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抹眼泪
初二 散文 1110字 202人浏览 忠实的凯迷

那一抹眼泪

我总是感叹时间流逝之飞速,这也许体现在父母脸上的皱纹越来越多;自己积累的试卷越来越厚;自己肩上的责任越来越多;更也许体现在一些痛苦之中。

这天,我偶然听到楼下举办追悼会是凄凉的音乐声,不禁勾起了令我痛心的一片记忆,而那片记忆随着时间的磨合,甚至是消逝,变得模糊起来,模糊?怎么可能,这只是我随着时间的流逝不愿回忆的借口罢了!那片记忆,我,永远都会铭记!

记得那天,我像往常一样,背着书包出上学,谁知我刚出大门就被一阵迎面而来的寒气所吹了一眼沙子,心中抱怨道:“冬天都过完了,风还这么大!”于是变平复了一下心情去上学。那天我们语文学了一篇新课文《爸爸的花落了》,我的思绪随着作者的思绪复杂起来,放学后,又怎知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我被这烦人的天气捉弄的心乱如麻。

回家后,我看到母亲的眼眶红红的,两个姨妈也意外的出现在家中,眼眶同样湿润。我心里充满疑惑,为了缓和一下气氛,我打趣道:“你们这三姐妹今天怎么啦?我亦知道你们心有灵犀,可也没必要这样吧!”我强颜欢笑,因为我已经预料到一定是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了。她们看了看我,沉默不语,我听见父亲好像在与人通话,说的内容与丧失有关,但不知是在给谁打电话。于是我便联想到一些事情:姥爷病了十多年了,可近一年的情况不太乐观,最近愈发严重,可只

有姥姥陪伴其在乡下。我想到这里嘴唇微微一颤,我不想再想了。这时,母亲和两个姨妈在忙碌的收拾一些行李,父亲交代给我一些关于如何自理生活的事情,看样子,她们这是要回乡下。爸爸延绵不绝的说着,我突然打断了父亲“姥爷怎么了?”我着急的问道,卧室里又传来母亲哭泣的声音,姨妈们安慰着。“我就说瞒不住,那我也不瞒了,姥爷走了,回不来了!”爸爸大声的对我说。我心里一凉,浑身麻木,只能感觉到眼眶热乎乎的,好像有一股暖流从眼前划过,我强忍着,可是我再也忍不住了,我放声大哭,声音大到几乎可以响彻云霄!

我的泪止不住的流,这也许是我对一个深爱我的人的愧怍。在姥爷的葬礼上,我似乎流尽了我所有的泪,晚上守在姥爷灵前,回忆着我们之间的点点滴滴,我尽力回忆着,可是我回忆的那些片段总是出乎意料的少,我顿时泪如雨下,我对姥爷更多的是惭愧。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都被生活上各方面的压力压得换不过气来,闲暇的时间更是少之又少,自然不能常回乡下看姥爷,姥爷曾和我通过几次电话,他对我说家里一切都好,叫我认真学习,不要因惦记他们耽误了学习,而细数每次通话时间都不超过3分钟,我听姥姥说,每次我放下电话,姥爷的眼框都是湿润的......

夜里,无影,唯我独伴灵前,抹泪,感叹,后悔,惭愧。愿天无绝人之路,愿时间记录那一抹眼泪,愿时光流逝略微渐慢,愿...... 且行且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