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故事
高二 记叙文 1712字 3117人浏览 QSY帅帅

突然发现有些时间没看见他了,只是今日他与我又一个擦肩,让我不得不注意到他的存在。总是那么仓促,仿佛与外格格不入,我在路旁悠闲行走时,他正端着一个饭盒,用那双单薄瘦弱的双腿奔跑。他确实有种气质,那种让每个人都生得怜悯的旗帜,像在学校里唯一一个清洁工老人,以为同学指着他说:“真可怜!”而他在这个寒冷穿的竟比那个清洁工老人更要单薄。我在思考,他导电是如何的一个人物,但他却不像是迷一样的人,没有电视里的任务般拥有诡异的笑容,也没有深邃的眼神,只是一个在路上为一件很匆忙的事情不停催促着的老人。
第一次看见他时,他也是拿着一个饭盒,从食堂出来,那时正下着雨,他一直在跑,身高不过1.5左右,两条腿太细,穿着双黑色布鞋,两只鞋不断在水泥地上摩擦而发出声响,他大概是劳累到脚也抬不起太高了。我认为他是因为雨天没有雨具而不得不跑的缘故,没有多想,他让我心情有些凝重,我仿佛已成为他的什么亲人,让我生了太想帮他的欲望,而我始终没那么去做,知道他消失在我的视线内。
后来几次都在院中看到他,还是从食堂出来,端着饭盒,保持着原先那么仓促地跑着,而这些天即便是晴空万里,他依然是不得变化地奔跑。这样不因季节而改变的行为让我对他起了较为大的兴趣。我本人对这种事情时常都抱有探索的精神去寻求,只是每次都不会有任何实践。
我一直在他后面走着,他一直匆忙地跑到在我家后面一栋单人公寓里消失,我不愿紧跟在他的后面,只是回了家中。知道那边有个守门处,还知道有个老年活动中心,至于楼里住的全是设计院里工作的单身之人。
我喜欢用猜测的方式来解决对他的种种不解,当把所有的可能都摆开之后,我恐怕也难寻真解。
或许他是个父亲,在为自己还未成家立业的孩子打饭,怕他饿着,便匆忙起来。我想如果是这样的猜测也是不为过的,现在80后孩子一向是在追求自己的满足和需要,这一点是好的,只是一些人仍是太过于在意自己而让年迈的父母为其担心,还因为自己的忙碌而劳烦到年迈的父母为他们服务,这样的事情或许我没有理由去过多评判,因为我想不到等我以后是否也会有如此的行为,那时我又该如何去面对我在此刻所说的每句?但我仍坚持长大之后独立是要完全的,不能因为自己在赚钱就不在乎让父母再为你奔波操劳。这样的后悔只有他们彻底离开你之后才能明白,而那时再明白恐怕不会再有什么太大的意义了!
或许他只是在那栋楼里的守门人,他打的饭也只是给他自己,他的如此匆忙也是为了快些到达自己岗位,管理好楼内的秩序。如果是这样的猜测我认为要更准确一些,但若真是如此,却要比上种猜测更悲哀些。他在这甚至连他的亲人都没有,只有他一个人,这么老了,却还要有一份工作,靠自己的力量去养活自己,这种悲哀却也是很伟大的。他的亲人又在何方?他的后代或许是儿子。但可能已在为自己的孩子学业操劳,与自己的妻子甜蜜,很难想起自己年迈的父亲。他的后代也可能是女儿,而那女儿可能在被自己的丈夫管制,在打拼自己的事业,在追求自己的幸福,也很难想起自己还有个其貌不扬的父亲。也许他的妻子早逝,他拉扯儿女成长,成才,之后儿女奔赴前程,他只好自己找份工作,因为太爱子女,所以宁愿自己苦点累点也不成为子女的负担,靠自己的力量来生活。
我的猜测只能进行到这里,这样的猜测不时创作,所以我们必须贴近生活,而当我贴近生活却发现生活原来是这样残酷。老人是一个让人怜惜的角色。我几日前因情写下了《可怕的苍老》,里面是因为姥姥患了老年痴呆而成为儿女的负担,儿女都在为她操劳,而她却什么都不知,虽然有时后代们会异常恼火,而始终没有放弃她。而他却可能没有亲人的特别关照,尽管他保持清醒却不醒却不曾在晚年感觉舒适。
这才是真实的生活,但当我们读多了一些自我的随笔和小说之后,我们还能想到这些吗?90后成长中的孩子,现在我们追求理想是正常的,可是我们追求之中不能忘记思考,不能忘记这个世界里除了理想还有真情,这种真情不是众人追捧的爱情,也不是让人信奉一生的友情,这只是已被些人远离的亲情,这种情不能总是感天动地,却始终让人易落眼泪!
他是怎样的老人?我如今仍不知,我大种种猜测是源于他仓促的步伐,瘦弱的背影。他仍不是迷一样的人,但一定是有故事的人,如果我们能知道,能听到,一定受益匪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