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在那些很远的日子
高二 记叙文 858字 196人浏览 秦承来

从前已经是过去的代表了,在很远的过去,我有许多遗失的美好。我时常想起那些有朱玛的日子。那些和他一起过着一种生活的生活。

有时候我觉得记忆不是因为在很远的时候就容易忘却,至少我不是。我时常会忘记昨天或者前天或者是大前天甚至更远的而又是很近的日子的事。

朱玛是我第一个朋友,他教我说是兄弟,所以我就认为我们是兄弟。不过,我们是那种不是亲兄弟胜过亲兄弟的关系,因为我没有亲兄弟,而朱玛有一个哥哥。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朱玛的哥哥是我们县的老二,老大是谁并不重要,他是这样说的。那时候,朱玛和我的思想还没有那么深邃,不知道老二有生殖器官的另一种叫法。但是他哥哥给我们带来很多施展威风的魔力,所以我们说老二是最厉害的;而已实际老二确实是很厉害,中国的十几亿条命都是他给的。这是我在知道人是怎么成人知道老二的另一种厉害。

我和朱玛成为好兄弟的开始是在我七岁的时候,那时我一年级。我们在同一个班。我在七岁的时候有一个我非常伟大的选择,不是一般小孩选择的那种糖果时放弃大的选择小的孔融让梨的那种让大人赞叹的选择,刚刚相反的是,我的选择是让我父母都不可接受的后来很乐意接受。那时他们叫我选择和谁在一起生活,因为他们谁也不愿意和谁在一起生活了。但是我是他们两人的产物,他们是不由不得自己选择的情况下把这个选择给我选择。我的选择是愿意和谁在一起。我第一的选择和我妈,因为我妈没打过我,意外的幸运的是从那一刻起我便光荣得到我妈的处女打。我的第二选择是和我爸,第二意外的是我爸那次没打我,只是找不到处女的东西打我。我见他提了提裤子我就识相的说我也不和他在一起时候。他笑得不但满意,而已都可以是溢出来,因为我从来没见过他那么笑过,脸皱得象吐鲁番盆地一样。其实我还有三个选择,两个分别是两个都跟和两个都不跟。但是我那时的悟性特别高,前者我是当作不是选择的选择,后者是多余选择的选择。我最后的选择是我和我耄耋之年的奶奶在一起,再最后就是他们两人都赞扬我是聪明的孩子。

那时朱玛就对我说没什么了不起的你可以和我在一起,如果你奶奶不给你住。从此我对朱玛便和他订婚似的有了感情的寄托。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