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分之二作文
四年级 记叙文 6947字 219人浏览 爱你了是我

这是一片普通的叶子。她静静的躺在书的怀里,思绪象晚秋的山溪潺潺流淌,她脆弱憔悴的身子就是在这时候染了艳红。山色如幕时分,星垂四野,风信步穿梭,云舒展闲瀚,万籁俱寂。她想忘了春天!春天总是赋予她生命,翠绿从一开始就等待枯黄,也只有旁落时偶尔有人采摘,这犹如遍处的叶片片各异一样,就因采摘者那么一点不同的思想便进了书的怀里。 生命沉没起来就象河中最底层的沙土,永不停止的是死灭之躯上川流不息的水。 虽然碧草红花总是在昭示着盎然的生机,但没有谁不是枯落飘零。这片叶的隔壁,悄然的淹着一只花色蝶儿。她也是那么安然的被湮没着,她的灵魂就飘荡在这书的扉页内外,她不懂用以记录思想和生活的文字,但她知道生命的起始和终结。她早已忘了春天的颜色,她知道的就是太阳总是面无表晴,遮挡它的总是无聊的云彩。但她觉得云彩象自己的翅膀,偶尔遮住花的瓣,但并没有掩住花的香。她不厌恶月亮,虽然她希望太阳永远不要去别的地方,但她不因为月亮占了天厅而懊恼!就是这凉如素水的月亮,温情细腻的抚摸了周围的花草,虽然不能象太阳一样予以勃勃生机,但也能冲淡暗夜的沉沉死气。她的躯体躺在书页里,灵魂四处寻觅。

叶子在思索,采摘者怎么会挑了她驻进这思想痕迹的世界?她这么渺小的思想怎么能触摸到生命的灵慧!就这么一些书?她的灵魂打开了书的门,茫然的开始采摘这里面一部分人类的思想。

蝶儿的灵魂寻觅不到直观的感悟,尝试着推开了书的窗,有目的的想窥探里面她想不明白的事理。就这么一些书!她想自己能够探寻到里面所有的真缔。

叶子和蝶儿就在书的怀里不期而遇。

叶子用清新的心态读了书的一小部分,产生了朝圣般的感觉。她的思想对这些文字进行了顶礼谟拜!蝶儿也震撼了,全身心的被这些文字罩在了里面,慨然长叹中收神和叶子开始交流。

叶子:人类太离奇了,有这么美丽的文字,还能用这么多美丽绵延滋生出这样美妙的东西。这是一种优美的自然流痕,四处旋绽闪烁着思维的灵动,文字象流水一样流淌出了这种灵动的痕迹。

蝶儿:这是很难以想象,人类在记录自己思想的同时,也衍生出了错落有致的新思维。这是直白的,同时也是含蓄的;这是矛盾中的高度统一,浓缩里的极度延伸。 写出来的记录,记录出来的文字,文字里面的思想,灵光四射。

叶子:红楼梦。现实主义中超精神的理想主义,化了悟于无形的写实手法,笔绽逼人灵气,涵盖各类思想。这不是一部小说,是音乐,是自然万物融汇归一的禅悟,是直观而又抽象的思维的山水。

蝶儿:字字看来皆是血。生命起终被抖漏得穿云破雾,在它里面总是把荡气回肠勾勒成柔肠千转,把风花雪月篆刻成不仅仅是悲欢离合,而是凌驾于感管思维的思想。

这种思想囊括了所有传衍下来的流派,归根不是属于这些源远流长的派别,属于自己的,宇宙的,空无寂灭的文学思想。它是精神的,但绝对不是简单的思考!

叶子:它是音乐,无处不在的诗情画意,满书迂回的自然声色,这是感管上流淌的韵律,也是思维上叠荡的唱演。它也是禅悟,了然于心的超然物外,堪破万物的挥洒自如。它是属于禅的,他传承了所有久远的思想,但并不是没有派别!它是佛学思想的凸现,空空荡荡全然开外的禅思贯穿全书。

它是直观的写实画图,任何的自然都在浑然一体中浓淡得当;它也是抽象的思维山水,遍处都是灵机的起起伏伏,思维的痕印清晰逼真的拓落在画中。需要用一种境界去感悟和触摸这些少为人知的留痕。

碟儿:文字就这么神奇。千古传诵的诗词歌赋,无一不是在体现一种思想,好象文人都是那么悲天悯人!春花秋月,伤情别绪,聚散离合;忧国忧民,怀才不遇,击罄挥墨。

文字里无处不弥漫着这些感叹,酣畅淋漓,幽暗曲折,拨云逐月。这些东西给人的不是视觉上的优美,是精神上的震撼。文字让思维没有古今中外,全然通灵的唯系了过去未来迅如流星的灵机,这一切都在心灵里成了高度的默契。

叶子:是啊,传承文明和思想的也就是文字了,文学就是用文字来体现自身所有的灵魂。感性的,直接的,短暂的,久远的,文学在体现书写者自身思维的同时,也体现了自然思维、社会思维,还有就是文学的本身思维。古典文学是精髓的,包括文字的涵演神运,思维的隐含暗露,精神的亘延永续。文脉在里面静如秋水,放似激浪,书墨温暖、寒峭、凌厉、舒缓。天地万物灵性洋溢,生老病死平静自然。

蝶儿:要不是用灵魂去捉摸,我是一点都不能明白。你看那些行云流水的东西,让思维的足迹凸然有形。但是灵魂没有手臂抓到这些灵光,只能去感知!感知类分了灵魂的思想,从而有了每双眼睛里都不同的意境。这可能就是文学内在的魅力。

叶子:它的魅力就在于传神。美丽的花不是用颜色来表象绚丽,是用她的生命和内在的神韵。没有馨香四溢但灵气逼人,不沾雨露而娇翠欲滴,文学就是在会意这些蓬勃和苍凉揉合的矛盾,在矛盾中激发一切而后又归予宁静。这里面就是生活的感性,生命的沉思。 蝶儿:同一种东西在不同的传承文字里有不同的思想。文学的空间是平常的日升月落,是简单的花木凋零,也是浩瀚的思维宇宙,在这个宇宙中只是思维才是生命的本源。这是文字的生命,也是文学的生命。

蝶儿的思维也激荡进了这渺渺的大宇宙,灵魂带着她在这个没有日月星辰的世界遨游。遍拾着被人类遗落或弃掷掉的思绪,在精神宝石闪耀的殿堂里仔细品析。

叶子困惑的徘徊在书的路境里,辗转于文字的琼楼玉宇。她惊叹这些看不见血流的河海,悄然装满了生命无声的诉写。她的灵魂也迷惘在了文字的海阔天空之中。

于无声处,蝶儿感知到了音乐的纯粹。她觉得音乐如此直接而和谐,奔放中柔如春柳,纤弱中刚似寒岩。她徜徉着,沉醉着,追思着,迷恋着,这是多么扣人心弦的感觉文字!可塑柔水成峥嵘的雕像,可化怒石成怀柔的挂图。这是无形的有神生命,卓现着另一种飘舞的灵性。

叶子听惯了风的轻唱怒歌,粗暴和温和都在这种转变中吻合得天衣无缝。她觉得这就是音乐!雨狂躁的漫天飞泻,温靡的四处洋洋洒洒,触物有声交汇有形;太阳拂弄碧草尖的露珠,皓月慢吟花魂中的暗香。天地万物都是妙绝的音乐,叶子觉得包括她的艳红,采摘者赋予的就是心的乐声!而这种乐声穿流在自己的灵魂中,所以对音乐有了感知。

是的,蝶儿先听到了欢快的旋律。那是万马奔腾,百花齐放,欣欣向荣,回肠荡气。就是这醉舞长风的桃红,酣畅激荡的荷绿,在音乐里活泼跳跃,跳跃出引人入胜的乐韵。自然的就是音乐的,蝶儿忽然有了这个想法。

叶子听到了哀怨的歌调。似乎愁云密布,万物将摧,花落人亡,家国沦丧。她觉得这丝丝缕缕的忧郁象风寒秋临,缠缠绕绕的伤感如枯草落叶静等飞雪的淹没。长悲的基调不仅仅是自然生灭带来的叹息,也有极度人性化的惆怅彷徨。也就是这些东西的内在存在,哀怨的歌调总是能激起聆听者的黯然愁绪。她觉得音乐是有另一种表达思维的生命。 就是这种思维,叶子和蝶儿有了一番谈话。

叶子:音乐最能打动人的就是它的心灵,这心灵融合了人悲欢离合中间的各种情绪,也包涵了在其之后的感悟。它是另一种自然语言,无需跨越文字的藩篱,用心就能读懂,用感觉就能触通。哀怨的最能慑人心魂,它总能奇绝的渗透到思维深处,从而以玉化般的感觉牵引情绪归于伤悲和寂灭。

蝶儿:音乐也有精神。它的精神主要在于能感知物外超思维的东西。浑然天成的典雅总是凝结着史诗般的庄重,曲折叠荡的韵律暗泻着性灵的触悟。它不仅仅是悲伤的咏叹,还有生命辽远的壮阔。它能曲径通幽宛转悠长,也能大开大合汹涌澎湃。这是音乐的精神,

任何东西无法替代。

叶子:和文学比起来,音乐更能直觉的传递感知信息。器乐能直接表达各种情感,有浓厚的西方音乐风格的乐器有太多现代的东西,而满溢着东方神韵的中国民乐最易让人接近。古琴的高雅音色里充满了浓郁的悲情格调,古筝的幽怨长弦中黯徊着清冷的哀思愁绪,二胡孤鸣的曲调外激荡着花残月缺的蹉跎伤感,洞箫低沉忧郁的怅诉下暗涌着春恨秋悲。这都是它营造的直觉氛围,美妙而凄凉。

蝶儿:不是所有的音乐都是哀伤的,就象笛子可以吹出如泣如诉的凄婉,也能吹出奔放欢快的喜悦一样。唢呐就能同时表达完全不同风格的音乐,高亢和低落,欢愉和伤愁。但埙和管子就只能以沉哀的曲子去更深刻的阐述音乐的真源!琵琶,笙,鼓……都能解说音乐,不管是源头还是结尾,音乐总是在有声的诉说着无声的东西。

叶子总觉得音乐是用悲情打动了人心,她觉得生灭本身就是音乐。风花雪月,寒暑严冬,都在无形的音乐中有形的变迁。音乐记录得最多的是孤独,这种孤独闪动着灵光,惊醒和刺痛着听者的心和思想。被震撼的是听者内心深处不为人知的寂寞,流泪的是听者因寂寞被触摸而崩塌的思维。音乐就是这样以伤害性侵入听者的内心,再用它自身的合理性迅速疗好对人心的创伤。就是这种让人痛的感觉,激发了所有沉淤的灵性。

蝶儿认为自己是在音乐中死去的,她的整个灵魂刹那间成了音乐的灵魂。生老病死全是在变相演绎音乐,血液流动心跳神急都是无声的音乐。她觉得音乐听得见也看得见,只是美妙和痛苦总是掺杂。她觉得音乐的感性无可取代,它直接控制着倾听者的思维,倾听者只能随着它的起伏而起伏,但它沉寂了倾听者绝对无法沉寂!音乐就这样跨越思维空间的影响着听者,也引导着听者的思维去试图跨越。本源就是灵性的音乐阐述的还是灵性的本源。 于有声处,叶子和蝶儿各自留下了灵魂的观点,一起跨进了书画的大门。

叶子的灵魂亍立在梅兰竹菊的画中,神思荡漾的触寻其中的神韵。满风的,微雨的,荫月的,怀雪的。风过无痕旁高开低走的墨痕,行韵如流水。雨斜谷黯中隐而不发的笔迹,圆融如完玉。月影暗渡里绽怒的题款,凌历如寒冰。雪色漫舞下醒目的落跋,柔韧如藤蔓。画和书法,巧妙衍合,叶子惊叹于造物天工成于点墨。花草虫雨,飞鸟走兽,全部在画里活灵活现!文字在这里表现成了思想,这种思想是书法的思想,也是灵慧的思想。

蝶儿的灵魂尽情于山水,山色入画,水色入画。神游物外的蝶儿觉得淡墨浓抹的画中山水全具灵气。自然中收不进眼底远山叠峦,在入画后以意境展现了全貌。山谷间溪石流水,小径蜿蜒,极目舒天一纸了然。这是思想的拓延,灵思的凝聚。蝶儿的灵魂顺着曲径缓缓飘移,山光水色的画面让她心弛神往。这是一种凝结的魅力,也是一种有形的承载。 蝶儿和叶子感慨的进行探讨。

叶子:画能绘意,字能传神。这两者能结合得浑然一体,是画的特殊境界。写意的东西不能够完美的体现思想的色彩,写实的东西在没有意境相附时枯燥无味。书法赋予了水墨慧眼和精神,但书法是绝对能够独立的。

蝶儿:在画里面字只是起点睛的作用,真正实质的还是画的本原。空无一物总是在画里被运用得恰到好处!画里面的书法只是引子或后序,它能给人以灯的作用,来得直观,来的显明。但书法在画里面绝对不是去刻意传递神韵的东西!西洋画就能证明,虽然和国画截然不同,但它能证明在画里面文字的东西不起关键作用。

叶子:我是把画和书法剥离了说。画是不见得非要用字去表达韵意!书法它本身就是独立的艺术。它是活的思想,挥洒自如淋漓着书写者的灵气。纤柔俊丽的,粗犷奔放的,冷峻寒峭的,婉转幽深的。神韵在章法中收发自如!密不透风,疏可过马,含能吞云,露可遮日,动如涛涌,静似风闲。快意酣畅,灵思激荡,这就是书法妙绝的表现思想。

蝶儿:画在不流于形式的求索中有了和书法的结合,这从一定的角度来说是一种文化思想的产物。书画精神和思想的高度吻合使两者掺到了一起!这是文化的精髓。

书画的历史性和民族性形成了独特的艺术风骨,也因为它能直观的记录各类思想和其闪光的痕迹,书画艺术的精典名品分门别类,但总得说它是在体现思想,一种和文学音乐不同的思想。

叶子:书法的灵魂也是思想,没错。艺术都是在表达着一种思想,方式不同但归根结底是一样的!对观赏者来说,一幅画首先是直观的,然后才是思想的;但对作画者来说,它首先是思想的,体现出来之后才是直观的。书法讲究神韵,这决定了从一开始它首先是思想,然后才由文字组织书写来体现这种思想。所以欣赏者看画是由形入神,但看书法必须先由神到形。

蝶儿:书法的思想纹理比较明显,画的就表现得含蓄。但能看明白画的人比能看明白书法的人多!这就是因为直观的思维差异,画就是明白了然的先让人直觉,然后诱人入画里的精神思想。书法平实简单,直觉上只是规格方式不一样的文字,所以很难让人从简单的直观中马上就领会它的精神思想。这里的专业性隔阂了书法和绘画的精神与观赏者精神的思维共振!

叶子觉得这两者都是具有艺术灵魂的东西,各成一家和浑然一体丝毫不影响艺术的表现力。画趋向于以直观凸现效果,以思想隐含精神。书法因为本身的局限性,只能先收后放,而思想总是在神韵前面,这从一定程度影响了书法的无上魅力。

蝶儿觉得艺术都是相同的,文学,音乐,绘画,书法一脉相承。脉就是思想,这种思想因类别的不同而各异,但终归是统一的。她觉得前面看到感知到的全是隐隐中的一回事,但又确实无从明晰。

在茫然无措中碟儿和觉得顿悟的叶子一头撞进了哲学之中。

叶子的灵魂停留在了思想美仑美幻的拓展和记录中,哲学就这么睿智的体现着一部分智者对世界的看法。这世界包罗万象,一点一滴都是哲思的源泉。这群异常思维超现实捉摸现实的东西,思想魅力无处不占主角。哲学的就是社会的,但社会的不全是哲学的。叶子觉得哲学是高深的学问,是智慧的语言凝聚。她又觉得哲学是简单的思想!怎么样想就是怎么样的结论,它没有原则和定理。

蝶儿先别这些哲人吸引了,她觉得这些人用各种思维思考所有存在和不幻想中的事物,然后用自己的思想作了阐述。人是自然的,宇宙的,而后才是社会的。哲学是人的,是思想的,但最终还是自然的。她觉得人里面的一小部分人把某一些现象,包括自然的,宇宙的,社会的,做了个人思维的论证,但这些论证根本就没有最终的答案。人的复杂性和多变性,社会的结构性和历史性,思想的多异性和延伸性,都在左右着结论的暂时产生和迅速更改。蝶儿觉得没法给哲学下结论,她觉得这种结论只能是自然的,包括它存在和被替代。 叶子觉得哲学思想的东西总是不能覆盖期望的结果。这种结果是多样化的,没有任何可以永久唯一的东西。思想的灵活性总是燃烧着思想者的激情,这种激情不仅仅是兴奋的,它同时是苦闷的。被压抑的激情不管是兴奋的还是苦闷的都能够闪烁出思想的慧光,在这种思想的慧光中极度个人的东西演化成了社会思想,甚至自然宇宙的思想!但这些思想都是在短暂的时间内留存了下来,体现它的就是思想者的记录。蝶儿觉得记录下来就不见得都是哲理,因为这里面太多个人思想残留的东西,很大程度上直接影响了哲理的自然根性。

蝶儿觉得哲学就是在解释各种思想矛盾,但思想的产生和衍变自身带来的矛盾性往往误导了思考者。各种思想都在阐明自己的观念,但没有统一的轴心。可是每一种哲学的思想都不同角度的闪现着精髓论述,不统一造成了五花八门的哲学流派,每个流派都代表着一种理性的思维,但这觉对不是唯一思维。

叶子和蝶儿各执其次但又不谋而合的有了交流:叶子:人类对自然的看法都浓缩到哲学思想之中了。西方的哲学对人类和社会思考得多一些。这种思考总是在极力去把握人的思想均衡,但思想本来就是自由的,没有均衡和可以把握。最后只能阐述出一些概括但又灵

活的观点,一定程度上就是模棱两可的东西。但这种思考对社会的贡献是卓越的,理性的东西使各种社会组成变得有条不紊。我觉得这是哲学之缩所以魅力四射的主要原因。

蝶儿:哲学在中国的产生最有渊源,易经的易理,老庄的思想,孔孟之道,佛禅,都是一种哲学思想。这种哲学思想对自然宇宙的思考要多一些,而社会思考只是在这种前提下的自然延伸。易理是博大精深的哲学思维,天体宇宙自然规律包罗万象。

老庄思想以自然精神涵盖个人精神,把极端的理想思维演化成了自然思维。孔孟之道的社会性多一些,直接用思想影响了整个社会发展,也把崇拜从人的精神上演化到了形式上。佛禅的思想是完全顺应自然,生老病死在这里都成了定数,正常思维上看它是一种极度消极的思想。

叶子:我觉得哲学思想本身没有界限和流派,过多人为的思想影响了它的延展。 大多的思想都有针对性的在分析某一种自然现象,社会形态,人类思维!这有局限性。人们总是顺着这些既定的方式去思考,从而减少甚至淹没了思想自由中产生的其它精神!形式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智慧的自由,拘泥于其中的思想得不到应有的延伸,这应该是哲学流派的悲哀!

蝶儿:就是,哲学的起始本来是自然的,然后才是社会的,但传承下来总是社会的多于自然。我觉得这一点中国的哲学思想完美一些!自然演变在这种思想中体现得淋漓尽致。佛道的思维以自然而人,再以人而自然。儒道则是以人去涵演社会,而后用社会思维影响人。 叶子和蝶儿觉得哲学太深奥,抓不住他的精髓。一致认为聪明人的学问总是把人搞糊涂,飘然从哲学的门里退了出来。

叶子顿悟了自己这么普通被采摘到书页中的原因。只是因为他有了颜色,只是因为这颜色给了采摘者直觉上的感受,再从这种感受有了思想上的触动。她在这书里沉睡,偶尔思考的也是一点点梦里的感触。

蝶儿觉得自己的躯体是美丽的死亡。在书浩瀚的思维中,她找寻到了灵魂的归宿。她觉得灵魂看到的所有东西都是一种思想,包括灵魂也是一种思想。

叶子和蝶儿的灵魂都有了一种感觉:生命的三分之二是思想,只有三分之一才是躯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