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眼中的世界,世界中的父亲
初三 记叙文 2839字 156人浏览 爱美你就喝吧

夜色微凉,一抹初夏悄然而至。流星在眼前滑落,一颗一颗都载着我的心愿,远走他乡。我恨那风,嗅完了你所有的气息;我恨时间,剪短了所有的漫长。我怎么会是一个仇恨满怀的人啊?可是,我不恨命运,让我做你的儿子,父亲。你不高,可那个关不上的沙漏,生生地把你逼成伟岸的模样。你不爱说话,好像是把所有的语言都省下来,然后,通过电话一股脑地倒给我。你总是走的很快,你说,有我在后面追着呢,怎么能慢下来?从我开始有记忆的时候,好像就很少有和你在一起的日子。为了生活,为了这个家,我知道你不容易。你不说,可是我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样想的,男人嘛,怎么能一直陪在老婆孩子身边。你身边还有几个有这样想法的朋友,然后我就和他们的子女过上了同一种生活。后来,有一个词形容我们,留守儿童。我觉得这个词语不是很恰当,应该用被迫放弃的孩子来形容。虽未远行,却被流放。每一只船都从河的远方漂来,岸边的村民总是询问,问那目光触不到的地平线的另一端,土地是否温热?渐渐地,在夕阳这个永远的背景前面,少了些凌厉而火热的音效,只留下一群扮演儿子和爷爷的演员,目瞪口呆。很庆幸,我不是一个瞎子,我还能记得你离开时的那个背影。车轮由缓而快的转动,好像所有的远方都被你装进行囊,还有我那幼稚的想念。总是记不清你是在哪一天走的。只能想起来好像那个时候,河水刚刚解下冬的枷锁,岸边的柳树在炫耀他的新生。哦,那是个春天啊,我的第一个落寞的春天。我没有哭,因为我还要剪下一缕花香,纺成线,织成布,然后做一件自己的衣服,当做成长的礼物。我不能哭,因为我还欠着夜晚和星星一个微笑,要感谢他们不嫌弃我那幼稚的想念。来不及哭,因为我在忙着长大,学着独自面对所谓的狼狈。电话的那一端,你报喜不报忧,总是不自觉的盘算着回家的日子;这一端,我只是警告自己别掉眼泪。回家,你想的是回家,可是,等你回来的时候,我感觉是家回来了。家是什么?不是冷冰冰的建筑,家是我和你,是心与心之间的温度。我一个人去学校,你一个人去打拼。我感到的是孤独,你收到的却是凄凉和冷漠。人生地不熟,这是你刚开始到外面的感受,慢慢的,也许是因为你不习惯,也许是因为他们不明白,你的感受就变成了人间冷暖。你肯定忘不了,只有初中学历的你,等你找到工作的时候,身上就只剩下了够一张车票的钱。很幸运,你留在了那个城市,而你的那几个朋友,都铩羽而归。不管怎么样,我们是分开了,在隔着相距几千公里的两个地方沉默牵挂,你为了生活,我只是被它所安排。过年回来的时候,你说尽了大城市的艳丽光鲜,却隐藏了它背后所有的辛酸。一个外乡人,在陌生的地方熟悉陌生,终究还是忘记了该如何对待自己。大家都记住了你嘴里的车水马龙和霓虹闪烁,都相信了外面世界繁华如春。只有你知道那光鲜外表下的千疮百孔,只有你明白所有的人间冷暖是无论如何也听不明白的,除非自己经历过。我不知道在你对我微笑的面容下,受过多少暗伤。你从来不对我讲,关于你的故事。我一开始以为是因为坚强,后来,我明白你是不想我走上你的路。你不想我接触到冷漠的颜色,毕竟我还是一个孩子。可是,没有冷漠,我的世界该怎样丰富多彩?你不说,可是我还是知道了一些,你坚强背后的辛酸。那好像是你第二份工作,是在一个工厂里打杂。在2006年,你的工资不到一千。在德国柏林世界杯举行的时候,很多人熬夜看直播,大喊,狂乱,只是为了倾泻自己的情感。你也熬夜,只是因为厂长的一句话,“今晚,你看一下厂子。”可是,你没想到的是,就你一个人,整个晚上就你一个人,还有一大堆冰冷的机器。钢铁混着机油的气味,积攒,发酵,蘸着孤独就被你一口吃下。沉默,死一般的沉默,星星都躲在云朵的后边,不肯露面。开着灯,可是黑暗还是碾压在你的咽喉上,让你发不出自言自语的声音。你怕不怕?当时,我不知道这些,谁知道呢?知道又有谁在乎呢?你好像也没有抱怨,毕竟你是吃这碗饭的人。随着社会的发展,好像饭碗的种类变多了,多的不可思议,令人惊奇。不过,有的饭碗,很漂亮,但是有的人端的姿势很丑,有的饭碗,不好看,无论被怎么样洗刷,还是不能闪出哪怕一丝的光,但是被人端的很正,很踏实,很显然,显然,你是后者。一间屋子只能挤下一张床,一个桌子和你。一个朋友,一瓶酒,就是

的同学,真感觉自己是一个叛徒。不过,见到你的时候,不知名的一阵风就把我那些坚定的想法吹散。第一次生活在钢筋水泥的牢笼里,不是很习惯。不习惯汽车的尾气替代了泥土的芬芳,不习惯没有星星的夜晚。在新的学校里面,新的同学嘲笑我旧旧的乡音,嘲笑我的站立坐行。我要怎样融入这个先进的集体?我跟你说,我想回家,这里的学校我不喜欢。可是你说,过不了多少年,家里的学校也会变成这个样子。我不明白,为什么要变成那个样子?难道我的孩子,就没有机会去我曾经的学校学习吗?天哪,我竟然想到了我的孩子,这算是成熟了吗?过了不算短的时间,终于习惯了学校的生活,也学会了普通话和那正确的站立坐行。可是我开始了想家,不是你和我的家,而是那个有山有水,有熟悉味道的家乡。如果我对家的感觉是依恋,那么对家乡更多的是怀念。跟你说一下啊,咱们的家乡。从村口进去,是一条很宽的路,那一次村里请戏班子,村长还跟他们夸赞咱们的这条路,“要说我们这个路,别提多舒服了,别看是土路,我们走的多了,土被压的特别结实,下雨的时候绝对没有坑坑洼洼。夏天的时候,光着脚走在上面都不硌脚。什么?不信呐,要不你脱掉鞋试试。”那天,没记住那咿咿呀呀的戏文,就记住了村长像夸赞自己孩子一样夸赞村口的路。从这条路走进去,最先开始是两棵很老很大的树,一棵是杨树,另外一棵是柳树,然后后面的好像是他们的子子孙孙,为这条村长自豪的路站岗。经这条主干道发散出去一张网,把村子里的每家每户都罩在里面。村里的每家每户盖的房子都毫无章法,没有任何顺序可言,跟城市里的井然有序一点都不一样,但是,每个人,老人,小孩,都能找到彼此的家,不像在城市里,门对门的邻居都不知道对方姓什么。在村里,每家每户都有自己的院子,有的种些花花草草,有的种几棵果树,跟城里的房价相比,瞬间感觉自己好富有。村子的南边有一条不算宽的河,清澈的河水倒映出老人们垂钓时候的安闲表情,承载着儿童戏水的欢声笑语,肩负着让这个村子灵秀的责任。村里的人不知道这条河的从哪来,要向哪去,就像这条河不知道自己把这个村子变得多美丽。村子的西边有一座不算高的山,河水就从它的旁边绕过去。山上有村里人认识的和不认识的树木,茂密的好像一床厚厚的被子。几乎村里所有的人都曾把脚印留在山上。每当夕阳西下,落日洒下余晖,山上的花鸟虫兽就和山下的人们一起结束一天的劳作,开始享受夜晚。质朴,自然,父亲,你可以对别人这样形容咱们的家乡。哦,对了,她还有一个美好的名字叫做 过去。父亲,你用数年的辛酸苦痛习惯了这个世界,我想我也会的。我会学会他们的礼仪,对不起到底拥有多少重量?我会学会使用先进的科技,我们的自然还剩

下多少可以缝补的创伤?我会学会时尚,怎么一直杀不死全部的过往?我学会了说谎,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