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的小河(700字)作文
初一 记叙文 4897字 1524人浏览 希留sunny

精选作文:故乡的小河(700字) 作文

穿过城市的喧哗与热闹,透过田野的安宁与寂静。一条小河在静静地流淌着。也许,它那娴静的名字,早已被人遗忘。但它那秀丽的 清晨,小河像刚刚睡醒似的,眨着水波粼粼的眼睛。整个河面绿得如翠,亮得如玉。淡淡的白雾弥漫在河面上。从桥上俯望,只能依稀看见小河那迷茫的身姿。河四周,只有几棵小树陪伴着它。些许的宁静,使它多了些让人沉醉的诗意。仿佛置身于一副画卷之中。 晌午,温暖的阳光斜斜地倾撒在河面上,水面上金波荡漾。碧色的水草在河中欢快地舞蹈,扭动着身姿。微风轻轻一吹,小河的水面便荡漾着轻柔的涟漪,好像有人在悄悄抖动着碧绿的绸子。树叶在轻风中摇曳起来,好似一个个身着绿裙的小精灵在清风中翩翩起舞。叶儿发出的沙沙声,又好像在向小河倾诉衷肠。河旁的树荫下有些木椅。在人劳顿时,大人们会在椅上小憩一会儿:有时,玩累的小朋友会在木椅上闭目养神。河中架着一座拱桥。桥身的砖石早已在数年的风雨中褪去了本身的色彩。在昏昏欲睡的下午,向小河娓娓道来,它那无人知晓的故事。 傍晚,当黄昏带走最后一抹余光,整座城市沸腾起来。小河旁边的饭店里,传出浓浓的菜香,勾起了人们的食欲。只是,小河依然在静静地向前流淌,不曾停下它那忙碌的脚步。在些许星光的照射下,河水柔和地汩汩流着,像是个文静的少女,那样安详,那样轻松。只有河水撞击时,发出的叮咚声,让小河略显可爱。小河,仿佛就是一个舞台。河水们在舞台上演奏着一场令人心旷神怡的音乐剧。 故乡的小河,总是那么的静,那么的美。它把那干涸的土地滋润;把那可爱的鱼儿孕育在怀。小河在我的心中,就像是颗明珠。永远那么光芒璀璨;永远那么美丽无比。故乡的小河,在我心中永远无比热爱。四川德阳什邡市北师大实验中学初一:小萱

篇一:故乡的小河

故乡的小河

2004年08月13日09:24 作者:许博渊 来源:文汇报

我是在江南水乡长大的,四五岁就在水里翻腾嬉戏,像河里的小鱼。我会睁着眼睛在水里潜泳,看那密密的水草,仿佛进了森林。我可以仰面躺在水上一动不动,眯着眼睛看白云在天上缓缓地浮动。小河给了我无穷的乐趣,也是我寻摸解馋之物的天然场所。

十个孩子九个馋。家里穷,不过年不过节,不买荤菜。怎么办?下河,扑通!一个猛子扎下去,浮出水面的时候,手里是满满一捧螺蛳。河蚌用脚踩,仰着头,背着手,踩着了,用双脚挟上来。摸蟛蜞要有高超的技术。蛇洞是圆的,洞口干净。蟛蜞的洞是扁的,洞口有光滑细腻的泥。手伸进去,必须把它一把全抓在手里,不使其腾出螯来。有时候,蛇会占据蟛蜞的洞,就像杜鹃占据喜鹊的窝一样。一摸,不好,圆滚滚毛刺刺的,手就像触了电,条件反射似地抽回来。说时迟,那时快,两脚向岸壁一蹬,人就到了河心了。

鱼虾蟛蜞河蚌摸多了,母亲会不高兴,因为它们比丝瓜韭菜需要更多的作料。有时候,我摸了一捧虾,飞快地跑回家,母亲就在小碗里倒些酱油,叫我蘸着生吃,还告诉我,吃活虾好,动作会像虾一样敏捷。

黄梅季节是捉鱼的黄金季节。水田里积满了水,淹没了秧苗,农民挖开堤岸下的暗洞,向河里放水,哗哗哗哗。河里的鳑玓鱼、&&鲦、鲫鱼、鲶鱼、黑鱼,闻声而来,在放水处逆流而上。今天想来,总与产卵之类有关吧。父亲在那里安一个能进不能出的篾编“退笼”,上面盖些草作为伪装,等着那些水族自投罗网。这是一种古老的捕鱼工具,《诗经》里叫“笱”。约半天收获一

次,多的时候,可以倒出半桶来。

水稻抽穗的时候,田里干了,那些进了水田的鱼,都跟着水退到水渠里。当水渠里的水也一天比一天少了的时候,又是一次好机会。邀约三五同好,拿了铁锹、水桶、篮子,光着脚,啪嗒啪嗒去了。用泥巴截住一段水渠,两三人轮流,把水掏干,竭泽而渔。渠水将干未干的时候,最是激动人心的时刻,大大小小的鱼们虾们,都在迅速缩小的低洼处徒劳地挣扎,企图夺路而逃。此时捕捉,完全是瓮中捉鳖,只是必须提防昂公。这种鱼北京叫嘎鱼,四川叫黄刺丁,样子和鲶鱼相似,大头长须,只是个头小,色黄,背上有一根锥子样的刺,不小心被它刺一下,就是大人也会痛得哭出声来。据美食家汪曾祺老先生说,他的家乡高邮叫它昂嗤,因为捏住那根刺,它会“昂嗤昂嗤”地叫。昂公宜于炖汤,用文火,汤如牛奶,那味道,比鲫鱼汤有过之而无不及。 发大水的年份,是孩子们最兴奋的时候。白茫茫汪洋一片,不复有路,不复有田,也不复

有河。鱼在床前游动,大人们在打谷场上拉网,那种刺激,远胜于过年。有一年,大水来得快,去得也快,一条尺把长的鲶鱼来不及跟着水撤退,钻在灶孔的稻草灰里,被母亲捕获。我问,明年还会发水吗?母亲说:“你还盼发水!田里秧都淹死了!”

天冷的时候,不能下水,只能在岸上钓。乡下孩子钓鱼,哪有那么豪华的设备?找一根结实的线,再把一根绣花针在油灯上烤弯了,拴在线头上就成了一副渔具,团成一团,放在口袋里。走到石桥边,找根树棍,随便在桑树地里挖两下,捡一条蚯蚓,套在钩上,顺着石桥墩放下去。水下石头缝里有土婆,深灰色,大头阔嘴,苏北人叫虎头鲨,苏州人叫塘鳢鱼,肉质嫩而鲜,尤其是它们脸上两块豆瓣肉。据说南宋宫廷里只吃这两块肉,尽管半壁江山在金人手里。油菜花开盛的时候,土婆最肥,叫做菜花土婆。它们躲在石头缝里,一旦发现猎物,会像子弹一样冲出来,像《水浒传》中剪径的强人。它们勇猛有余而智力不足,看见有虫子在石缝外头晃动,冲出来就是一口,发觉不对劲儿,为时已晚。

苏北的农民秋后就过长江了,帮江南农家挖河泥,作肥料,这家完了去那家,干一冬天。男人在船头用一把老虎钳似的网,挟河床上的淤泥,女人在船艄摇橹,小孩被拴在甲板上。藏在河底过冬的小鱼小虾,常常被夹上来,与河泥一起跌入船舱。女人右手扶橹,左手拿起一个长柄网兜,兜住了鱼虾,往小桶里轻轻一磕。他们和雇主之间建立了友好的关系,总把副产品拿上岸来,交给雇主。过冬的鱼虾特别鲜。

江南河渠里的野生小鱼虾,既无任何污染,又非人工催肥,白水一煮,略放点盐,就鲜美可口。吃的时候倒还不觉得特别,大享受在吃过之后,嘴里那种醇厚的余韵,半日不散。 离家四十多年,我吃过许许多多别的鱼,有的还很名贵,如长江里的刀鱼、鲥鱼,大西洋的鲑鱼,印度洋的石斑鱼,太平洋的鲈鱼,里海的白鱼,澳大利亚的鳕鱼和青边鲍鱼,但在我的感觉里,竟然没有一种能够和江南河渠里的小杂鱼一比高低的。

人有时候很像鸟。鸟外出觅食,傍晚就回到巢里。近年来,我常常梦见江南小河里那永远长不大的鳑玓鱼,指头面子那么大,扁肚子的两侧泛着金色,它们在墨绿色的水草里游动,在夕阳的照耀下,闪烁着,像神仙在水里撒了一把金币。

当我终于回到故乡的时候,已经没有了稻田,没有了水渠。厂房建在我记忆中的田野里,高速公路在我昔日竭

泽而渔的地方通过,不尽的汽车流,像旋风一样吼叫着。小河还在,却已经像一个被遗弃的垂暮老人。灌溉、航运、洗涤和提供饮用水的功能都没有了,没有人重视它,疏浚它,养护它,渐渐地,淤积了,萎缩了。河边堆满了垃圾,加上水质污染,再也没有鳑玓鱼的金光,也没有墨绿色的水草。

故乡已经不是我梦里的故乡。忽然想起了贾岛的诗:“客舍并州已十霜,归心日夜思咸阳。

无端更渡桑干水,却望并州是故乡。”

篇二:故乡的小河 故乡的小河

六、四班 黄椰欣 随着车辆缓缓进入那条用乱石拼成的小路,顺路而下的是一条绿色的带子—依傍在我家门前的小溪。三年不见,他依然那样美丽,清洁如玻璃,绿油油的水草把他点缀成了一个仙女,那美丽的小溪不禁让我回忆起了童年时与伙伴在溪边捉鱼虾、蟹的故事。

晚上,夜幕刚刚降临,月亮慢慢从天边升了起来,我和伙伴便开始行动了。我们拿上电筒,穿上拖鞋,提着用袋子装好的剩菜剩饭,从“四面八方”聚到一起来捉鱼虾。“嗵”一声踩下就可以感受到那清凉的水倒给我们的寒意。跳下水,我们做的事不是找五彩缤纷的石头,而是努力地把头看向静水区,那一条条刚孵化的小鱼在河边来回穿梭,可想要捉到它们那就得费你一点功夫了。当时没有渔网,我们便从家里偷来簸箕用作捞鱼。一条小鱼慢慢进入了我的视线,他仿佛睡着了一般,在水里“飘”来“飘”去,我本以为它是一条死鱼,便举着电筒朝他缓缓而去,脚在水池里也不敢发出声音,簸箕随时准备就绪,我把手中的簸箕一向前伸,那一秒鱼儿便乖乖进入了网中,成了我的“瓮中之鳖”了。 而那些剩饭剩菜当然是用来钓螃蟹的了。那螃蟹壳机灵了,要想成功捉住它,你还得花一个月功夫才能学到这个本领。我用盒子把饭菜装在里面,小心翼翼地把它放在石头旁边,螃蟹出来就会立刻钻进去。在等待的时间里,我们会仰起头看流星划过天

边的景象,看星星眨着眼睛向我们问好,看月亮姐姐为我们跳舞。只要手上的白线一动,就预示着螃蟹已经上钩了,我们便会从矮矮的的桥墩上跳下去,立刻把蟹装在簸箕里,装好的蟹要把皮去掉才好吃。我和伙伴们便在河边点燃火,把蟹放在火上烤,过不了多久,便可以享用美食了。那肉十分嫩,放在嘴里便立刻就会化掉,宵夜过后便会在别人家门口留下小高山的蟹皮。虽然回家已经十分晚了,但在我的梦里却依然浮现出夜晚捉鱼的情景,篇三:故乡的小河 故乡的小河

马合口学校 李蕾 秋天的傍晚,我独自沿着故乡荒凉的田埂散步,沉浸在回忆中。十几年前,小河两岸曾是成片的稻田,河堤上草木丰茂。繁枝密叶下,清浅的河水缓缓流淌。河底铺着色彩斑斓的沙石,成群的鱼儿在沙石间往来游动。有时,憩息在枝头的水鸟会忽然箭一般向水面射去,将鱼群惊得四散。

每年到了夏天,那些草树间总是成群地飞着各种昆虫。翩翩的蝴蝶犹如优雅的舞者,横冲直撞的金龟子和天牛像是战场上的战士,鸣蝉和蜜蜂却都是乏味的歌者„„我常和别的孩子一起到河边捕捉金龟子。

捉到了,就用绳子系住它们的一条腿,再把绳子绑在树枝上。再去时,绳子上往往只系着一条断腿,却不见了金龟子的踪影。堤上长有许多野果,但我能说出名字的就只有野葡萄、插田泡、糖罐子和覆盆子。野葡萄的果实小而硬,味道也极差。插田泡的味道也一般,而且如果吃得太多,手指、嘴唇和舌头都要被它的汁液染成紫色。糖罐子浑身是刺,常被我们送给家里的长辈们泡酒喝。覆盆子是我们的最爱,为了摘它,我们的手指常被荆棘刺破。有时,为了争夺野果,孩子们争吵不休,甚至扭打起来。

暑假里,我们常用小小的簸箕去河里捞鱼,腰上系一只小竹篓。如火的阳光透过叶缝,散落在河面上。由于炎热,鱼虾多躲藏在水边的树根和浮草中。我们手执簸箕,屏声息气,慢慢向水边靠去,然后将落网的鱼虾倒入竹篓中。每一次起簸箕,大家脸上都洋溢着愉快的

笑容。有几次,当我们发现自己沿河走得太远时,天色已暗下来。而父母们正在焦急地四处寻找我们。因此,当我们回家时,有些孩子免不了挨顿揍。

我们曾做过一只小竹筏。竹子是在一位独居老爷爷家砍的,削去枝叶,锯成数截,用单车驮到我家。我们搜集了一些废绳子,将竹子串连起来,以为大功告成。连拖带拽地把竹筏弄到河里后,谷兵很快地站了上去,可竹筏也很快地沉入了水底!面面相觑一阵,最后湘瑞提议在竹筏下加些泡沫。于是我们将竹筏藏在草丛中,回家找了些泡沫。当绑在竹筏下的泡沫足有三寸厚时,我们乘着它顺流而下。但它太笨重了,所以不久便被弃置了。

下河游泳更是趣事,尤其喜欢浮在水面望着天空„„

天色渐暗,寒风割面,使我不禁打了个寒噤。灯光从河边鳞次栉比的房屋中射出来,照在光秃秃的田埂上。河水在黑暗中流淌,恶臭扑鼻。我厌恶地瞧着眼前的田埂,就像瞧着一个丧失个性的人。我喜欢傍晚时出门散步,因为在渐暗的天光中,我能真切地感受到时光的流逝。在这黑暗将临之际,我不再对那些逝去的美好事物无动于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