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起双眼的臆想
初一 散文 1354字 23人浏览 zzx198944

有这么两个人想要谈一谈,如果你允许,我愿意他们是跨越国家、时空的失散的兄弟:博尔赫斯

安德烈·波切利。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从文学的领域来说,最博学杂收、贯通古今的作家无疑是有着“天堂图书馆”之称的博尔赫斯。当然,若想要下笔如神、恣意千里,任何一个作家都必须至少是个博学的人。博尔赫斯的伟大之处便在于:他并非机械地吞蚀任何对他有用的养分,恰恰相反,他调整自己的胃酸以适应养分在体内滋长——换言之,他最大限度的对那些往往不被世人认同的言论学说做出让步,尽可能地理解他们存在在这个世界上的合理性。他以他特有的宽容沟通所谓的“异说”与“传统”,使他们在他的思想中和平相处——这位先生继承了人类最宝贵的财富:宽容。

在天堂图书馆内,任何一本书都被阳光笼罩,没有哪本书被贴上封条——馆长博尔赫斯微笑:在这里你可以敞开心胸与任何一种思想交流沟通。上帝爱你们每一个古灵精怪的思想。人因为交流而互相理解,世界因为互相理解而和平,上帝因为宽容平和而伟大。

是的,上帝因为宽容平和而伟大。否则他绝不会容忍博尔赫斯奉犹大为另一个隐匿的上帝;或者他不会赞同为惨无人道的法西斯唱一首安魂曲。不过对这一切,上帝都点头微笑——人们既然劳力地思考了,为什么上帝还不发笑呢?每一种思想都是人们穷理思考后迸出的火花,结出的冰晶,散落的珍珠;哪怕他们瞬即逝,我们都没有理由诟病不耻。每个人都是一朵向日葵,我们也许没有太阳的耀眼光芒,但我们始终都希望更接近太阳,更接近伟大。吸收每一丝微弱的阳光,厚积而薄发,兴许会有那么一天,迸出炫目的光彩来!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有一种相逢,可以超越一切时间的距离,可以清除一切空间的阻隔。当你的视线与纸上的文字,擦出足以燎原整个苍穹的火焰,思想的火炬在一代代传递承袭中熊熊燃烧,给我们温暖、勇气以及前行的指向。

图书馆馆长失散的兄弟:安德烈·波切利。“如果上帝有声音,那一定与波切利是一样的。”我个人并不是很赞同这句恭维,但至少安德烈的双眼一定被天使印过甜吻,不然为什么他轻合的双眼显得那么平和而没有一丝焦虑?安德烈有唱赞美诗的气质——这便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把安德烈与三大男高音相提并论的原因。卡雷拉斯、多明戈、帕瓦罗蒂,他们激情奔放,幽默俏皮——帕氏乃是平民歌唱家之巅。而安德烈,他不是平民,他与生俱来的宁静展现出他超脱世俗的高贵——他是离上帝最近的孩子。他不容易激动,却比常人更平和安然。如果不是他看到了我们所看不见的美丽,为什么他微微扬起的嘴角看起来似乎就好像生活在天堂里?

有趣的是,上帝同时把非凡的才能赋予两个盲人“兄弟”。博尔赫斯的兼容并蓄及安德烈的高贵宁和,当然不是来自他们暗淡的双眼。但我们不妨从这个天赐的巧合中看出些我们易于接受的事实。合起双眼,却是他们看得比常人更广阔。我们的视力不论强弱,视野所触及的范围却始终有限。一旦事物超出我们的视线外,我们便隐然觉得不可信,惴惴不可接受;合起双眼,四周便一片漆黑,所有的界限都随之消失,世界突然变得异常宽广…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也许我不及他们两“兄弟”或是海伦凯勒般,但我可以试着合起双眼“看”世界。一旦我们与对方之间的界限消失殆尽,交流便不再遥不可及。届时,我们不再对二战犯罪的法西斯耿耿于怀,或极度厌憎犹大,不再对天差地别的异族文化大摇其头,不再因为别人古怪的思想而恼羞成怒。

合起双眼,宽大坦然的接受吧。