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手
初三 记叙文 2009字 1324人浏览 爱的阡陌殇

父亲的手

父亲的手,即使是在教训孩子,也会给以孩子温暖。

——题记

自我有了记忆能力起,我对父亲一直有一种天生的畏惧感,老实说,父亲并不高大,一米七的个头,略有些发福的腰,微微挺起的肚子,以及一副金丝边眼镜,怎么看怎么像个有学问之人,理应是温文尔雅的。谁知在我的心中,他却像个山野村夫一样,有些匪气。

尤其是他那双手,虽不似练武之人布满老茧,威力却很惊人。他的手,厚且大,指头极粗,张开五指,便像一块砖一样厚重。当他的砖一样的手掌向我挥来时,我顿时觉得我成了孙猴子,即将被“五指山”压得无翻身之日。

事实上,我也仅仅和父亲的手掌亲密接触过三次,第一次是手,第二次是脸,第三次是头。

记得我八岁那年,正值顽童岁月,也是任性的时候,那时我迷上一套漫画,数次开口索要不成后,我便挺而走险——偷,大概偷了三十块钱,当然,当时的我显然不够熟练——当然后来也没偷过,当我把手伸进父亲皮夹的一刹那,我忽然感觉身后鼻息直喷颈部,反头一看,一黑脸大汉正铁着一张脸,剑眉集中,怒视着我。当天,当父亲的“砖头手”第一次用力地拍到我的手掌时,我还是不争气地哭了,因为太痛了!

从那时起,我对父亲的畏惧程度一天天加剧,心中也产生了一丝丝怨恨。在我十五岁那年逃课被抓到后,父亲第二次打了我,当他厚重的大手甩到我的脸上时,终于,我下定了决心——等什么时候我长大了,绝不会任父亲打了!

十六岁,十七岁时我的身高如春笋一般拔地而起,真有“势拨五岳掩赤诚”之势,十七的我和父亲站在一起时,个子高他一头。

终于,在又一次犯了错后,父亲又扬起了他的手。我心想,若他挥下,我一定有挡住他的手的力气。他扬起的大手上有一道深深的红色指甲印,我清楚地看到,那时在听老师训斥我时,父亲用他的大拇指,狠狠地插入了他的食指之中。父亲的宽大的手掌,最终还是落下了,但这次力度似乎不大,只轻轻地抚摸了我的头,眼神复杂,不知那里包含了多少情感,有期待,有愤怒,也许还有失望。

我愕然了,我没有想到父亲会做出这样的举动,我曾经一次又一次的想过,当我有力气抓住他挥向我的手时,我会得意地笑,会张狂地笑,会毫不畏惧地和他相对视。但我没想到父亲只是用手抚了抚我的头,还留给我那样一个复杂的眼神。

父亲转身走了,留给我一个背影。父亲有些驼背了,身子却更胖了,不知为何,我的眼眶有些湿润,想到父亲的手,那不仅仅是惩罚我的利器,更是温暖我的太阳啊。

回想起生活中的一个一个片段,想到每天早上六点就要起床准备早餐的父亲的手; 想到每天晚上十一点要去学校自习室接我的开着车的父亲的手; 想到帮我涂药的那双手; 想到抚摸我头的那双——我父亲的手。

我忽然对着父亲的背影大声喊:“爸,我会努力的! ”父亲身影猛然一顿。终于,他缓缓扬起了手! 像太阳一样!

寻找一盏灯

天边的云霞由红转紫,终于压下了那轮红日,结成了一罩沉甸甸的黑幕,实实地掩住了万缕残晖。一盏盏或黄或白的灯亮起,排排林立的高楼一下子成了怪异的方块格。我自窄小的社区通行道走来,走至那扇熟悉的被贴了花绿贴纸的楼道门前,习惯地驻了足,习惯地抬了头,习惯地举起了右手一层层数着楼。“一、二、

三...... 九!”心数着到了第九层,明黄的灯光透过厚重的窗帘射向夜空。我放下过顶的手,大步流星,跨向楼道门,兜里的钥匙碰撞着响个不停。我拧动着钥匙,余光所及,几抹黑影伫立在楼前,做着熟悉的动作。原来,多的是寻灯之人。我愉快地进了门,坐上缓慢上升的电梯。

“叮”一声,“9”楼的红色按键跳变成了银灰色,电梯门迟缓地打开了。我习惯地按了门铃,屋内传来清脆的铃声。没人来开门。我掏出袋中的钥匙,打开沉重的墨绿色防盗门,粉色的HelloKitt 的拖鞋乖巧地朝向门外,我撑着鞋柜低头换上,习惯地喊上一句:“我回来啦! ”没人回答,我悻悻地合上门,防盗锁发出一声闷响,“咔嗒”一声将我推进这片灯光亮眼的世界中。高中作文

我抬头扫了一眼,习惯地抬起手,按下几排开关,将那些没必要的大灯统统关上,只留下几盏过道灯发着幽黄的光。我整齐地摆放好鞋子,拖着步子走到客

厅,茶几上现眼地放着便条本,一支笔横夹在中间,我抄起小本,上面是龙飞凤舞的两排大字“有饭有菜记得要热,别忘记吃药!”我朝那几个大字努努嘴,心里嘀咕着“哼!你们这对老夫妻,存心想饿死我这女儿呀!”放下本子,我小跑着进了厨房,一边热着饭菜,一边掏出手机给老爸发短信:“老爸,拜托低碳点,别开那么多灯!”

老爸的短信依旧回的很慢,我吃饱喝足才感觉袋中一阵抖动,是老爸的短信:“了解,我会向你妈传达!”我轻轻地笑出声来,又看了一眼短信,忍不住大笑,眼角的泪花习惯地储在那儿,欲下不下。心,暖暖的。

每个人都在寻找一盏灯,或黄或白,都散发着爱的温度,包裹着随时可能失温的心脏。过去,如今,未来,我仍是习惯地在黑暗种驻了足,抬了头,寻那盏为我亮起的灯。也许打开门,灯火通明,却没有等待自己的人,但那满室的明亮是等待自己的爱,长明,不衰。

父亲的手14篇同标题作文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