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的思念
初一 散文 809字 232人浏览 ly13437

女儿的思念

亲爱的爸爸妈妈:

“彼岸上,蝶翅载着的思念,变幻了,你我窗口的风铃;此岸上,眉宇间浮起的浅笑,染红了,深秋里,一树的枫桐。”

在纸上写下这几句话,抬起头,瞳孔深深凝望着远方的天空。秋风徐徐而起,吹闭了门户,洗净的衬衫,轻轻飘开,在阳光下白的刺眼。窗台的风铃,叮叮当当的碰撞,清脆的。

忘了是谁说过,爸爸妈妈在哪儿,哪儿就是家。可是打工的爸爸妈妈远在天涯。那么,我的家呢?家也远在天涯吗?不敢去想。人,真的可以了无牵挂吗?只是沉浮,只是悲歌么?拥抱自己的身体,忘却了此身此处,只听着风清晰入耳的喘息,破窗而入的秋天。 泡一杯奶茶,却又等待着热度散去,再独自喝尽。没办法,身体沉下去,沉下去,仿佛无止深渊。想念,牵动记忆:爸爸的头上添了几些银丝,妈妈的脊椎又开始疼痛„„想了好久,拨通电话,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甚至连那一声“爸,妈”都卡在喉咙里,唤不出声。听到妈妈的声音,心中升起了安详,也盈满了荒凉。巨大的幸福,压抑着巨大的悲伤。妈妈埋怨我,没事喜欢乱拨电话,我便笑了,嘴角浮起小花两朵。妈妈没有看见。“没事就挂了啊。”妈妈说。电话那边传来“嘟嘟”的声音。我的笑容僵在原处。窗外又起风了,微开的窗口,透进了风,把风铃摇响。窗台的风铃,叮叮当当的碰撞,清脆的。 我的右手无名指上,有一处结痂的伤疤。那是我生火煮饭时烫伤

的,只是想再尝一尝妈妈烧的菜的味道,妈妈教过我烧菜。这是一处令人流泪的伤疤。如果看到右手会哭的话,看到左手,我一定要笑。你们总说,如果能陪着你和妹妹该多好。你们的话仿佛是在埋怨自己。可是,爸爸妈妈,我却时常感谢你们,你们赐予我生命,坚强的生命。我们不曾分开,那窗台的风铃,依旧在叮叮当当的碰撞,清脆的。 但是,还会轻轻地心疼,无法停止。

是思念的缘由吧。

你们的女儿 汪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