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路温情
初一 记叙文 958字 69人浏览 danielyu21cn

夜幕笼罩着城市,我坐在一个露天的小摊上吃晚饭,一碗胡辣汤,两块钱的葱花饼。吃饭过程中过来一个老爷爷,头发花白,手里提着把二胡,然后慢慢地蹲在我旁边坐着的三个人边上,轻轻拉着,虽听不懂拉的什么,但还是很有节奏的。

拉了约两分钟,边上一个人说“要钱吧,去一边拉去”。老爷爷慢慢地站起来,也许这样的斥责他已听得太多了,但他缓慢的动作和神态依然显得那样羞涩腼腆,那样不好意思,这是一个善良的人才会有的表情,我的心突然变得柔软。由于对世道认识的深入,我已很久没有施舍钱给乞讨者了,但对这位老爷爷,无论如何都不能用施舍这个词吧,他在这个黑色的傍晚,奉献着他的劳动,不,他的艺术。

尽管我的饭就要吃完了,我还是说:“爷爷,过来这边拉吧。”他愣了一下,也许已经很久没有人主动邀请他演奏了,也许从来没有一个陌生人这样亲切地叫过他爷爷。他还是过来了,我顺手拎来旁边一个皮凳子让他坐下拉,他却不敢坐下,还是蹲着拉。

我边吃边听着,感觉口里的饭是这样难吃,我本想他付出劳动我付他工钱,这是对他人格的尊重,但现在,我却感到自己像个大坏人,正在剥削一个头发斑白一无所有的穷困老人。我终于鼓足勇气对老爷爷说:“爷爷,您吃饭了吗,我请客。”他急着说不用了,不用了,然后继续拉着,听口音他是外地人。我希望他的演奏立刻结束,但我又不忍心打断他,我只有以最最快的速度吃完饭。

我摸了一下身上只带着15块钱,付完4块的饭钱,把剩下的11块钱全部送给了他,这是我能给您的最大帮助了。我匆忙地想走,我不想看到世间的苦难,因为我没有能力解决,这个漆黑的夜掩盖了太多的辛酸与不幸,我记得曾经的某个年月我也曾在这样的夜色下独自哭泣。

这时老爷爷突然大胆地盯着我说了句什么,由于他外地口间我没有听清楚,但绝不是“谢谢”两字。我心头一惊,莫非这也是骗子,莫非我付的钱不够,这里可有很多人看着。“什么?”我情不自禁大声责问到,周围人都扭头向我们这边看来,老爷爷的脸却是那样慈祥而愉悦,他又说了一遍,这次我终于听清楚了:

“希望您工作快乐!”

我快速离开,为刚才自己的失态感到羞愧。我刚才的声音和样子一定吓到您了吧,您会经常这样向别人客气地致谢吗,天已这么黑了,您还要这样继续乞讨下去吗,您可有儿女,您可有家,您可有牵挂的小孙孙,若有,他们会在这样的夜色下想您吗?您一定会想他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