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真相为话题的作文
初一 记叙文 2263字 3751人浏览 zhuanghh520

以真相为话题的作文 我们总是漏掉一个镜头 1 “小慕哥哥,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为什么最近总是躲着我。”苏夏站在比她高出一个头的周慕面前,忽闪着大眼睛问。 “没什么,最近比较忙而已。” 周慕没不经心地说着,一手拽着书包带,日光越过苏夏瘦弱的肩头,望向校门口,一脸的着急。 她循着他的视线看过去,一个身穿白衬衣,胸前系着淡蓝色蝴蝶结,着一条黑白相问的格子短裙的女孩手抱几本书站在那里,向学校里张望着,像在寻找什么似的。 苏夏认出她了,那个叫桑若的女生,是邻校的校花级人物。 再看看眼前的周慕,眼睛里全是桑若的影子,全然不顾面前的苏夏,在他的面前,桑若宛如仙子,而自己宛如空气。 苏夏的心里忽然像被什么东西扼住一般,痛得不能呼吸。她低着头从周慕身边走过,没有道别。没有人看到她的眼睛里满含着泪水,只差一点点就要掉落下来。 她身后的周慕还在注视着校门外的桑若,似乎没有觉察到苏夏的离开。一行眼泪冲破最后的防线,在她的脸庞上肆意流淌。 他的心里,曾经住着苏夏。是的,是曾经。 2 忘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苏夏就一直陪伴着周慕,叫他小慕哥哥。 那年幼儿园里一个胖小子趁老师不注意抢走了苏夏的蛋糕,没有了蛋糕吃的苏夏一个人躲在滑梯的角落里悄悄哭泣。 “给,我的给你吃。”一块镶嵌着粉色花朵的蛋糕托在一个虎头虎脑的小男孩的手心,放在苏夏的面前。她擦擦眼泪,迎着阳光望去,看不清他的脸,却可以感受到小男孩温暖的笑容。 她接过他手里的蛋糕,用小手一点一点细心地掰开来。“谢谢你,我们一人一半,好吗?” 两个小孩面对面地坐在那里,一人一半蛋糕一口一口吃起来,他们全然不顾粘在嘴角上的奶油,笑得无比灿烂,如那天的阳光。 小慕哥哥,这是我的新玩具;小慕哥哥,你看我的新衣服好看吗;小慕哥哥,你不要和他打架嘛:小慕哥哥,你下课还在学校门口等我吗;小慕哥哥,你看我也戴上红领巾了;小慕哥哥„„ 忘了从什么时候开始,苏夏就这样叫周慕为小慕哥哥。不是不记得,而是因为那些记忆太厚重,苏夏已经无法剥离到最初的样子。 3 苏夏翻开相册,阳光铺在上面,模糊了视线。 幼儿园、小学、初中,他们一起上学,一起长大。她叫他小慕哥哥,他唤她小夏,从未改变。 可是,很多事情就是那样的不可思议,我们以为一直不会改变的事情,就那么不知不觉地改变了。 那天下午放学,与往日一样,周慕背着书包,手里握着苏夏喜欢的珍珠奶茶在校门口等她出来一起回家。 时问一分一秒地过去,教学楼里的人都快走完了,也没见平日里一放学就第一个冲到楼下向他飞奔而来的苏夏,周慕的心里掠过一丝不安。 放学后的楼道里安静了许多,周慕径直向八年级二班的教室走去。门虚掩着,留有一指宽的缝隙。周慕走上前去,准备推开门,正在这时一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声音钻进他的耳朵。 “谁叫你找到这儿来的?” 是苏夏的声音。门缝里那个背对着他的身影是那么熟悉,是一直叫他小慕哥哥的小夏。 苏夏站在门前,冷冷地背对着门,背对着门外的周慕。 另一个男生走过来,一脸温情地面向苏夏,嘴里还低声说着什么,欲要扶她。 周慕那只本来要去推门的手,停住了,他攥紧了拳头,关节被捏得咯咯作响。什么东西闪过周慕的眼睛,落下来,沉淀了深深的哀伤。转身,离开。手里那杯珍珠奶茶重重摔在地上,塑料杯身裂开一条很大的缝隙,咖啡色的液体涌出来,向四周蔓延。 4 周慕和苏夏已经很久没有说过一句话,有时候在走廊里遇见,也是彼此低着头走过,仿若不曾相识一般。 时间就这样定格在学校一年一度的话剧大赛。 台上的苏夏一身贵族服饰,还戴着金黄色的假发。周慕坐在台下,漫不经心地看着表演。 “谁叫你找到这儿来的?” 朱丽叶的声音响彻全场,周慕愣了一下,若有所思地看着台上的苏夏。 那个扮演罗密欧的男生,含情脉脉地对着苏夏说:“爱情怂恿我探听出这一个地方;他替我出主意,我借给他眼睛。我不会操舟驾舵,可是倘使你在遥远的海滨,我也会踏着风波把你寻访„„” 那个下午,教室里的苏夏背对着门外的周慕,那句话不是对着周慕说的。

当周慕转身离开的时候,站在讲台上,被门挡住的班主任说:“停,这个地方不可以这样„„”

5 苏夏和周慕最后说话的那个下午。周慕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苏夏,他觉得眼前的苏夏很陌生。他很怀念那个单纯可爱的小夏。 他的目光越过苏夏的肩膀,看到那个穿白衬衣的女孩。在周慕的记忆里,苏夏也有那么一件白色的衬衣,领口绣着小亮片,穿起来像个小公主。看着看着,周慕走神了„„ 身穿白衬衣、胸前系着淡蓝色蝴蝶结、着一袭黑白相间的格子短裙的女孩桑若手抱几本书站在那里,向学校里张望着。 苏夏转身看着周慕冷冷的背影,泪水划过脸庞。在她转身低头走进教学楼的时候,桑若对着一个刚走出校门的女同学喊着:“我在这啊„„” 周慕背对着苏夏,眼圈红了。小夏,你为什么可以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你为什么到现在连一个解释都不给我。 6 周慕知道自己错怪了苏夏,他等着比赛结束后去道歉。 苏夏在后台换好衣服,将表演服装叠好放在道具箱里,和同学老师告别。 校门外,苏爸爸在车里对着一张飞机票

发愣,他怎么也想不通,一直坚决不同意和他一起移民加拿大的女儿怎么会突然答应他。 苏夏站在校门口看着学校里大礼堂的方向,她想念小慕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