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伊甸园
初一 散文 1113字 131人浏览 三十八号当铺

一提到伊甸园,人们便会想到在成片的果树下飞鸟走兽自由自在地走来走去。亚当和夏娃在其中无忧无虑地过着幸福生活。如今在我们无锡,也有一个以幽静,典雅著称的农庄——伊甸葡萄园。它也带给我们梦幻一般的感觉。

这葡萄园和其他葡萄园不同。凡到这里的人,都被这怡人风景、清新自然的格调和园主别致闲雅的性格所感染。这里有法兰西风情和王维山水田园诗所描绘的意境。种葡萄,不过是他热爱的自然的一种休闲方式,是他闲中作乐的情调。

园主的风格,与他的名字有关联——陈唯远,一个平静而不陌生,热烈而不奔放的人。在一片园中,享受这番独有的情趣,用他时刻都像捕捉万物灵气的耳朵眼睛,观察从园里跳进来的狗,和那被风雨蹂躏过的芭蕉叶,用画笔,绘下片刻便随风而去的景象。农庄的每个角角落落,都充满着浓烈洋溢的田园气息。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园的中心有个河塘,荷叶稀稀落落的游在池面上,一两朵初绽的荷花,尽管还未完全展开,但她含蓄的缩着身子,又清高的昂起脑袋,让我怜惜又期待。荷叶的下方,依稀可见几条好奇的鱼儿用嘴贪婪的吮吸着贴着叶边的水草,还时不时追逐到岸边两个钓鱼台下。我还记得上次在这钓鱼时,一条齐腰长的青鱼,水中扑腾了好一会儿,差点没把我拉进水里。池塘的四周,绕着一圈砖头小路,路的两旁,种着各式各样的蔬菜和果树。上次,我便在这,挖出了五个大山芋。走到唯远画室的会客厅,四只狗,又不约而同地凑上来,舔你的球鞋,吠几声欢畅。

每每想到唯远叔叔,闪过的念头并不是油画,而是称霸半个农庄的葡萄。夏季,正是成熟的季节,唯远总要叫上几个朋友,来到僻静的庄园,好好乐上一番。因为很少有人知道,一条两边都长满黄色野花的小路,通向的,竟是那么优雅闲趣的世界……所以,偶尔拐进去的车子,也无人注意。相反,这更让那吃葡萄,吹牛逼的人乐在其中。唯远把葡萄采下,挑掉点枝杈,便放在了盘里。每次端上桌的,总会有一种叫美人指的葡萄,肥嫩细长,吃起来酸酸的,紧紧的,说来也怪,时常在葡萄藤下吃葡萄的公鸡,寻着香味,一边叫,一边摇摆着身子,跌跌冲冲地跨过门槛,在桌子下啄着一颗被我踩烂的葡萄。看着它那一啄一啄的样子,我们的心里都泛起了别样的快乐。

掩映在葡萄藤里,还有一方属于鸽子的乐土。砖头砌成的格子房,一面拉着一道网,鸽子们冲锋队似的从中间的洞孔轰轰烈烈地飞腾青天,咕咕地冲着望眼欲飞的公鸡叫着。累了,栖息在装着玉米粒的木桶上,歪着脑袋,偶尔用尖尖的嘴,啄一粒玉米,细细咀嚼。偶尔又拍打两下翅膀,用嘴挑去多余的毛。它轻柔重叠的后尾像穿上燕尾服似的艳丽透白,在葡萄架下踱来踱去,像个绅士。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留恋这片伊甸葡萄园,留恋那群盘旋的鸽子,留恋那只会吃葡萄的公鸡,更留恋那段已经定格的美好回忆……

指导老师 薛汉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