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2
初二 散文 1899字 18人浏览 壬文飞雪

《一盏最亮的灯》

梁辉(661字)

曾爬上一座无名小山,上面有一个庙,庙名早已忘却了。一开始并没有在意它,只是喝着自备的水,看着来来往往打扫庙院的人到处忙碌。

这时,一位高僧模样的僧人走了过来,向我行了礼,微笑着问我:“小施主,是否有些许烦恼?”我有些诧异。当时的我正直心灵上的低谷,在家里被父母整天唠叨个不停,在学校也接二连三的被老师拉出去训话我。居然被这位大师一眼看穿,我好奇地问他:“正是,您怎么知道?”

高僧依旧笑而不语。只是轻声说了句:“请随我来。”我便跟随他踏入了庙宇。一路上,不时看到一些扫地的僧人,他们神色悠然自得,似乎并不是在扫地,而是在享受一首悠扬的乐曲。这幅闲适的也是我原本焦躁不安的心渐渐平静下来。

高僧步入了一间黑屋,不久取出了几根长短不一、大小不同的蜡烛,“选一根你认为最亮的蜡烛吧!”我很是不解,但还是选了一根最大最粗的蜡烛。高僧看了我一眼,微微一笑,又取出了几个盛蜡烛的器皿,并把所有的蜡烛都点燃,一一带进黑屋,并示意让我也进来。 进入黑屋,那几根蜡烛的光在黑暗中显得格外的明亮,“你看,在阳光之下的它们是微不足道的,但在黑暗中,它们却足以彻底照亮整个屋子。”高僧的声音突然变得坚定、刚劲且有力,“现在你还能分辨出那根最亮的吗?”

我不语。一股庄严之气压倒了我。突然,所有蜡烛都熄灭了,屋子里是那么的黑,格外的黑!这时,蜡烛又一根根燃起,每一根都是最亮的!高僧洪钟般的声音又突至:“懂了吗,越是黑暗,你的光越明显,越难熄灭,在困境中才能逆转!”

我仍旧不语,过了很久,高僧的声音又在我耳边响起,柔和的:“你走吧,孩子。出门,左拐,直走。

《路上》

廖安琪(822字)

越过一座险峻的,名为“期中考试”的高山,我们带着一颗盛满了欢愉的心,坐在前往苏州乐园的车上,感受它兴奋地快速跳动。

没有了原先的紧张,现在的我们整个人都是放松的。我听着音乐,将遮住窗的帘子拉起,让阳光洒在我的发,我的脸上。已经是深秋了,树叶还是那么绿,那么亮,闪烁着生命的光。远处的几座大烟囱滚滚地冒着白烟,如同射出的礼炮,留下的,是喜悦。偶尔窗外有一瞬的美丽,我也不会放过,用相机让它定格,封存在这小小的显示屏内。

车停在了苏州乐园的大门外,我们鱼贯而出,下车整队。夺人眼球的小型喷泉周围花团锦簇,即使近在咫尺,我们还是把目光集中在门口,那个我们神往已久的地方。

终于走进了华丽的大门,我们立即分组行动。我们三人漫无目的地走着,穿过林荫小道,走过两边布满图案的大桥,脚步在以假乱真的“海盗船”前停下。船前站着一个“海盗”,嘴咧着,眼睛瞪得大大的,夸张的表情写满了自豪,仿佛是在赞耀他漂亮的船和满船的珠宝。

登上船,找一个座位坐下,拉下安全栏,心开始在跳。我的位置最偏还能看到清浅的水中,我紧攥扶手,发白的指节。“呜——”机器发动的声音还在耳边响起,船身开始轻微摆动,就像航行在风平浪静,偶尔激起微海浪的海面,感受着微风拂面,仿佛还能听到海鸥的鸣叫。船越摆越高,风“呼呼”地刮着,机器运行的声响更大了,如同惊涛拍岸。我头晕目眩,想喊出声,高速的气流逼得我把声音咽回去,凌乱的发弄疼了我的眼,迫使我紧闭双眸,

恨不得马上下去。海盗船终于“靠岸“了,心里紧绷的弦也松了。我迈动有些发虚的腿,上气不接下气地下了船。

路上,绕了一大圈,吃了点街边美食,我们又去了惊险刺激的过山车。尖叫声此起彼伏,让我又兴奋又紧张。排队花了很长时间,路边装饰精美的“欧美城镇“,选了一家心怡的茶餐厅吃午餐。饭后,我们四处闲逛,带着买好的物品,去门口排队。

返校的车上,玩了一天的同学们显然累了,车内安静了不少。我昏昏欲睡,眯眼看着窗依旧涂满阳光的世界。

返校的路上,旅途并未结束,一样美好。

《冬》

冯颖

雪花漫天飞舞的冬天,在三季的沉淀后,悄然降临^

早晨,漫步在校园的幽径上,原本茂密如雨棚般的叶子已褪去洋溢着活力的绿色干秃秃的枝干交错在一起,虽没有春的生机,夏的茂密,秋的华丽却另具有一番凄美的情韵。小桥边,参天的枫树下铺满金黄的枫叶,它们蜷缩、平躺在地面上,仿佛在品味冬的风情,一阵寒风吹过,有叶不多的树上再飘落下边缘尚有绿意的小枫叶,它们凭着最后一丝毅力与凛冽的寒风作斗争!

校操场上足球场的绿地却没有丁点秃废,一眼望去,脆的滴水,绿的令人陶醉,一颗颗小草站立在寒风中,众志成城的精神共同铸造永不言败的丰碑!

冬的寒风是让人感到寒冷,我们站在四面空荡荡的操场,每喘一口气嘴里都会呼出一团团热气,小手缩在袖子里,心里默默地祈祷:“现在要是夏天该多好!”精神的屈服让肉体没有了抵御的勇气,但是,我们要像小草一样拥有无畏困难的心。

冬的风是寒冷的但心是炽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