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聊斋志异之婴宁》有感
三年级 其它 1006字 2765人浏览 凌原

观《聊斋志异之婴宁》有感

异史氏曰:“观其孜孜憨笑,似全无心肝者。而墙下恶作剧,其黠孰甚焉!至凄恋鬼母,反笑为哭,我婴宁殆隐于笑者矣。窃闻山中有草,名„笑矣乎‟,嗅之则笑不可止。房中植此一种,则合欢、忘忧,并无颜色矣。若解语花,正嫌其作态耳!”

这段话出自蒲松龄的《聊斋志异之婴宁》。婴宁,是蒲松龄作品中笑的最美的女子。影视作品中,婴宁的出场正是伴着那银铃般欢快的笑声:在碧波荡漾的江面上,一叶扁舟和着女子动人的笑声缓缓驶来,拈花一笑,引起一段尘缘。而小船划过,留下一路波纹,那清脆的笑声则留在了有缘人的脑海中,久久无法忘却。

王子服,因这少有的一次出游邂逅了心中的女子,更是在几番波折后寻到了女子的住处。深谷中一处意境深远的茅屋,女子肆意的放声欢笑。屋后,婴宁调皮地在树上嬉戏,笑声飘散四周。这个大胆的女子,在这只属于她的天地活的潇洒,自在。

随后的情节正如我们所预料,婴宁离开了这片自由的天地,嫁到了王家,也给尘世带去了她如泉水般叮铃的笑声。婚后的日子,婴宁那欢快的笑声未曾间断。每每遇到母亲忧愁生气的时候,婴宁来了一笑就好了。奴婢有点小过错,害怕遭到打骂,就求她到母亲那里同母亲说话,有过的婢女去母亲那里自首总是会得到赦免。而婴宁爱花都成了癖好,问遍了亲戚朋友,悄悄典当了金钗,去购买好的种子,过了几个月,台阶茅厕,无不种满了花。婴宁那欢乐的笑声驱散了王府的沉闷,带去了缕缕清新。

庭院后有一架木香,本来就靠近西边邻居家里,婴宁总是攀登上去,摘花来插在头上玩耍。而这行为在当时规矩森严的王府中是不被母亲待见的。母亲不时遇见,总是呵斥她。婴宁一直没改。而就因为这行为,因为她那清脆的笑声,在为家里带来祸患后受到了母亲的严厉斥责。而从这以后,那银铃般的笑声便再也没有出现了。婴宁,这个随和,善良,洒脱的女子也终被封建礼教折断了翅膀。

其实,故事的开端便预示了这将不会有一个美好的结局。那样天真,不谙世事,随性而活地女子在当时的社会无疑是一个另类。封建礼教扼杀了女子的本性,女人只是男人的附属品,无丝毫的社会地位。蒲松龄笔下的婴宁与那个世俗社会格格不入,那样纯粹的人儿本应生活在只属于她的那片意境深远的山谷,但是她踏入了这个社会,而这也标志着她将失去那最真,最宝贵的东西。

婴宁的故事完了,但在历史的滚滚长河中是否还有像婴宁那样随性而最终却成为封建礼教的牺牲品的女子呢?或许是有的吧。而此时的我们,却也只能发出一声低沉的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