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节征文(3)
三年级 记叙文 3590字 1250人浏览 442661440

双刃剑,锋从何处来

1703班 王一名 指导老师 杨兰

人类终究打开了潘多拉魔盒。

——阿尔博特·爱因斯坦

七十二年前,一片蘑菇云从广岛上悄然升起,随即,曾经号称“陆军之城”的广岛,化作了历史的烟尘。一场战争就此落下了帷幕。似乎,很完美,不是吗?

七十多年后的今天,在那片曾经被叫做“广岛”的土地上,依旧寸草不生,死寂,沉默,却向我们无声地哭诉着,那惨痛的回忆。

科技,被马克思和恩格斯称作了第一生产力,对此,没有人可以否认。然而,与此同时,它也被称作是一把双刃剑,对此,我也毫不否认。只是,很好奇,那道朝着我们自己的刀锋,是谁磨出来的, 不是我们自己吗?

历史的荒野

深陷于历史的荒野,在那里,耸立的纪念碑上,不仅镌刻着功勋和自豪,还留下了令人费解的一切。

——阿列克谢耶维奇

三十一年前,在前苏联的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管理室中,几位政府官员喝得酩酊大醉。那天晚上,没有月光,没有雷雨,远方的居民们,却意外地看见了一束强光,接着,似乎是打雷的声音,而后,天空重新变回了黑暗。那一夜之前,谁也不可能预见到,一个完全用于和平建设的科技设施,会造成如此巨大的破坏。关于切尔诺贝利,有极多

的数字值得列出:辐射量相当于广岛核弹的100倍,核心区的辐射达到了3500伦琴,约600000人参与了救援,辐射区至今还生活着数百万人„„从物理学的角度来看,有些放射性元素的半衰期达到了上万年。这就意味着,至少一万之内,这片土地上不会有任何生机。这仿佛是压垮前苏联的最后一根稻草。不久,东欧剧变,苏联解体,一座还处于建设中的大厦轰然坍塌。然而,这又有何益?辐射区的居民仍然没有脱离危险,他们才是最大的受害者,却没有任何科技可以去拯救他们。如果未来,在更为先进的科技文明中,人类面临一场更严重的灾难之时,又有什么可以保护他们呢?血肉之躯吗?

很多人对自己与科技的关系充满信心,日本人尤其这样。他们曾对前来调查的阿列克谢耶维奇宣称:日本核电站的每一项技术都严丝合缝,管理人员也绝不会喝的醉醺醺的,悲剧绝不会重演。悲剧还是重演了!福岛核泄漏后,有不少人只觉得,自己似乎被骗了。事实上,人类从来都是在发展“自欺力”,在完全掌握一项技术之前,便在利益的驱使下,大规模地投入使用,丝毫不考虑,科技是否成熟,自己有没有能力去控制,自己有没有能力去保护自己。

切尔诺贝利与福岛事件,仅仅被称作了事故,及意外造成。相比之下,若是有意为之,其后果不堪设想。科技,可以造福人类,也可以毁灭人类,一切取决于你如何去利用。生活在和平年代的我们,没有亲眼看见过化学毒气中挣扎着的平民,没有亲眼看见过德军坦克下血肉模糊的尸首,没有亲眼看见过因争取民族自由而一个个倒在了血泊之中的亚非拉人民。有人说,科技是一把双刃剑,是科技加剧了战

争的残酷性,我只觉得这话过于偏颇,似乎是在掩饰自己的过错。科技只是一件单纯的工具,没有思想,没有意识,却被有灵魂的人类所使用,听命于人。如果有的人,在毁灭自己的迷途上仍不知折返,人死,则曰:“非我也,科技也”那只能是自取灭亡。

现实的冰原

传统观点认为,全球大规模的环境恶化自第一次工业革命开始,与科技的发展脱不了干系。而现今最有效的治理方法,也是以科技手段去治理。可见,目前,不论是环境问题的产生还是环境问题的解决,都有赖于科技。科技,加快了发展节奏,加速了资源消耗,从而加剧了环境问题;科技,有效提高了资源利用率,有效治理了环境污染,有效缓和了当前的环境形势。似乎是自相矛盾。不如说成,人类利用科技加剧环境问题的同时,又试图利用它来解决这些问题。

的确,科技治理环境,自然比传统方法效果更佳。然而现代人的观念却是:先污染后治理。为了经济效益先不择手段,发展之后,再以科技手段去治理。这也难怪环境问题会层出不穷。以前一直强调水资源的保护,后来又大力推广低碳生活。自然本事是有一定调节能力的,若是在其限度之内去发展,何须再大规模地治理?

同样,环境问题也绝不能把责任推卸给科技。如若工厂依法经营,以科技手段处理生产过程中产生的工业废料,又怎会破坏那一泓清泉?若是我们每个人心里真正装着环境,装着自然,而不是一味地空喊口号大肆宣扬,也何须煞费苦心专门去治理?温室效应仍在加剧,两极冰川逐年消融,臭氧层空洞日益扩大,这些,不应说成是科技的

负面效应,而是滥用科技的我们人类的罪过。我们应反思的,不是所谓的科技的两面性,而是作为使用者的我们,如何去合理地使用它。

消失的手艺人

大年初一,天还未亮,老街上早已经热闹了起来。卖桂花糕的老伯,在铁烤炉上,整齐地摆开十几个面团,揩油,添糖,翻面,有条不紊。出炉时,还不忘把自己收集的,用祖传配方保存下的桂花瓣均匀撒在糕上。如此一来,油脂的醇,砂糖的甜,桂花的香,都隐匿在了他双手捧着的那方天地里。走进一家民居,一只花猫直扑进我怀里。它的主人,一个白胡子老人,摸着自己的白胡须,对周围乡亲喊:“大人让开,小孩先来。”叔叔们自发地让出了一条道,什么规则,在这里都不存在,人人都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剪发是一门互动的手艺,他用眼睛看你的发质,用耳朵听你的需求,用触觉感受你的发量,体会你的审美。不知不觉,头发剪完了。他不肯接钱,指着一个木匣子说,丢里面吧。忙的时候,他也会说,看着给呗,然后转身忙活别的客人去了。记忆中的春节大抵如此,寒气中也带着几分温情和融融的暖意,而今却只能是怀念。

有人说,科技的发展,对传统手艺人的冲击是最大的,以至于他们不得不在社会上销声匿迹。如今,林立的高楼占领了老街两旁,新修的柏油马路取代了原先的石子路,各色西式糕点专卖店替代了走街串巷摆摊买桂花糕的老伯,一家家发廊凭借着先进的机器设备, 赢得了顾客的青睐。,而原先隐藏在民居中的那一家,已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被淘汰。一切都那么陌生,那么令人费解。

小时候,对手艺人的理解十分狭隘。总认为,只要是靠一门手艺维持生计的,都可以被称作手艺人。手艺人几乎是与财富挂不上钩的,他们起早贪黑,迫于生计而背井离乡,四处奔波。每到一方,他们总会最早地与当地人打成一片,一来二去,便熟识了。手艺人带给人们的总是快乐,这不仅有赖于他们精湛的手艺,更源于他们身上所展现的乡土人情。他们总是笑着送走每一个顾客,总是最大限度地将手艺发挥出来,总是能给你一份熟悉的感动。他们大多数人都没有学历,没有背景,也没有人教他们应该怎么做,更没有人强迫他们如何去做。因而,他们总是保持着朴实的为人本色,总是将快乐融汇于自己的手艺之中,传递给每一个人。

现在,一切都变了。生产车间里的机械臂,肆无忌惮的挥舞着它们的铁爪子,似在向传统手艺示威。生产过程变得毫无温情可言。在社会发展的大潮中,也不知淘尽了多少手艺人。他们,有的迫于竞争压力,迁到了更偏远的山村,有的被生产公司雇佣,每天在冰冷的车间中,机械般地重复着同一个动作。有多少手艺人是包含人生经验和感情的?手艺人更像是一位位诗人,他们的每一件作品都应是一首诗,有感而发,真情实意。他们所做的,不是用来收藏的珠宝,不是毫无情感的机器,而是贴近人心灵的东西。

城里的手艺人,弥足珍贵,因为他们,除了要打磨技能,还要对抗这浮躁的社会,全靠自己的意念。在科技的大潮中,手艺能给人带来的那份宁静,那份细腻,那份优雅,那份温情,到底还能持续多久?

谁弄丢了乡村夏夜

日暮时分,乡村最后一缕炊烟,也袅袅的融入了茫茫夜色之中。风起,吹动了一池皎洁的芙蓉。池塘受到惊扰,开始不安了起来。几声蛙鸣过后,荷叶交映间,一轮皓月缓缓入水。随即,不知是哪里来的顽石被掷入水中,打散了水中的一片天,一轮月,打湿了阵阵回忆。

在一座古朴的农家小院,蒲扇摇着自然风,将祖父和周围的大人们一个个扇得东倒西歪。月亮笑了,我打开自己的专用火柴盒,月光倏地钻了进去。对这意外的惊喜,心里照样美美的。不开窍的小弟,趴在水缸旁,呆呆的望着里边的金月亮。他痴痴地对着月亮扮鬼脸,一会儿拧鼻子,一会儿歪嘴巴,一会儿又眯起了小眼睛。月亮不理他,他便嘟起小嘴,右手在月亮上一撩,一朵朵月光就溅出来了,泼凉了乡村夏夜。

而今的孩子,又在做什么呢?池塘污了,池水浊了,便没有了那蛙鸣与荷花。蒲扇那点可怜的风儿,在制冷空调面前,可谓是相形见绌。火柴盒成了废品,孩子们低着头,手持各样手机,指尖轻点屏幕。玩网游,看卡通,成了他们童年的主要活动。

农家小院已被拆除,摩天大楼拔地而起。街上五光十色的霓虹,可不是单纯用来照明的。月亮没了,星星没了,曾经的情景,现在只在梦里闪过,一幕接一幕。记忆的闸门怎么也关不上,心中的思绪无法控制,又随风飞上了九霄。现在,还有多少人能抬头仰望星空,还有多少人会在一个夏夜里悠然,欣然?我一遍遍的叩问灵魂:是谁弄丢了我们的乡村夏夜?

人们总把科技称为双刃剑,殊不知,那道多出来的刀锋,其实是

我们自己磨砺出来的,最终,也应由我们自己去毁掉。当然,前提是,先醒悟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