除恶安良救友„„《水浒传》的侠义故事,坚定了我对军人的景仰。不能投身行伍、沙场驰骋,身为热血男儿,该是何等的郁闷啊!

少时看完打打杀杀的电影,回家后意犹未尽,禁不住抄起一根木棒,借着夜色,在小小的院落里舞弄一番。声响惊动了祖母,她一脸困惑地看着院落里小小的武士。小学时,突然喜欢上了绘画。信手画下的,多是着军装跨长枪的战士。记得我喜欢把战士的上衣下角画得掀起,那样显得有风在吹,似乎这样增加了动感。

想军人画军人梦军人,可我一直没有成为军人。许多人的名字里喜欢用“军”字,而把“建军”作为名字,是好多人不约而同的选择。初中时有同学叫建军,高中时也有,上了大学还有。教书了,学生里依然有!男生叫建军也还罢了,我大学时同班同学里居然有一个女“建军”!不能否认,这位叫建军的女生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伊人风风火火,人如其名。她告诉我,母亲给起了个男性化的名字,是希望她像男孩子一样勇武刚强。

记住了大学同学建军的神采,于是对女军人的感觉有点别样。花木兰、穆桂英乃女中豪杰,杨门女将的故事荡气回肠。主席曾经吟诗:“中华儿女多奇志,不爱红装爱武装。”纤秀女子,横刀跃马,妩媚中几分豪爽,万绿丛中一点红,煞是风光!对军人的憧憬,无形中幻化为对女子从军的称赏。忽然发现,潜意识里,我更欣赏的境界是剑胆琴心、侠骨柔肠。 将军本色是诗人,说的是儒将文帅。叶剑英、陈毅、张爱萍„„上马可带兵,下马就华章。毛泽东是军事家、革命家、思想家,他还有一个重要的名号:诗人!诗人之谓是他的自诩,也是人们的公认。“宜将剩勇追穷寇”意气风发,“战地黄花分外香”何其浪漫;“神女应无恙”想象绮丽,“人有病,天知否”几多哀伤!

命运让我和文字不离不弃,半生时光一并付与了笔墨生涯。唐人李贺有诗抒怀:“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他无限感叹:“请君暂上凌烟阁,若个书生万户侯?”诚哉斯言!“满纸文章书生累”是文章好手邓拓的酸楚,被赞誉为“纤笔一枝谁与似? 三千毛瑟精兵”的女作家丁玲,一生遭际实堪伤啊!

罢罢罢,建军节的联想,收获的不是昂扬奋发,倒牵出一缕文人的哀怨,这实实地证明了我缺乏军人的豪迈。大学时无意间喜欢上了一首歌:

当你离开生长的地方梦中回望

可曾梦见河边那棵亭亭的白杨

每一棵寸草都忘不了你日夜守望

思念你的何止是那亲爹亲娘

当你握别温暖的手泪落几行

可曾感到背影凝聚着滚烫的目光

每一棵赤诚的心灵都深深理解你

每一个热切的向往都充满你的力量

你奔向远方带着亲人的希望

你奔向远方带着火热的衷肠

你和我们同在把美好未来开创

你是国魂军魂

你是中华的铁骨脊梁„„

莫名其妙地喜欢这首歌,二十年过去了,我至今还记得政史系的那位女生深情款款的浅吟低唱。不久前,暌违日久的她辗转打来了电话,缘起见到了我市报上发表的文章。女生从事了证券业,股票市场波谲云诡,商海如战场,故人别来无恙乎?

命运是喜欢捉弄人的。梦寐以求的渴望之花,也许只能在心间开放;朝思暮想的知己,会阴差阳错地不期而遇。再过几天就是我四十周岁的生日了。生日之后,紧连着的就是八一建军节。文人的生日和军人的生日毗连,让我生发许多美好的联想。一位非常要好的朋友,恰好在建军节那天降生。这位朋友舞文弄墨,文笔婉约别致。奇妙的是,她也有过从军的经历,无意间看到过她的戎装照片,妩媚生动,英气逼人。

建军节快要到了,挥就一段关于建军节的文字,为人生四十度春秋里一个魂牵梦绕的梦写下注脚。为所有的军人和曾经从军的人们送上祝福和敬意,对所有名曰“建军”和“军”的朋友们真诚问候。更主要的是,我要为悠远的军人之梦祈祷,让梦想的云彩尽情点缀生命的时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