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说作文有意蕴之路
初二 散文 3762字 143人浏览 齐鲁潜龙

浅说作文有意蕴之路

作者:张帮贵。单位:重庆市长寿中学。联系电话:18875295218

对于高考作文,从顶层设计来讲,作文使用的材料越来越贴近生活,就像这几年全国考卷作文题目,我们的考生都能写,都能说,立意基本没有问题,至少不会跑题、不会偏题。换句话说,我们的作文应该很简单才对。但实际上,在我们学校,大多数同学只能得到四平八稳的46分左右,也就是改卷场所说的三类卷作文,只有极少数的人能得到五十分以上,而能得到54分以上的同学,在我们一千多学生里,基本上是屈指可数。那么,学生作文分数为什么就上不去呢?以前,我对这个问题是百思不得其解,这次参加全市语文骨干教师培训,有幸听到周鹏老师《关于作文教学的一些方法》,于是乎豁然开朗起来,原来,我们学生的作文缺少了文章最最重要的东西——意蕴,由于缺少了意蕴,作文就缺失了许多耐人寻味的东西,一类卷自然就屈指可数了。比如Mg+ZnSO4=Zn+MgSO4这个化学方程式,你如果仅仅看成一个置换反应,那就没有文学味道了,没有一钉点意蕴,但是,如果你换成这样一句话来理解:你的‚镁‛偷走了我的‚锌‚。这样一说,境界全出,意蕴无穷,耐人学问。可见有意蕴在作文方面是多么重要。

作文有了意蕴,文章也就有了文采,就像一个姑娘有了气质,有了不同于常人的神韵和风度,美自然就不在话下了。《苏教版高中语文纲. 写作发展之语言‚有文采‛》这样说:要想写得有文采,必须首先锤炼自己的思想。因为语言和思想密不可分,语言是思想的载体,思想是语言的内核。语言跟着思想走。想得清楚,才写得清楚;想得正确,才写得正确;思想如行云流水,笔下才汩汩滔滔;认识事物深刻,文句才富于底蕴。但是,思想和语言又不能完全等同。有了好的想法,还不等于就有了好的表达。人们常把文质兼美作为评价诗文的标准,有了深刻的思想,还需要优美的文字去表达。孔子说:‚言之无文,行而不远。‛可见,讲究文采是非常重要的。讲究文采并不是堆砌华丽辞藻,而是在准确表达内容的前提下,做到‚词语生动,句式灵活,善于运用修辞手法,文句有意蕴‛。可见,让作文有意蕴简直是太重要了,可以这么说,有意蕴是作文有文采的最高形式。

既然有意蕴对于作文如此重要,那么,意蕴又是什么呢?《新华字典》的解释是事物的内容和含义,这个解释显然对于作文没有帮助。大文学家歌德说:意蕴即人在素材中所见到的意义。歌德的解释显然比《新华词典》准确了一些,但是,我还是觉得有点问题——这个所见到的意义是能不能直接看出来呢?如果这个意能直接见出,那显然也是没有意蕴的,就像‚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一样,就会倒人胃口。综上所言:意蕴准确来讲应该叫蕴意,即蕴藏着作者的意,也可以这样说,让有限的文字内蕴含丰富的内涵;意蕴的反义词应该是直白,直白者,直说也,故而也可以这样说,有意蕴就是有话不直说,换个方式说。在此,为了让大家直观感受有意蕴,我举一组对比实例,‚我遇到了你‛和‚花开得不是最好,可是也还好,那一年,我遇到了你‚,这两个句子比较起来,后一句明显有意蕴得多吧!

现在,我们明白了意蕴到底是什么的问题,也许有人会问:这个让作文有意蕴,该怎么操作的,没有具体操作的办法,这个提法本身也没有意义啊!是啊,该怎么操作呢?

首先、有一个立意鲜明的判断。高考作文设计,意在体现国家意志,考察学生的人生观、价值观和世界观,故而,高考作文所提供的材料基本上都是一

个社会事件,一个大众化的社会问题,需要我们在作文中呈现自己的价值判断,所以,议论文成了我们高考的主打文体。既然是议论文,我们就应该有一个旗帜鲜明的观点,观点是什么?我觉得就是一个判断。只是,这个判断必须要做到旗帜鲜明罢了,怎么才能旗帜鲜明呢?通俗点说就是不能骑墙,不能两边倒。

其次、当我们拥有一个旗帜鲜明的立意判断之后,我们就可以在这个简短的立意判断基础上雕刻意蕴了。世间所有的事物或者事件都存在于一定的时空,所以,我们可以采用这样一个方法——造境来雕刻意蕴,也就是构造事物或事件所处的境场。有了境场,有了氛围,有了美的环境烘托,你笔下所写的事物或者事件也就自然而然地有了意蕴了。比如‚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如果把这句话换成‛我有一所房子‚,那感觉就平淡了,没有味道了。它缺少了‚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带给我们的许多美的想象。

但是、造境也不是随便乱造的,他必须依据对象和情感来确定前后的逻辑关系,就拿刚才那个房子来说,绝对不能这样表达:‚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坟墓,槐花开,桑叶落。‛从对象上讲,世间绝对没有哪个‚我‛希望自己的房子对着坟墓,房子周围还有不吉利的桑树和槐树,呵呵。并且,作者心灵建构的这所房子,从情感来讲,应该是一个温暖的所在,而不应该是冷冷清清、凄凄切切的场景,所以造境必须把握依据对象和情感来造境的原则。

再次、如果你对一个材料有了一个旗帜鲜明的判断,那么,你也可以试试立象的方法来让立意判断有意蕴。《易. 系辞上》说: ‚圣人有以见天下之赜,而拟诸其形容,象其物宜,是故谓之象‛。又云‚子曰:‘书不尽言,言不尽意。’然则圣人之意,其不可见乎?子曰:‘圣人立象以尽意。' ‛于是乎,古人就提出了‚言不尽意‛,‚立象以尽意‛的创作理念。其要点有二:一是认为书(文字)不能尽言,言不能尽意,而象可以尽意;二是暗示了形象思维——‚象‛式思维优于概念思维。这个理念实际上确立了中国传统审美‚以象明意‛,偏重‚意象‛的思路。我先举个例子,‚我想牵着你的手,走过人生,享受生活的美好,一起到老‛。这句话平淡无奇,没有特色,没有余味,因为这里有几个很抽象的概念——人生、美好、老是难以体味的,如果我们换种思维方式——象式思维方式来表达,变成这样,‚我想牵着你的手,走完人生这座桥,桥上是绿叶红花,桥下是流水人家,桥的那头是青丝,桥的这头是白发‛,你看,有了桥、绿叶、红花、流水、人家、青丝、白发、这些意象的表达,整个语句就有意蕴多了。

但是,立象也不是随便立象的,它也有自己的原则。立象作为一种思维方式,它首要的原则是联类,就拿‚人生‛来说,人生是一个从头到尾的过程,所以你选择的意象也应该是一个拥有过程性质的象,比如石桥、小路、戏剧、歌曲、长河等等。而对于‚人生的美好‛,我们也可以通过立象来表达美好的人生,比如:绿柳莺啼、盈盈月光、春江花月、渔舟唱晚、高山流水等等。另外,‚一直到老‛这个概念更加空泛抽象,连时间的界定都不清楚,到底是从老年到老,还是从青年到老,还是从青梅竹马到老?所以,更加需要立象以明确之,我们可以试着用这些意象来具象化:朝暾夕阳、青丝白头、童颜鹤发、黄发垂髫等等。当然,也不是每一个象都适合语境,故而在立象过程中,我们还必须坚持适境原则,要么选择适合语境的意象,要么修改语境以搭配意象,比如,‚走过人声这座桥‛可行,但是变成‚走过人生这条河‛或者‚走过人生这首歌‛就出现逻辑错误了,这时候,我们需要修改,将之改为‚趟过人生这条河‛或者‚听完人生这首歌‛就好了。

以上两种修饰语言的方式,是比较常见的应用方式,很多著名民歌和一些文学名著都有这样的典型实例,比如《喀秋莎》的这句:‚正当梨花开遍了天涯,河上飘荡着柔媚的轻纱,喀秋莎站在峻峭的岩上,歌声好像明媚的春光。‛但就我个人而言,我更喜欢用推理立意的方式,让自己的立意判断达到一种更高的有意蕴境界。在文学创作里,推理立意有两种最常见的思维模式:一是对立思维,另一个是因果思维。

什么是对立思维呢?在文学创作的范畴里,对立思维不能严格意义地等同于逻辑学范畴里的对立思维,而只是我们在立象或者叠意的时候,将对立面呈现出来,从而拓展读者的审美体验,这种思维指导下的代表作品,最好的就是泰戈尔的《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用不是……而是……的句式,重复出现,层层推进,最终表达出‚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明知道真爱无敌,却装作毫不在意‛的结论。这里还有一句很经典的实例,一并呈现出来,‚这个世界上唯一可以永恒的东西,不是时间,不是爱;不是生命,不是恨;不是伤口,不是痛;不是回忆,不是泪。惟一可以永恒的,只有那些曾经发生的过往‛。

那么什么又是因果思维呢?因果思维法是根据事物因果联系的必然性来寻求创新突破的一种思维方法。因果两者是对立统一的。原因和结果相互依存,没有无因之果,也没有无果之因;因果思维法帮助我们从两方面加以思考:从原因到结果,由结果找原因;这在解决实际问题中具有很高的应用价值,当然它在推理立意中也有很大的应用价值。比如王阳明的这句话:你未看此花时,此花与汝心同归于寂;你来看此花时,则此花颜色一时明白起来;所以,我便知道此花不在你的心外。这是一句因果思维应用的典型,不过他是从具象到抽象的‚寻果‛过程,实际上,我们在文学语言里还可以反过来用,由抽象的普遍真理来推到具体,比如‚宇宙中有多少生物, 就有多少中心。我们每个人都是宇宙的中心, 因此当一个沙哑的声音向你说你被捕了, 这个时候, 天地就崩溃了‛。

语言是思维的外壳,是思维开出的花朵,思维是太阳,语言就是阳光,没有良好的思维,语言也不可能呈现意蕴,不会耐人寻味。要写有意蕴的文章,先要做有意思的人,如果你是一个有温度、有情义、有趣味、有理性的人,若是再乘上思维的翅膀,那你的文章,自然有就与众不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