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的记忆(南下二十一)
六年级 记叙文 782字 23人浏览 国际婚纱奢品荟

我进入铁器社不久小四清运动在单位全面展开了,1963年下半年开始是在农村中清工分,清帐目,清仓库和清财物,64年在城镇主要表现为清思想,清政治,清组织和清经济。当时我们早上5点起床,5点半就要生炉子干活,晚上6点开始就是开大会和学习,时常弄到晚上11点以后入睡。

每天3点半左右下班,4点食堂开饭,我每天吃好晚饭就去家里看看妈妈,当时听爸爸说:由于妈妈不断向大姨,舅舅等姐妹的单位写信,叫她们也回家乡接受思想改造,所以妈妈姐妹之间的关系也弄的很僵我听后心里很难受,我曾对妈妈说:妈妈你別再这样写信去闹了,大姨,舅舅他们都是共产党员,他们有他们的思想和觉悟,你这样写信造成多么不好的影响呀。

这时我也开始觉得妈妈的这些做法太反常了,如果说妈妈有精神方面的问题,但又沒有依据,她讲话各方面都很正常,我当时只知她思想压力太大,因妈妈太爱我,对我没能继续念书,而感到对不起我,对不起我生母。

1964年11月中旬的一天,我吃过晚饭回到家里,看见妈妈坐在饭桌前,饭碗里饭还有一半沒吃完,爸爸说:妈妈今天身体不舒服,饭吃不下,还有半根油条你吃了吧,我说:我己吃饱了,留着妈妈等会再吃,今晚六点单位要在竹器社开全镇的工交系统大会,这时妈妈一句话也沒说,只是长时间的呆呆的看着我。

那晚的会议开得很晚,回单位睡觉大约己快近12点了,午夜1点多突然镇上值班的武装民兵来叫我,说我妈妈投河自尽了,我听后大哭起来,並飞快往家跑去,在家里妈妈静静的躺在床上,她丢下我己离开了人间。

我得哭声惊动了邻居,阿姨们都来安慰我,人死不能复生,你还有唯一的爸爸,你要想开点呀。当晚我在整理妈妈衣物时,发现她为我做了四双鞋,沒为爸爸做一双,我哭得更利害了,我真想和妈妈一起去,但看着流着泪的爸爸,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感觉,妈妈只有48岁呀!她老人家只和我相处了短短16年,但她给我的记忆是,永远,永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