撕下历史尘封的面具
高二 散文 1384字 50人浏览 白羊钟摆

浴室中,水哗哗地流着,下水道因多年未清洗有些堵塞,水面渐渐升了起来,拖鞋随之起浮,宛如一只将要远航的船。它会漂到哪里去呢?思绪陡然间漂到我们的邻国——隔海相望的日本,我的心微微震颤起来……

它在我的印象中曾是个无恶不作、到处“模仿抄袭”的国家,我也曾为侵华日军的残忍屠杀深深地恨过它。然而随着阅历的增加,我发现它并不是我想像的那样。日本的动画让我开始留意它的山川风物,我惊奇地发现,在京都有许多与中国十分相似甚至更加古朴的寺庙、佛像、祭坛,那里有在中国似乎已经“绝种”的和服、木屐……甚至在大街上随便找一个人,你根本无法区分他是中国人还是日本人。于是一丝疑惑从心底冒了出来:从鉴真东渡到戚继光抗倭,从甲午战争到如今那个小岛,为何两个如此渊源深厚的民族有着百年纠缠不清的恩恩怨怨?

是战争暴力,是殖民掠夺,还是拒绝面对错误?这些显然是重要原因,但并不全面。我隐约觉得有着某种力量羁绊着中日友好进程。更进一步地了解日本普通民众的生活是在看了《千里走单骑》和《东京审判》之后。原来日本家庭中也有着难以割舍的情感,他们会为亲人的痛苦哭泣,会为自己爱的人付出一切,这种情感与我们一样,与全世界人民一样。正如《东京审判》中那位记者所说,中国人民是很好的人民,日本人民也是很好的人民。《千里走单骑》中高田先生为了完成身患绝症的儿子的心愿,孤身一人来到云南,历经磨难。云南人民给了他无尽的帮助和支持,这让我觉得格外温馨。然而在我身边,有些同学对日本人、日本语、日本画、日本家电、日本汽车,深恶痛绝,似乎全然不可接受所有印有日本字样的东西。其实,真正引起世代恩怨的并不仅是战争和政治,更多的是人们根本不愿撕下尘封已久的面具,面对敌人的后代。我们的子孙视其子孙如禽兽,世代如此。我们盲目地抗拒和敌视所有与之相关的东西,实际上是在为文化的交流和政治的改善刨一条越来越深的鸿沟。其实,当你从面具夹缝中细细欣赏日本文化,你会发现,日语只要不从当年侵华鬼子的口中说出,就独有一番韵味。平假名、片假名用沾钢笔书写,极尽了汉字的挺拔和柔美,札幌拉面美味难挡,樱花瓣瓣别有美趣……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相信,既然我们双方都有着丰富、美好的情感,那么日本人民也一定向往和平、安定的生活环境。对于侵华历史,我们的确要牢记,它教会我们知荣辱、图发展,但又完全没有必要再用一成不变的眼光看待那些曾经被迫离开家乡上战场,同样也深受战争之害的日本人及他们的后代。我心中突然有一种强烈的呼唤:世代有着恩怨纠葛的民族啊,请用发展和平等的眼光看待那些与你们有着同样情感和追求,但又迫于时代和历史的压力,背负着难以洗刷的“罪名”的人们吧!不要认为富士山是魔鬼的殿堂,不要让耶路撒冷成为中东短暂而又惟一的安宁之地。对于世界格局、国家政治,我们似乎没有权力和能力加以干涉,我们所能做的,仅是以心灵互相沟通、理解,为将来真正的和平与发展奠定牢固而又广泛的群众基础。有一天你主动摘下面具,你会发现对方亦在用真实的脸庞微笑着。在此,我真诚而又迫切地希望各国政府能够客观地看待历史,以正确的态度和合理的政策解决历史遗留问题,推进世界和平发展的进程与各民族的交流,让全世界人民都可以在和平环境中享受这个时代的幸福。

水仍哗哗地流着,拖鞋已不知漂到哪里了。我想,这呼唤并不仅仅在中国,在日本,在巴勒斯坦,在以色列……在世界每一个渴望和平和理解的角落,一定都会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