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惊
初一 记叙文 2020字 63人浏览 万万的青蛙

这雨来的是如此突然,没有闪电,更没有雷声,只是突然地就听到了雨点敲击在树叶上,发出沙沙的响声,让人还以为那是风。

当我还没来得及发现身上的雨点越来越稠密时,疼痛已刺醒了我,我就这样仰面躺在路上,新渗出的鲜血和着雨水滋润着这冰冷的柏油路,而我,只能听着雨水滴滴答答发出的声音,来等待死亡的来临,我想揉揉那几乎要炸开的头,却发现根本就无济于事,雨滴这时就像将耶稣定在十字架上的钉子一样插进我的伤口,折磨着我的痛觉神经,打击着我的心理防线,让我无法移动分毫,我要死了----对于我现在的状态,这是最准确的事情。

高速公路旁的那片树梢,还是那么幽暗与深邃,密密麻麻小树的枝条都横七竖八随心所欲地伸向了各自的方向,吧有限的空间占据的密不透风。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然而,就在这时,这密不透风的树荫闪过点点光晕,地面夜随之抖动起来,轰隆隆地想起来,有车子来了,这一点躺在地上的我无疑是听的最清楚的,看着那飞快驶近的汽车,我想我有救了也许不,司机根本没有看到我,汽车越驶越近了,我想大喊,可是喉咙的疼痛牵动着我,让我只能发出沙沙的响声,近。。。。太近了,近到我躺在地上都可以看到司机苍白的脸和那马上要燃尽的烟头

“好”不错!随着一个矮胖男人的一声喊,周围的灯光亮了起来,我忍受着刺眼的光芒,接过助手递过来的一条毛巾,擦拭着身上的污垢,矮胖男人拿着一瓶水慢慢走来“好。总算是拍完了最后一个镜头,今天回家早点睡觉,明天我请大家吃大餐”话音刚落就拧开那瓶水,抬头一饮而尽,那肥大脖子上蠕动的喉结,真是说不出的厌恶。

楼外的雨还在下,我紧握着方向盘,看着窗外飞逝的景物,说不出的畅快,拍了一年的戏,今天总算有了个结局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不由的我加大了油门车飞速达到180迈,还没有来得及享受这风驰电掣的快乐,车身一阵震动,没等我反应过来,车身已经翻了过来,金属摩擦地面的火花刺得我睁不开眼睛,那嗡嗡的刺耳声,我发誓一辈子也不会忘掉,我被甩出车外,浑身的骨头仿佛已经碎了,我试图爬起来,可就在这时,一辆货车,一辆起重货车驶了过来,我肯定它超重了,和着凄厉刹车的尖叫,伴随滚动的车轮,毫无悬念的印在了我的身上,在那瞬间,我不禁自嘲,刚拍过的电影镜头真实地出现在我身上,果然是人生好戏,唯一与之不同的是在现实中我仍可以尖叫,那还等什么呢?啊----

啊又是一阵灯光刺醒了我,我抬头一看,看到一脸惊异的导演和演员们,只能嘿嘿一笑,不好意思,做了个噩梦的我敲着脑袋,因为几天的熬夜拍戏让我的头酸痛的可以,我跟他们打了个招呼,去洗一下脸,盥洗室的灯光昏暗的可以,可此时我却必须待在这灯光下感觉谁的冰凉,以平复那喷涌的肾上腺激素,风好像能穿过窗户似的,冰凉的让我发抖,我抹了一把脸,盯了镜子中的自己,脸苍白得可怕,我努力告诉自己“平静下来,静下来,过了今晚就好了,什么也没发生,什么也没发生

水哗哗地流着,在凄惨的灯光下带着些许的不真实的温柔,门在不知根源的风下飒飒煽动着。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甩甩手,在空荡荡的走廊上走着,心头闪过一丝郁闷,这破电影,飞的族人家的办公楼来完成影片的最后剪辑,还偏偏是15到18楼,整个四楼层里只有18层的厕所能用,对此我只能走路时使劲地跺跺脚,以发泄心中的些许不快,我轻按了一下电梯的按钮,看着猩红的数字一直蹦到18,心里竟嘿嘿发笑,过了今晚,一切就结束,“哗”电梯的门开了,出任意料地,里面竟有人,一个女人,准确地说一个漂亮地女人,充满东方的神秘气质,一头黑发披肩,灯光的掩映下脸上带着友善的微笑,请原谅,在这里我无法向您描写清楚她的样子,他伸出手那白藕般的小手,手上还拿着一个牛皮纸袋子,“这时你的加班费”他的声音让人觉得是从很悠远的山谷传来,空灵的无法形容,我有些惊讶,“哦,你是?”“我是财务室的,您就叫我小默吧”,我据接过沉甸甸的牛皮纸袋子,还没待我说话,她有幽幽地说:“导演让你在楼下等他”,看着她那冰冷的面容,我没有了说话的欲望,只有看着她伴着呢叮叮的高跟鞋的声音消失到18层楼的尽头

“叮电梯到了一楼,走出电梯,感觉着不同亮度带来的视觉上的不适。门外冷风吹着,汽车的呼啸声掩映着灯红酒绿的不夜世界,原本应该有的夜幕却被糜烂着的病臭气息所掩埋,而我却在这恶臭气息中,感觉夜的无力与苍白。

我一边等着导演,一边感觉这夜的无奈,半小时过去了等来的是导演怒气冲冲的电话“你跑哪里了?去个厕所半小时?”我努力忍受着令人厌恶的声音,听着驶过汽车的呼啸,说道“不适您说让我在楼下等您么?”导演的怒气更大了,我甚至能想象到此刻他那肥大的双层下巴一定抖动着,将几滴湿滑的口水喷到手机上“放屁,谁告诉你的?我还等着你做最后的剪辑呢!”我清踢脚下的易拉罐,让他翻滚到车流中,在车轮的挤压下瞬间成为一块铁皮,我轻咽一下口水说“财务室的小默告诉我的”“你再说一遍,谁?”我有些不知所措,道:“小默啊”“你等等,我马上下来我还没有反应过来,电话那边就传出了嘟嘟的忙音。只剩下幽蓝的手机屏幕在夜幕下闪动着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虚惊21篇同标题作文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